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笃信三民主义的罗敬三

笃信三民主义的罗敬三

  罗敬三(1885--1954),原名治修,四川苍溪县五里乡人。罗敬三少习武,后参国,曾随清廷四川总督赵尔丰平定西藏之乱,辛亥革命前夕,目睹赵尔丰屠杀保战路清愿群众,在风云突变中,笃信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将自己的名字定为“敬三”,参加保路同志会,反对赵尔丰。不久返乡,返乡后曾任阆中县北二区观音团团防教练。 民国9年(1920)回王渡任保长,民国12年任王渡镇下段团总兼民团大队长,民国16年任王渡镇团总。罗敬三之子罗以兴、堂弟罗茂修,均为中共地下党员。苍溪县委负责人。罗敬三在他俩的影响下日趋觉醒,由同情革命到支持革命、服务革命。1933年5月20日在罗敬三策划下,红军游击队设下埋伏,袭击了国民党驻王渡三营营长毛克书率领的去三堆石抢粮的部队,毛部死者过半。罗敬三民团向游击队交枪100多支,子弹1000多发,还有医药、盐巴等物资,缓解了游击队的供给困难。此间罗与余天华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还在李天焕给红军托购武器装备时予以支持。秋,中央特派员廖承志、交通员杨德安、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到川陕苏区,途经苍溪。罗敬三家接待、安排住宿,并想办法帮助三人化装渡过东河。1934年元宵节,毛克书派人抓捕罗敬三,罗逃到三台县县长李显威家避难,李尽力掩护。1936年罗敬三回到苍溪,隐居乡里。罗敬三之子罗以兴于民国27年(1938)病逝。罗敬三痛不欲生,后给其孙取名“又兴”,教其以父为志。又兴不负祖父期望,上了大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刊于(《苍溪县志》)
附:赵华修《一个帮助过游击队的“团总”……》
  廖承志同志生前常提到一个人:“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通(江)、巴(中)看看,罗团总曾全力掩护过我们,不是他,我们过不去呀(指通过川军封锁线去川陕苏区)!”
  这位“罗团总”是谁?为何又得到廖承志的记挂呢?

战争年代
  那是在30年代——
  1933年8月,中共中央通过阆中县委和四川省委恢复了同红四方面军中断近一年的联系后,派遣廖承志前往川陕苏区传达中央指示。这月下旬,廖承志(化名何柳华)带着中央给红四方面军的指示和一本敌军密码电报破译法,同中央交通员杨德安(化名王志齐)一道,从上海出发,月底到达成都,同四川省委取得联系。时值省委书记罗世文奉调到川陕苏区工作,于是三人同赴三台,由三台中心县委通过在国民党29军军部任监印书记官的中共军事小组成员卿鑫,搞到了防区特别通行证前往南部,然后经寒坡岭、徐垭口,穿七里坝,入阆中城。地下交通站马文玉按行动计划,带领廖承志等向北行40余里,通过苍溪党组织将他们安排在五里子地下党员罗以兴家。
  罗以兴正是当时王渡镇民团团总罗敬三的儿子。罗敬三虽早已与地下党合作,但在廖一行到来的时候局势却发生了骤然变化。
  王渡镇地处宋江西岸,与东岸游击区三堆石遥相对峙,一条蜿蜒绵长的宋江盘旋穿过,形成“赤”、“白”分明的天然界线。自王渡、中土、店子、烟峰、五里至阆中的回龙、博树一带,纵横100多里的宋江西岸,由国民党军田颂尧部罗乃琼17团、14团和地方民团扼守,使游击区受到严重威胁。因此,党组织采取断然措施,决定在民团和部分上层人物中开展统战工作,争取他们的支持。
  罗敬三又名罗治修,苍溪县五里乡人。1927年至1933年担任王渡镇民团团总。早在30年代初,一批在外地读书、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的苍溪籍学生回到家乡,开展革命活动。其中许多是他的亲属,他的堂弟罗茂修、罗曾修、罗程修、罗颜修,儿子罗以兴等都是共产党员。罗茂修和罗以兴还先后担任过中共苍溪县委负责人。党组织决定通过这一特殊关系做罗敬三的工作。罗以兴在苍溪读书时就是“苏红之友社”负责人之一,他精明强干,经常给会员们讲解《唯物史观》等理论知识,并常与其叔父罗茂修和罗敬三纵论时事,罗敬三往往听得津津有味,但有时也有激烈的争论。罗敬三少时习武,自幼崇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绿林英雄。他曾应清政府招募参加行伍,目睹赵尔丰屠杀保路请愿群众,而对统治阶级产生动摇,在风云突变中毅然参加了保路同志会。他虽不赞同“共产主义”之说,但笃信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还别有意味地将自己的名字取为“敬三”。他希望改变现状,出现一个平等自由博爱的光明社会,对青年人的披坚执锐,敢“打抱不平”的行动表示赞赏、同情和支持。罗以兴和罗茂修就利用这些条件在民团内部单线串连,发展组织。罗敬三明知他们的背景,但彼此心照不宣。特别是将掌握武装大权的民团中队长李斌发展为共产党员之后,这一突破之举使民团发生了重大变化,队伍逐渐向我党靠拢。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西征入川,一举占领了通、南、巴,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大大鼓舞了全川人民的革命斗志。这年底,阆(中)南(部)中心县委决定在苍溪三堆石举行农民武装暴动。中心县委领导成员王林山、唐知音、乔维新等在民团成员李中兴家召开会议,着重研究了准备工作中的武器问题。
  会后,李斌专程去阆中,假意向驻阆罗乃琼师部汇报“匪情”,以“防范红军”的名义请求补充武器,果然师部慷慨拨给了枪枝弹药等一批物资、武器。地下党在宋江沿河的王渡上段、黄家坝、观音滩的三个秘密交通站,派出机警的交通员或化装成船工,或改扮成商贩,通过“口哨”、“喊人”等各种暗号传递情报,分批将枪枝、子弹、器械、医药、电筒、盐巴等运到了三堆石。
  1933年3月28日,三堆石武装暴动成功了。川北军阀上下惊恐,立即纠集罗乃琼、李家钰,搜罗苍溪、阆中两县的民团以及县保安团近3000余人,沿河布防,封锁了全部渡口和要道,使游击队陷入困境之中。罗以兴请求父亲援助一些武器和物资。罗敬三嘴里虽然训斥儿子:“你懂什么,不要脑袋啦!”心里却绞尽脑汁想办法。恰在这时王渡驻军三营营长毛克书来找罗敬三商量突袭三堆石打粮(抢粮)之事,罗敬三一听满口答应。深夜他将罗以兴、罗茂修叫到床边面授机宜,一个帮助游击队的计划形成了。
  5月2日,由罗敬三的民团打先锋,毛克书率部队从新场坝渡河接应,兵分两路出发了。“武棒棒”出身的罗敬三这天坐阵指挥,他虽已50多岁年纪,脱掉长袍马褂,换上全副武装,却还显得挺英武。团丁们迅速从犁辕滩过河,长驱直入,直达王座山,很快与赵鲁平带领的由老百性化装的游击队“接火”。霎时“枪声”大作,民团被包围起来,团丁们乱放一阵枪后就纷纷举手交枪,枪械弹药实则转到游击队手里。由车云海带领的另一路真格的游击队在新场坝两岸埋伏,乘毛部渡河之际一齐开火。敌人遭此突然袭击,船在河中打旋,进退维谷,击毙溺死者大半,只有毛克书等少数未上船的士兵狼狈逃回王渡。这次战斗,罗敬三民团明为缴枪,实则暗送游击队枪100余支,子弹1000多发,还有许多医药、盐巴之类的军用、民用物资,缓解了游击队燃眉之急。当时参加战斗的游击队员和民团成员,在几十年后都还盛赞这次“虚攻实送”的战绩。而罗敬三事后却表示很“气愤”,一再责怪毛克书:“你不讲信用,民团冲向前去,驻军在后面迟迟不来接应,是有意抽民团的‘底火’,使民团孤军深入,造成丢枪折兵的严重损失”。毛克书却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当年,川军内部相互倾轧的现象很严重,正规部队排斥民团,民团之间相互拆台,勾心斗角的斗争也愈演愈烈,为了培植自己的实力,有的连土匪也拉上,借以打击另一派势力。民团中队长李斌原本是阆中土垭一带的富豪,家有良田千亩,曾在田颂尧部队当兵,因其受军支(地下党)影响而被田部默退。李斌回乡后被王渡前任团总李千委任为民团大队长。驻北二区区长田志成等人为抢劫他家的财产,勾结土匪,将其父亲和叔父拉去作人质,关押在烟峰楼,讨价1000块银元赎人。好打抱不平的罗敬三听说后,一番密谋策划,让李斌于大年除夕夜带队只管抬着箱子送银两去,他自有安排。银箱抬到土匪指定的地点,正当匪徒们忙着开箱取银元的时候,只听一声口哨响,“挑夫”们从箱内取出手枪,突然袭击,将匪徒击败,从牢房抢回李斌父亲和叔父。不久,罗敬三当上团总,李斌任中队长,随后将啸聚九龙山、烟峰楼地区的这股土匪全部歼灭,并因此有功,获县知事赠送的“桑梓保障”鎏金匾一块。但田志成、田熬等却就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1933年,田颂尧开始对红四方面军进行“三路围攻”,作为右纵队的三师罗乃琼部(包括驻王渡部队)奉调开赴巴中恩阳一带。为配合红军的总战略,李斌带领100多名团丁和老观区保卫队队长侯正方在同一天起义,会师于苍溪红山庙,整编为三堆石游击队红山庙独立营,后又参加红军,编入红30军276团。
  李斌、侯正方率队起义后,罗乃琼之14团在王渡的第一线兵力空虚,为此又立即组建了近300人的云峰华盖民团,委托罗敬三举荐的张泽民为团正。罗乃琼万万没想到张泽民也是中共党员。
  到1933年6月,三堆石游击队已控制北至雍河、南至石滩口一带地区,辖2万多人口,武装力量发展到2000余人,拥有长短枪500余支。在这期间,由罗以兴、罗茂修、赵鲁平精心安排,罗敬三曾三次去三堆石游击队总部开会,使他亲眼看到了另一个崭新的世界。解放区新政权廉洁的政治,红军严明的纪律,官兵一致,军民团结,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国民党统治区仕途黑暗,公道不彰,贪婪、腐败、敲诈、饥饿对比,他感慨地对罗以兴说:“旧政权已‘运终数尽’,心然陨落,新运动可能是大地升起的新星。你们的路子走得对,我全力支持。”
  不久,有人告发罗敬三“通共”,只因罗敬三与罗乃琼是干亲家,而且被一些上层人物视为红人,一时没有追究。但李斌、侯正方起义以后,罗乃琼也怀有戒心了。
  同年6月15日,倪志亮、李先念率领红11师追击田颂尧溃师,分兵多路向苍溪进军。游击队为配合红军作战,实施侧面牵制;罗乃琼及其民团为阻止红军,妄图消灭游击队。6月17日,也就是红军进入苍溪境内的第三天,罗乃琼部配合田熬、罗敬三、孙中育、仲天德等14个民团,加上保安团共3000多人又一次进犯三堆石,而且重新调整了部署,统一由毛克书指挥。游击队于前一天晚上接获罗敬三和保安团警卫员张传诗同时送来的情报,立即作了周密的安排。上午,敌人分别从麻溪浩、夹溪浩、朱家浩渡河,对游击队施行钳形包围。由赵鲁平、孟晓川带领的中路游击队首先迎敌,采取纵敌深入的策略,且打且退。埋伏于麻坪梁的游击队放过敌人前部后,将敌逼向冉家梁,再由伏兵堵住其退路。结果,两路伏兵东西夹击,敌人走投无路,互相践踏、摔下悬崖死者无数;从夹溪浩进攻的一路敌人也遭伏兵突然袭击,又听到前部已受损,慌忙从原路撤回,溺死河中不少。最后游击队集中合围毛克书部,令敌人乱成一团。敌人在败逃中有的窜入草丛,草丛里冒出了伏兵,有的钻入山洞,岩顶上跳下伏兵,有的跳下东河,刚刚泅到江心,被渔家打扮的女游击队员一网罩住,拖上了船……真是山鸣谷应,草木皆兵。毛克书急呼李家钰和罗敬三增援,打了3次信号弹,李家钰按兵不动,罗敬三在罗乃琼催促下发起佯攻。为迷惑川军,游击队故意放过毛克书,使罗很快解除了毛部的困境。麻坪梁伏击战除毛克书一股败逃和罗敬三民团无损外,其余损失殆尽。田熬因急于抢占头功充当先锋,失败最惨,他化装潜逃去罗乃琼处嚎啕大哭,被罗训斥一顿。罗敬三则因“解围”救了毛克书的命,立了大功,获三师十四团嘉奖。罗乃琼特地奖给他一匹大白马。罗敬三也派传令兵张仲生回送洋烟80两,表示对上司“恩宠”的答谢。
  红军挥师西进,嘉陵江沿岸川军设下600里江防,待廖承志等赶到该地的时候,这里已是步步为营,王渡一带犹如兵山一座。更为严重的是,由于一些民团起义,田颂尧开始对民团怀有戒心,罗敬三虽奉命驻守东河防线,但实为罗乃琼部队一手把持,通往苏区之道的犁辕滩已全由毛克书营九连固守。廖承志等在罗家住了约20天,其安全、生活、工作活动均由罗敬三负责安排,但怎样才能越过封锁线,却迟迟没着落。
  20天后,罗敬三决定从犁辕滩偷渡,并派张义光等将廖承志一行送往离犁辕滩较近的华盖民团张泽民家。三四天后,国民党部队要过“双十节”,罗敬三派人送去了大量的鸡、鱼、猪等礼品以示慰劳,并借口提出官兵们常年站岗放哨辛苦,节日休假一天,由民团代岗,从而巧妙地接替了罗乃琼九连河防。接岗当夜,在罗敬三的周密安排下,张泽民带着团丁张义光、张家荣等,荷枪实弹,和化装成团丁的廖承志、罗世文、王志齐同行,以巡逻岗哨的身份,步行20多华里到达渡口。此时驻守犁辕滩的哨兵已全是赤色民团成员,他们立即带引廖等悄悄登上早已等侯在河边的一只小船,迅速划过东河,再步行25里,终于在板庙子与红四方面军派来的联络员接上头。廖承志等顺利到达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首府——巴中,把中央指示和密码电报破译法交给了红四方面军。
  1934年旧历正月十五闹元宵,傍黑,华盖寺张泽民民团忽然被国民党正规军包围,民团所有成员均被绳捆索绑,押到院坝跪下。一个头目训话说:“罗团总是通匪的,赶快把内情说出来好放你们回去,否则就弄去坠河。”原来是罗敬三的对头田志成、田熬、彭述堂等又一次告发罗“明(民)团暗匪,”包围华盖民团的也正是罗乃琼的部属。民团成员当夜被押往阆中。
  在解除华盖民团武装的当天,罗敬三尚在苍溪县城参加县保安团会议。当毛克书受命派4名士兵去县城抓捕罗敬三时,罗正在茶馆吃茶。来人问:“你是罗团总吗?”答:“本人正是罗敬三。”“噢,罗司令(罗乃琼)请你走一趟。”罗敬三见来者不善,给身旁警卫员递一眼色,说:“那好,快去房内取我的烟匣来,让弟兄们烧足了烟再走。”寒暄一阵又说:“兄弟们稍候,我去看看警卫怎么还没把烟匣拿来?”那几个家伙还打着呵欠等着过烟瘾,罗敬三已乘机从后门溜走,当夜在牛义林夫妇掩护下渡过嘉陵江逃往潼川县避难,潼川县长李子仪与罗敬三是“干亲家”,因之尽力掩护,罗改名李敬之,一直住在他家。
  华盖民团成员在阆中被审讯了三个多月,虽严刑逼供,可这100多名“囚犯”竟没有一人招供。罗敬三虽身居异地却时刻惦记着民团成员的安危,后经营救,几个月后民团成员被无条件释放。不久红军解放了王渡、烟峰,民团成员大都参加了红军和苏维政权工作。可惜一些在监狱劫后余生的战士却没有逃脱张国焘的“肃反”黑浪,李斌、张泽民、张宗荣、李荣生、侯正方、赵鲁平、罗茂修、孟晓川等都惨遭杀害。
  罗敬三一心向往苏区,曾流露过去巴中的想法,但一直未能成行。他隐姓埋名,在外颠沛流离达数年之久,直到1936年局势稍有缓和才回到苍溪。此时家中已不见往日的豪华,但他却敝帚自珍,甘为田舍郎。他说:“顺乎天理,合乎潮流,与时代同步,这不是沉沦,而是崛起。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不仅现在不悔,将来也不悔。”1938年,他特别钟爱的独生子罗以兴患肺痨不幸去逝。罗敬三悲痛之余,将其孙取名“罗又兴”,意在让其继承父志。后又兴果不负父辈期望,不仅上了大学,也加入了光荣的共产党。

共和国诞生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罗敬三和全国人民一起分享着革命胜利的欢乐。当年参加红军的民团成员和游击队员曾先后返乡,他们当中有的已是解放军的将军和高级领导干部,都一一去拜望他。当地党组织对他也给予了尽可能的关怀,罗先生对此无比感激。
  罗敬三先生于1954年病逝。
  (原载《纵横》1991年6期)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3868
日期:2005/12/25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国民代表”罗经纶
下一篇:被误杀的苏维埃县委书记罗旭初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