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我的童年

童年的记忆

作者:罗擎宇http://www.luos.org

  哇,是谁的照片?那不是豆苗吗?哈哈,别看错了,那是我啊,我可没有生到豆苗那么好的时候。
  1970年3月24日,我出生在重庆市荣昌县盘龙镇街上。这里离荣昌县城90里,是荣昌的“北大荒”,当时虽有一条公路通县城,可是路上却很少有汽车。不过,这里却是有名的“广东乡”,很大部分住民都是广东移民,而且保持着最原始的广东语言,也许我现在在广东生根了,也与此有点什么瓜葛吧。
  那时,爸爸在永川,妈妈要上课,二姨走了,谁来带我啊!妈妈在街上找了个余婆婆,她没有孙子,加上我逗人喜欢吧,也确实把我当孙子带了。每月八块钱,这是个什么概念啊!我有时还要吃他们的东西,有时爸爸妈妈还要吃一顿呢。不过在爸爸妈妈的37+29.5的收入中,也不是小数字了,现在的人是不可能理解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我小时候晚上总爱哭,吃饭时,一个饭碗,一个开水碗不离,可淘气了。1971年下半年,我随妈妈调动要到爸爸工作的城市永川县城了,余婆婆带我一年多,有了感情,走时她哭了,后来还到永川来要看我,但我已到广东了。不知她还在世上不,想来真应该回去看她一眼。
  到了永川,我们在爸爸的厂子里有了真正的家,但妈妈要到城里的东方红小学上课,谁管我的问题更让爸爸妈妈为难了。每月给婆婆爷爷寄5块钱,给外公外婆寄10块,实在没有请人带的能力了。当时爸爸厂里还没有幼儿园,想来想去,万般无奈之下,决定不如多给家里几个盐巴钱(外婆家姨和舅多又都小,经济特别困难),把我送回老家带,当时的条件,大多都是这样的。于是,就叫王大姐(王永明)来把我背回铜梁,到老家转了一圈(那是我第一次回原籍啊),再由二姨背回岚槽,于是我又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村娃。
  两三年后,外婆去世了,我在老家也呆不下去了,就把我送回了永川。回来时,戴着烂毡帽,穿着破鞋子,爸爸看到好难受,什么话也没有说,下午就带我上街买了皮鞋、新衣服,我好高兴,但现在想,也不知道大人当时是狠心把什么钱给挤过来了。
  城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家里的气氛很压抑,爸爸下班回来就开荒种地,种菜,种红苕,到还起了大作用,管他什么,能吃饱吧。妈妈下田检谷穗来喂鸭,我赶一只鹅,长大了,全家打“牙祭”,好美呀!
  懵懵懂懂到了五岁半,妈妈已经调到厂里子弟校,我也就开始上学了,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大大学,从綦江到湛江,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我经常想,我的童年好辛酸,但爸爸妈妈的童年辛酸不?爷爷奶奶的童年辛酸不?爷爷奶奶羡慕爸爸妈妈,爸爸妈妈羡慕我们,我们又要羡慕豆苗了……一代又一代,代代如此,怨谁?感谢谁?原来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人生啊!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我的童年说不上幸福,但是美好,如果可能,我还是愿意再回到童年。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家园首发
阅读:7498
日期:2004/6/28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峥嵘岁月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