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英雄自有后来人 罗家媳妇数陈纯

英雄精神永传承 罗家媳妇数陈纯
——女知青守护罗盛教烈士之家几十年不离不弃

作者:丁姑娘讲历史http://www.luos.org


陈纯老人接受采访

  1952年1月2日清晨,志愿军第47军第141师侦察队文书罗盛教,和战友宋惠云一起,来到位于朝鲜成川郡石田里附近的栎沼河边,准备进行投弹练习。当时,正值寒冬季节,天气非常寒冷,栎沼河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来到河边之后,罗盛教和宋惠云选中了一块比较宽阔的地方,然后忍受着凛冽的寒风,开始练习投掷手榴弹。
  在此过程中,不远处时不时传来一阵叽叽咋咋的说话声和欢笑声。罗盛教和宋惠云观察了一下,原来是附近村庄的4名朝鲜少年,正在结冻的栎沼河上溜冰玩耍。罗盛教和宋惠云笑了笑,便自顾自地继续练习。然而,就在此时,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朝鲜少年们突然发出了惊叫声!
  听到叫喊声,罗盛教和宋惠云急忙跑过去查看,原来由于河面上的冰层破碎,一位朝鲜少年不慎掉进了冰窟,消失在了冰冷的河水中。眼见于此,罗盛教急忙把头上的棉帽丢在一边,并迅速脱掉身上的棉衣棉裤,然后不顾一切地跳进了冰窟之中。与此同时,宋惠云把另外3名朝鲜少年拉到远处,以防冰层大面积破碎。
  在安顿好另外3名朝鲜少年之后,宋惠云又转身来到冰窟边,爬在冰层上准备接应罗盛教。过了一会儿,被冰冷的河水冻得脸色煞白的罗盛教,从冰窟中探出了头,他对着宋惠云急切地说:“没找到!”紧接着,罗盛教深吸了一口气,又一头扎进冰冷的河水中。过了20秒钟左右,罗盛教浮出河面短暂换气,然后第三次钻了下去。


罗盛教救出朝鲜少年

  这一次,过了好长一会,罗盛教才将落水的朝鲜少年推出了水面。可是,当宋惠云准备拉起朝鲜少年之时,冰窟周边的冰层突然破碎了,他差点也掉了进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宋惠云只好向后退,并四下寻找救人工具。这时候,落水的朝鲜少年已经被冻僵了,靠着罗盛教在身下托着,才不至于沉入河水中。
  由于天气严寒、河水冰冷,罗盛教被冻得全身发紫、浑身打颤,但是他仍然用力托着那位朝鲜少年。不一会儿,宋惠云拖来了一根电线杆,并将电线杆的一头递到了朝鲜少年的面前。此时,罗盛教在水中用尽力气,帮着朝鲜少年抓牢电线杆。最终,落水的朝鲜少年获救了,而罗盛教则因耗光了力气,沉入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后来,附近村庄的朝鲜老百姓赶来了,大家齐心协力将罗盛教从河水中拖了出来。然而,让人感到无比悲痛的是,罗盛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英勇牺牲了。当时,罗盛教年仅21岁!罗盛教烈士牺牲之后,志愿军总部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爱民模范”、“特等功臣”的光荣称号;朝鲜方面则追授他“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为了永远缅怀、铭记罗盛教烈士,朝鲜方面还将栎沼河改名为“罗盛教河”,将石田里改名为“罗盛教村”,并将安葬罗盛教烈士的佛体洞山改名为“罗盛教山”。在“罗盛教山”上,朝鲜方面修建了罗盛教纪念亭和罗盛教纪念碑,纪念碑上镌刻着金日成的亲笔题词——罗盛教烈士的国际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永远共存!

  一、英雄事迹永流传,令女知青深深感动
  罗盛教烈士,1931年出生在湖南新化县圳上镇桐子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罗迭开和母亲肖桃英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罗家一共有四个孩子,两个儿子两个女儿,罗盛教是家里的长子,两个女儿分别是罗婉香、罗亮香,小儿子名叫罗盛民。罗盛民出生于1947年,哥哥罗盛教牺牲的时候,他才5岁。
  自从罗盛教烈士为救落水的朝鲜少年而英勇牺牲之后,他的英雄事迹就广泛传开了。父亲罗迭开曾先后8次被邀请到北京,其中7次受到毛主席的亲自接见。在和罗迭开交谈的过程中,毛主席高度评价了罗盛教烈士,并为罗盛教烈士题词——国际共产主义战士。同时,罗迭开还多次受邀到朝鲜,参加朝鲜方面组织的纪念活动。
  那时候,罗盛教的名字可谓人尽皆知,家喻户晓。俗话说,伟大的英烈们是民族的脊梁和家国的精魂,他们崇高的精神品质,始终指引着我们砥砺前行。在罗盛教烈士牺牲十三年之后,一个被罗盛教英雄事迹深深感动的女知青,怀着对罗盛教烈士的无限敬仰,慢慢走进了罗家人的生活,并且最终成为了罗盛教烈士的弟媳。


罗盛教烈士塑像

  这个女知青名叫陈纯,1948年出生在天津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生活在天津。在读小学的时候,陈纯就只知道罗盛教烈士,也了解罗盛教烈士的英雄事迹。每次读到关于罗盛教烈士的文章,陈纯总是激动万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不过,此时的陈纯不会想到,她这一生会和罗家人产生交集,更不会想到她将来会成为罗家的一份子。

  二、与罗家姐弟结识,选择到英雄家乡插队落户
  1962年,14岁的陈纯跟随父母从天津来到长沙,三年后考入长沙市长郡中学读书。就是在长郡中学读书期间,陈纯有幸结识了罗盛教烈士的妹妹罗亮香。罗亮香比陈纯大3岁,当时在长沙有色金属学校读书。在得知罗亮香是大名鼎鼎的罗盛教烈士的妹妹之后,陈纯的心中不由地产生了崇敬之情。就这样,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学生,就慢慢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一天,陈纯来到罗亮香的学校玩耍,罗亮香悄悄问陈纯:“你想不想去军营参观参观?”陈纯听了之后愣了一下,从小就崇拜军人的她,很快兴奋地回答道:“想啊,不过军营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罗亮香笑了笑,说道:“我弟弟跟着部队来长沙了,我打算明天去看望他,你可以跟我一块去,到时候你就可以参观啦!”
  此前,陈纯就听罗亮香提起过弟弟罗盛民——罗盛民是罗家最小的孩子,自从罗盛教烈士牺牲之后,小儿子罗盛民就成为了父亲罗迭开和母亲肖桃英的精神支柱和心灵寄托,简直可以用“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来形容。可是,后来等罗盛民慢慢长大了,父亲罗迭开却不顾亲友们的劝阻,坚持把罗盛民送到了部队当兵。
  对于当兵这件事,罗盛民是非常自豪的,他在临别之时流着眼泪对父母和姐姐说:“爸爸、妈妈、姐姐,你们放心,我到部队一定会好好表现的,我要和哥哥一样当一个合格的战士,当一个保家卫国的英雄……”望着还一脸稚气的小儿子罗盛民,父亲罗迭开高兴极了,他连声夸赞道:“好儿子,好儿子……”而母亲肖桃英则在旁边抹起了眼泪。
  到了部队之后,罗盛民长期跟着部队驻扎在广西边境地区,得到了很大的历练和成长。1965年,罗盛民跟着部队来到长沙换防,他知道姐姐罗亮香在长沙读书,所以就写了一封信给姐姐罗亮香,希望能和姐姐见一面。不久之后,姐姐罗亮香就来了。然而让罗盛民没有想到的是,和姐姐罗亮香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学生。
  这个女学生不是别人,正是来参观军营的陈纯。陈纯和罗盛民第一次见面,两人彼此之间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穿着军装的罗盛民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器宇轩昂、英姿飒爽,一时间竟让陈纯陷入联想之中——真不愧是罗盛教烈士的弟弟啊,和我想象中的罗盛教烈士完全是一个样子!


女知青剧照

  在参观军营的时候,活泼可爱的陈纯拉着罗盛民问东问西,完全成了这场姐弟相聚的主角。而真正的姐姐罗亮香,反倒成了配角,因为她根本插不上话。一天的快乐时光很快过去了,到了傍晚时分,陈纯和罗亮香要回学校了,罗盛民送了她们很长一段路。在分别之时,罗盛民伸出了右手,热情地说道:“陈纯姑娘,欢迎你下次再来玩。”
  陈纯愣住了,望着罗盛民一脸真诚的样子,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着罗盛民粗糙厚实的大手,陈纯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握着陈纯柔软纤细的小手,罗盛民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此时,一向活泼开朗的陈纯,竟然结巴起来了:“罗,罗盛民同志,我们,我们后会有期!”
  在此后的日子里,陈纯的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出罗盛民的音容相貌,而罗盛民也会时不时想起那个活泼开朗的陈纯姑娘。有时候,陈纯还会忍不住打电话到部队,找罗盛民聊人生聊理想。不过,由于部队纪律严格,非亲属不得接洽,所以陈纯好多次打电话到部队,都被挂掉了。
  后来,陈纯想到了一个法子,她冒充罗盛民的姐姐罗亮香,打电话到部队:“同志,你好,我是罗盛民的姐姐,我叫罗亮香,家里发生了急事,能不能请罗盛民接一下电话?”不一会儿,罗盛民火急火燎地接起了电话,可是听到的却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罗盛民很快明白了过来,他心里高兴但表面上很生气:“怎么是你!”
  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时间转眼就过去了。1967年,19岁的陈纯即将毕业,作为女知青,她积极响应号召,决定到罗盛教烈士的家乡——湖南新化县插队落户。后来,在罗亮香和罗盛民姐弟的帮助下,陈纯如愿来到了新化县,她一边参加各项农业劳动,一边帮助罗盛教的父亲罗迭开处理生活上的事情。
  那时候,罗迭开老人每天都很繁忙,他除了要下地种田,还要处理从各地发来的信件,以及接待各种来访者。自从女知青陈纯插队落户到新化县,她就帮着罗迭开老人承担起了整理回复信件的重任,甚至还帮罗迭开老人起草讲话稿。对于女知青陈纯的到来,罗迭开老人非常高兴,不仅对陈纯夸赞有加,而且越看越喜欢。

  三、与罗盛民互生情愫,义无反顾嫁入罗家
  在湖南新化县农村,女知青陈纯过得充实而快乐。不过,有时候清闲下来,陈纯总会陷入沉思,她看到罗迭开老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就会联想到罗盛教烈士生前在家的场景。而且,陈纯的脑海中总会浮现一个人的模样,这个人就是罗盛教烈士的弟弟罗盛民。想着想着,陈纯白皙的脸庞上,就会浮现出一丝笑容。
  1969年,女知青陈纯来到新化县农村已经两年了。这一年3月,一个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罗盛民在参加训练的时候,不慎损伤了脊椎,并引发了脊髓硬化病。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罗盛民只好从部队退伍,回家进行休养。这对于罗盛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这种痛苦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罗盛民回到家中之后,罗迭开老人的内心也十分复杂,他既替小儿子感到失落又为自己感到些许宽慰,失落的是罗盛民不能像哥哥罗盛教一样报效国家了;些许宽慰的是,和哥哥罗盛教不同,罗盛民活着回家了,一家人可以团聚了。在此后的日子里,罗盛民在家一边休养身体,一边接替女知青陈纯帮着父亲处理事情。


剧照

  女知青陈纯去哪了?原来,陈纯被组织送去新化县师范学校进修了。在得知罗盛民因伤退伍回家之后,陈纯迫不及待地赶到了罗家看望罗盛民。这一次见面,缓解了陈纯对罗盛民的思念之情,同时在陈纯的鼓励下,罗盛民也慢慢振作了起来,恢复了昔日在部队的那种精神状态。
  后来,陈纯走上教育岗位,先后在新化县城关第三小学担任语文老师,在新化县第十四中学担任英语老师。在教书育人的日子里,陈纯一有空就去罗家帮忙,并和罗盛民谈天说地。一来二去,两个惺惺相惜的年轻人,心中都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有一天,陈纯又一次来到罗家帮忙,这一次罗盛民鼓足勇气向陈纯表白了。罗盛民温情地对着陈纯说:“陈纯姑娘,我们也认识很长时间了,你知道我家里情况不好,而且我没有多少文化。你愿意……”话到嘴边,罗盛民却说不出口了。陈纯早就明白了罗盛民的心意,她满脸羞容,低着头等着罗盛民把话说完。
  可是,罗盛民结结巴巴,东扯西拉,就是说不到关键点。这可急坏了陈纯,她不高兴地说道:“罗盛民同志,你以前的直爽劲去哪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嘛!”在陈纯的“步步紧逼”下,罗盛民梗着脖子,最终说出了那句压在心头多年的蜜语甜言——陈纯姑娘,你愿意嫁给我吗?
  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陈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快速跑来了。就这样,陈纯和罗盛民谈起了恋爱,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浓厚。当时,有不少同学和同事都劝说陈纯,让她慎重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毕竟她和罗盛民的“身份”是有差别的。不过,陈纯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义无反顾地嫁入了罗家,这绝不是因为自己仰慕罗盛教烈士,而是因为她真心喜欢忠厚朴实的罗盛民。
  1969年6月7日,一场简单又温馨的婚礼,正在罗迭开老人的家里举办。在乡亲们的衷心祝福中,一对新人手拉手走进了婚礼现场,这对新人不是别人,正是陈纯和罗盛民。看到这幅令人高兴的场景,罗迭开老人幸福地笑了,笑着笑着,罗迭开老人的眼眶中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在罗迭开老人的心中,他早已经把陈纯当作了自己的女儿……

  四、丈夫因病早逝,下定决心不改嫁
  陈纯和罗盛民婚后生活幸福美满,小两口心中一直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把罗盛教哥哥的崇高精神品质弘扬下去!不久,他们的大儿子罗建波就出生了。对于小孙子的出生,罗迭开老人欣喜异常,望着小两口相敬如宾、和和睦睦的生活情景,他由衷地感到幸福。没过多久,陈纯又为罗盛民生育了第二个儿子,起名叫罗涛。


女知青的剧照

  此时的陈纯始终憧憬着将来的美好生活,可是令她感到措手不及的是,丈夫罗盛民的病情开始慢慢恶化了。最初,罗盛民的双脚开始不听使唤,后来发展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在罗盛民长期卧床的日子里,陈纯始终鼓励丈夫与病魔抗争,与此同时她也变得越来越坚强了。为了能让丈夫罗盛民重新站起来,陈纯决定带着丈夫外出治病。
  当时全国稍有名气的医院,陈纯都陪着丈夫去看过,可是丈夫罗盛民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甚至一天比一天严重了。那时候,陈纯的压力非常大,她不仅要认认真真完成教学任务,而且还要抚育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同时,陈纯还要照顾抱病卧床的丈夫罗盛民,以及孝敬年迈的公公和婆婆。不过,精明能干的陈纯把这些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她心中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希望。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乡亲们都对陈纯夸赞不已,说她是好儿媳、好媳妇、好妈妈、好教师!那时候的罗盛民,一直帮着妻子陈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以缓解妻子陈纯身上的压力。同时,这也让罗盛民找到了用武之地,他常常乐此不疲,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在生活的困境之中,陈纯和罗盛民始终患难相扶,他们携手并肩共同度过了那段艰辛岁月,生活虽然很苦,但是他们的心里却很甜。
  1977年7月10日,罗盛民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年仅30岁。对于丈夫罗盛民的去世,虽然陈纯此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之时,陈纯还是难以接受,她心中悲痛万分,泪流不止。在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之后,陈纯把对丈夫罗盛民的那份爱,深深埋藏在心里,因为她必须打起精神,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那时候,陈纯还不到30岁。看着儿媳日益憔悴的模样,公公罗迭开和婆婆肖桃英心疼极了,他们不止一次劝说陈纯——要不趁着年轻,再寻一个可靠的人嫁了吧!然而,陈纯却不这么想,她不止一次流着眼泪表达自己的心境:“爸、妈,(罗)盛民虽然不在了,但是只要我还在,咱们这个家就不可能散,以后我就给您二老的儿子!”
  为了告慰丈夫罗盛民在天之灵,陈纯下定决心做出一个决定——终身不改嫁,为公公和婆婆养老送终,把罗家的后人抚养长大。陈纯的孝顺通达,两个孙子的机灵聪慧,慢慢吹散了罗迭开和肖桃英夫妇心头的丧子之痛。在陈纯的精心服侍下,罗迭开和肖桃英夫妇晚年生活始终幸福而安康。

  五、为公婆养老送终,辛苦抚育罗家后人
  在丈夫罗盛民去世之后的日子里,陈纯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念,精心照料年迈的公公和婆婆,尽心抚养两个孩子。那时候,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大力帮助和关怀下,罗迭开和肖桃英夫妇晚年生活衣食无忧,身体也非常健康。1986年6月,罗迭开老人去世,终年86岁;1996年3月,肖桃英老人去世,终年98岁。
  在罗迭开老人去世之前,她拉着儿媳陈纯的手,温情地说道:“好孩子,我们这个家全靠你了!这么多年了,你吃尽了苦头、受尽了辛酸,我们罗家对不起啊!”陈纯则泪流满面地说道:“爸,你别说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大哥(罗盛教烈士)和(罗)盛民没能为您老人家养老送终,就由我替他们完成,替他们实现!”


陈纯与丈夫罗盛民

  在罗盛民去世的近二十年间,陈纯都始终如一地孝敬公婆,堪称好儿媳的楷模。另外,陈纯对两个孩子更是从小就严格要求。在陈纯的教育下,大儿子罗建波高中毕业后,也像伯父罗盛教、父亲罗盛民一样报名参军。从部队退伍之后,罗建波进入湖南涟源钢铁厂工作,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年年都被评为优秀职工。
  小儿子罗涛高中毕业之后,陈纯拒绝了政府的工作安排,她让小儿子罗涛自谋出路,自食其力,像伯父罗盛教、父亲罗盛民一样,于平凡处显得不平凡。后来,小儿子罗涛常年在湖南娄底打工生活。现如今,大儿子罗建波和小儿子罗涛都先后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也有了罗家的下一代。每当想到这些,已步入晚年的陈纯总是笑容满面,她真真实实品尝到了幸福的滋味。

  六、晚年生活幸福,立志弘扬英雄精神
  先烈们的崇高精神品质,是需要继承和发扬的。在教书育人期间,陈纯就非常注意这一点。有一次,陈纯在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她总会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是志愿军?然后,她就会给孩子们讲起罗盛教烈士为救朝鲜少年而牺牲的故事,以此来鼓励孩子们继承和发扬先烈们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拼搏精神。因为,在陈纯看来,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对下一代的爱国主义教育都是绝不能忽视。
  2003年3月,陈纯从教师岗位上退休了。俗话说,退休不退岗,余热不减量。陈纯仍坚持到各个中小学开办义务讲座,并义务当起了罗盛教纪念馆和罗盛教故居的讲解员,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罗盛教烈士,了解罗盛教烈士的光荣事迹。与此同时,陈纯还四处打听联系罗盛教烈士依然健在的战友们,并写信慰问或上门看望他们。
  让陈纯老人感到欣慰的是,在2009年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罗盛教烈士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陈纯老人喜极而泣,她连声说道:“罗盛教等英烈们并没有被中国人民忘记……”2010年9月18日,陈纯老人受邀与全国其他英烈家属一起,来到上海世博园朝鲜馆参观。
  当一位工作人员得知陈纯老人是罗盛教烈士亲属之后,他主动提出要为陈纯老人讲解。同时,工作人员还向陈纯老人介绍:“朝鲜有部电影叫《沸流江上的传说》,就是讲罗盛教和志愿军的故事的。”工作人员的详细讲解,让陈纯老人感慨万千,因为她曾受邀到朝鲜,那里的人们也没有忘记罗盛教等英烈。
  陈纯老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尽管过去了几十年,历经了人生的许多风雨和磨难,但是我一直以自己是罗盛教烈士的弟媳而自豪。在有生之年,我一定把(罗)盛教哥哥的崇高精神品质继续弘扬下去,完成丈夫罗盛民的遗愿和他未竟的事业。”


陈纯接受采访

  2019年9月,陈纯老人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走进了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并在这里接过了国家授予罗盛教烈士的“最美奋斗者”荣誉奖章。当时,满脸自豪神情的陈纯老人,激动地流出了眼泪,甚至哽咽着说不出来话。陈纯老人心里明白,伟大的英烈们是民族的脊梁和家国的精魂,他们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从不会离我们而去!
  陈纯老人或许不知道,她在人们的眼中,也是一位英雄。当年的女知青陈纯,在先烈们崇高精神品质的指引下,毅然来到罗盛教烈士家乡插队落户,并成为罗盛教烈士的弟媳。在几十年风风雨雨中,女知青陈纯一直守护、支撑着这个烈士之家,不离不弃……如今,陈纯老人仍然健在,让我们向罗盛教烈士致敬,向陈纯老人致敬!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541
日期:2022/4/13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广东兴宁灌水塘白毛罗氏深公系
下一篇:寻找远叔祖罗洪荣罗洪彦后人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