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园长
四川威远罗氏《善庆祠》历代修谱序

罗氏《善庆祠》历代修谱序

序一
  尝闻木之茂者其根必深,流之长者其源必远。木无根枝弗荣,流无源泉必竭。物理固然,矧人家世,本支积累递嬗,倘不明所自溯、所从出,其何以衍若派绵,若绪以永承,休勿替于百世。
  (彩),赋性疏慵,自少受书,尝从朝夕趋庭厕,闻诗礼遗训,思有以振前烈、扬世芬。乃岁月蹉跎,碌碌迄无成就,髦期遽以奄至,顾影抱惭,真觉木拱余魂,无颜复上先人丘墓。然,已既不能冀后能者,或积庆发祥时犹有待今。环顾目前后昆,以姒以续鞠子,抱孙丁几数十。视昔之累传孤弱,已觉蔚然渐繁,意将有兴起者,以大吾族当此不为笔叙本源,更阅数代远者,愈忘宗亲世系,不几归于莫考。此谱之不能不亟修也!
  忆先君子在时,尝话前事,闻元未红巾贼起,楚大扰,族属避乱,由麻城来蜀,散居各邑。前明洪武初,先世因入富顺籍,三百年中,子姓衣冠称盛,遭崇桢甲申之变,逃离散亡。国朝定鼎,流氛稍息,王父(讳)应桢公,自巴县娶妣陶孺人,携与俱归,视故里田庐零落荒废,爰蹴居洞口井大楼房生先府,君继徙于石牌坊。后将此业给与王姓,转迁威远县南路中溪乡新田口,即今罗家塆家焉。
  康熙庚午,先君登是年武科,育伯兄(讳)萱、仲兄(讳)瓖 ,季为彩,支分派别,自吾兄弟三人始。初王父归业时,市井虽渐有人居,村墟尚百里无烟,豺虎充斥,荆棘纵横,前明安厝封茔,展视维艰。故惟识曾祖(讳)尚凤公及祖妣李合葬处。迨先君后捷第,复欲表寻先墓,而王父前十余年已辞世,无从识考。故自高祖以上,甫一再传兆域及讳字,均莫能详。夫,使即时移世异然,或有遗文故录,足资援据后之人,犹可于荒湮蔓草之余,访求残碑断碣,证合名氏,以稽溯其垄首,何至泯灭无传若斯也!然,则谱之所系诚大矣哉!且谱之是修,固在承先而亦即所以启后。
  尝见近世有孝友忠厚无闻,浇漓奸宄是务,富贵即恃势以骄淫,贫贱遂因境而窬荡,至背亲训,肆欺凌、听妇言、乖骨肉、阋墙操戈,靡所不为甚。且寡廉鲜耻、灭礼弃义、颠倒伦常、败坏纲纪、行事不齿,于乡邻诟骂。且及于宗祖良由家政不肃,故纵恣至是。此宋眉山考亭诸贤哲,谆谆建议于立宗法、明世族,谓足以维持敦庞纯固之气,意诚深远也!今吾族尚未有是。然,历世日远日繁,贤智难齐,莠顽不一,非先有规制以防闲之,安保异面异心中,材之能上能下,皆长守其醇谨而不失乎!是为综稽统系、彰明昭穆、别近远惕,赞承遴举族中公明正直者为族长,再择各支谨厚老成者为房长,认定赏罚其有娄于前之。(原序以下部份文字已遗失--编者)

第四世孙 彩(翰臣) 撰00000000

  此四世叔祖翰臣公所序,篇中于家世渊源足资考证,而当年兵燹余生,其状况犹令人低徊太息,惜尾幅脱落不胜帐憾。故谨记于书册以备修谱之据。

第十一世孙 万芳 谨识00000000

序二
  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首列民族,民族者国族也。盖,国以民为本,民与族为根。族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国有史而统序以昭,名应以正。族有谱而支派始别、尊卑始分,况谱之修也。尚不止尊祖敬宗收族,敷大端而正人心,厚风俗而挽世运,胥于是赖关系。讵弗重哉!
  我罗氏系出祝融,为高辛氏火正,其子陆终,娶鬼方生六子,季曰求言,封于郐地为妘姓。越唐虞夏商至周,始封匡正公于罗,其后遂以国为氏。由周秦以迄汉晋随唐宋元明清。其间,仕宦之彪炳、科第之煊赫、儒林之纯粹,足以维持人心风俗,世运者代不乏人。无如世远年湮,无谱可考。
  我四世叔祖翰臣公,曾叙谱于前,惜未成就,经兵燹后,竟成残篇断简。其余始祖考妣仅识葬地,而生殁年月失考。倘再无谱,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尤可恸也!清同光间,笔峰伯、爱棠兄先后欲修而未果。迩年来,热心谱事者,迭次提倡开会讨论,又以祠款支绌,稽延迄于今。盖有可缓无可缓者矣!慨世运之衰败,则不得不修,览风俗之颓靡,则不能不修,悯人心之偷薄,不惟数典忘祖。甚有父母之年亦不知,父母之爱亦不念,且至视父母如路人而仇寇者,则不敢不修。谱之关系甚巨,修谱者用是亟亟 矣!
  (藻),慨当以慷,勉任其劳力,为编辑提纲,挈领总揽以底,于成是谱也!所以收一族之人心,俾知我族支分派别,皆由祖宗一脉相传。由此合群爱群,人人均勉为国民。以自立于列强竞争之世,成为一中坚分子之民族,保身在是、保家在是、保国亦即在是。吾知人心既固,风俗自醇,于以挽回衰败之世运!有如操左卷者矣!
  岂第绵绵翼翼继继承承,亲亲尊祖敬宗已哉!

第十一世孙 万藻 谨识00000000

序三
  氏族谱牒,古掌于官,周礼小史,辨世系奠昭穆著矣。周衰,官失其守,名宗耆彦,或惧祖德将坠,贻谋无宗。秉笔纂述,補小史之缺文,冀宗风於永续。然,则私家谱牒之兴,其在衰周之际乎!秦火而后,简籍零落。然,左氏所录列国士大夫,多能数典不忘,当时宜存谱牒可征。若《晋·范氏世禄》,自矜其证也。汉兴,子长创世表,犹存小史之旧典。子云造家牒,尚衍衰周之遗风。逮夫六代,五胡内犯,神州陆沉,衣冠之族流徙靡定,虑先畴泪没,子姓分崩,族谱之作於斯尤盛。《隋书·经籍志》,《唐书·艺文志》所录夥矣。
  而近代,则有宋欧、苏谱法最为世宗。迄今考之,虽昔贤所作规制不同,其述先德、启后裔、辨世系、固宗支、俾族益,繁衍毋紊毋涣。屹立于世变震撼之际,而不为所摧灭之意,则签同吾族谱牒虽久佚。翰臣,玉川两公遗序尚存,皆深致意于世变叵测,骨肉或分为涂人,风俗浇漓,人心将益深陷溺。慷慨秉笔,冀振宗风,惜皆未睹厥成,遽悲宿草。至今诵其遗稿,犹令人低徊感慨。世嶷承之,增修詳绎序意契合前贤。於是本其宗旨,纲罗纂述,不求尽合于於欧,苏大儒之例,谨摶征吾族文献著於篇,以俟來哲览焉。
  氏族谱牒,其宗法社会之宪典乎!宇宙诸族,凡能建祠皆必造谱,祀典祠规粲然大备,敬宗收族胥本乎此。族谱为宗法社会所重,洵古今一体哉。今据其宪典,论其利弊有可得言。举其利,則孝友睦姻任恤诸端,古今族谱莫不标举相勖。翰臣、玉川两公所序己詳,兹弗赘究。其弊厥有二端:一曰泥古,宗法社会,常墨守祖宗成法。国宪巳改,民俗既移,犹复自囿陈规,不识因時制宜之旨,洎乎法敝,百病丛生。若斯之族,徒为敝法所囿,詎识穷变之道欤?一曰自矜,小史不立,谱牒无宗、家自为书、人自为说、人情自矜、立言夸诞,强宗巨族,门阀相高。於是子孙或过誉其祖宗,是非颇谬於国史。品其著录,洵失之诬。若曰承先,宁能自信播及后世,不亦诞乎!救弊之方,一曰善因,因则变动求进,然后不以胶固误其宗族;一曰存真,修辞立诚,然后祖功宗德可为世范,乃足启后,绍厥箕裘。奚必效刘渊胡人,传会其族,为汉祖胤绪哉。
  世俗建祠,所以綜理其族,顾敬宗收族原非空谈,孝友睦姻尤贵实践,凡能力行,斯为贤肖。虽然肖子贤孙岂皆天纵,夫,必有以孕育而成之者矣!孕育之法曰教育、曰礼法,而以扩张经济宏笃之。夫,明教习礼,与時消長,則人才世出,宗族愈盛,推之天下万族皆然。将見民智益开,民俗益淳,其裨于政教者,必宏远也。虽然施教秉礼必丰於財。寒族生事艰苦,焉能百废俱举乎?况乎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榮辱”。迫于生计者且将挺而走险,世有枵腹以讽儒书,裸体以遵礼法者乎?于是經济应与时俱进,必须族人衣食自足,乃能受教,方可循礼。
  吾族世守儒学教育,礼法夙讲。慨自世变日棘,生事維艰,先人名德、前代遗产殆将併坠,识者忧之。窃维复兴之道,必須族众警觉,入則裕其学业,出則奋其职业,相与争自存于经济波动之世界,不惧不惑。吾族庶其昌大乎!
  昔者,五帝不相沿乐,三王不相袭礼。仲尼曰:“殷因於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凡曰损益,皆所以谋进化也,国政宗法其轨正同。吾族夙有之教育礼法,与夫经济绳墨,历年久当有损益,曷疑唯兹事体大,非末学所辨,谨貢大意俟,族众詳议而实践之。

第十二世孙 世嶷 敬序000000000
中华民国三十七年四月二日00000000

序四
  族谱是我国文学史上,专门为氏族社会叙门第、明世系、定规约等为主要内容的一种史志性文体,并在我国优秀文化遗产宝库中,占有一席之地。其发展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周代就有小吏专为统治阶级,奠世记、辨昭穆。到了南北朝时期,贵族家庭多有族谱问世,《隋书·经籍志》、《唐书·艺文志》等,都极大的丰富了对后世修谱续牒的内容。自宋以后,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和科举制度的盛行,其士庶家族日渐兴旺发达,民间修谱习俗蔚然成风,内容多为叙家史、赞祖先、登家产、明规章、录诗文、载成员生殁时间、婚嫁、祭祀等,内容十分丰富。而形式也日趋统一和完善,逐步形成了以欧阳修和苏轼二文豪为主要代表的记谱模式,并沿用至民国时期。
  解放初期,由于诸多政治历史原因,曾将族谱作为传播封建迷信思想的禁书,进行大量销毁。原民间所保存和收藏的各种族谱基本消失殆尽。此后,几乎无人再敢言及此事。
  《罗氏族谱》也同样不可避免遭此不幸,有的被查封、有的被迫上交、有的悄悄销毁,几乎在一夜之间,上千册《罗氏族谱》荡然无存,至今罗氏家族后裔数百人中,无一人还保存着原有家谱。
  自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家对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视,人民物质生活逐年得以改善,对文化和精神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与日俱增,各地重新掀起修谱热潮。1984 年 2 月 26 日,国家档案局、教育部、文化部联名以国档字(1984)年 7 号文件发布了“关于协助编好《中国家谱综合目录》的通知”,该文称“家谱是我国宝贵文化遗产中亟待发掘的一部分,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社会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史、人物传记、宗族制度以及地方史资料。它不仅开展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而且对当前某些工作也起着很大作用。”
  近年来,罗氏家族的后裔,纷纷从各地返乡敬祖归宗,祭祀扫墓,仍数典不忘历代先辈的功德,积极要求和建议续修《罗氏族谱》,1994 年春,在威远县党史办毛建威先生热情帮助下,将一名异乡人保存完好的《罗氏族谱》,借来复印后,才使原有族谱终于有了重见天日,与族人见面的机会,也为续修工作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可谓苍天有眼,人间有情,家人有幸。
  今存,《罗氏族谱》,以欧氏谱法为蓝本并沿袭祖制。较为完整而真实的记载了,罗氏家族先辈自入川以来,三百多年的兴衰史。其间历经了清代十个封建帝王的轮换,民国政权的土崩瓦解。曾几经修订,数易其稿,终于 1948 年春完成了第三次修正本。全谱共八卷,分上下两册,并以手书石印成书后,分发族人各户一部,现已成为弥足珍贵的善本,而倍受有关单位的重视和史志界的推崇。《威远县志》在“社会风土篇”第四节“馆祠”中,对观音滩罗氏家族做了如下记录:
  “众多馆祠中,无论是占地规模、建筑气派、还是家族兴旺、人才荟萃都首推座落在新店区联胜乡境内的罗氏‘善庆祠’(俗称罗家大房子)。善庆祠由二一堂、四一堂、六一堂三条支脉组成。据现存《罗氏族谱》载,罗氏祖先原系湖北麻城人氏,元朝末年红巾起义时避乱入川,曾住在富顺县洪合乡。明崇祯甲申兵燹后不久,迁来新田口(即今罗家大房子所在地)。始祖尚凤公,生于明朝万历初年。自他以后三代单传,到第四代始有三子。故从五代起,辈以字行,第十代为‘之’字辈,以后按‘万世永昌大,孝友必贤良,善庆存诗训,养正绍书香。’列支,第十一代(万字)有 146 人,第十二代(世字)近 200 人,第十三 代(永字)已达 300 余人。始祖尚凤公例赠武信骑尉,其子应禛例赠奋武郎,孙仕杰中清康熙庚午科武举。以后各代均有中进士、举人、贡生、放任同知、县令者,可谓人才辈出。尤以十二代(世字)为人称羡。除本志第八篇《人物》中所记的罗世疑、罗世文、罗世泽三人外,还有四川省首批赴法勤工俭学的罗世棻、罗世襄,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学系的四川大学、云南大学教授罗世齐等,都是该辈的佼佼者”。
  罗氏,早在宋元以前,先辈们就曾在湖北黄石、麻城等地任太守多年,其家庭的社会地位、资产状况、经济势力以及人脉宗亲等,都曾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和较大的规模,成为当地广为人知的名门旺族。避难进川后,战事年年不断,先哲们极其艰难的度过了百年兵荒马乱和颠沛流离的苦难岁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和极大的牺牲。始祖(入川有谱载始)尚凤公曾只身一人,约于 1593 年(明万历 20 年)游居洞口井石牌坊,1644 年(明崇禛甲申年)二世应禛转迁新田口(今威远观音滩)后,才终于有了安身立命,休养生息的机会。自此之后,历代先贤,曾励精图治,以百折不挠的敬业精神,历经一个多世纪,六代人的艰苦奋斗,终由一个为人挑炭度日,养家糊口的苦力,一举成为 18 世纪我国最大的(井盐业)家庭工场手工资本集团和中国早期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开拓者和先行者。
  早在清雍正年间,第六世孙仁依(1725--1777 太学生)就与他人合伙,在自流井地区开办盐场,不久因受骗负债,被迫售业代偿,致家道中落。其长子义栋,立志继承父业,但苦无资本,便义然去高洞挑炭度日,积累资金。叔祖廷议公视其义栋天生聪慧,将来定成大业,便将田亩典押一百六十余金,支持义栋在高洞贩运煤炭。不久获利丰厚,随即兴办“紫云宫炭船两邦”并任总首,同时又将多余资本投入开发盐场,先后开凿经营小桥井、骑垇井、坡脚井、海源井等,奠定了家族逐步振兴和发家致富的物质基础。原罗氏族谱第二卷在其世系记中作了如下记载:
  “公既以炭业起家,久居高洞,为众商所仰,清乾隆中,任紫云宫炭船两邦总首数十年,遇事勇为,持证不阿。其后因公炭业积资乃兼办盐业,努力推煎(见小桥井、骑凹井、坡脚井、海源井等契约,现存六一堂),当道知公方正敢为,以公任富义厂总司,遂地方绅耆,创立五垱地方制度管摄盐场事务,其人慷慨挥霍,其言坦白无隐,久见仰于威、富之中。于是旧井逋课过多,政府无法厘清,盐商亦无法解脱,公建议以新填旧,力请官得允,盐场乃复旺盛,富顺县令潘公以《猷为并擅》四字为公旌庐”。
  1987 年乡民赵伯汉,在原罗氏祖茔处挖地基时,发现了清道光丁亥年(1827)义栋公原墓地所埋墓志铭。其铭石料精细、楷书工整、字迹清楚、完好无损,其长、宽、厚尺寸分别为 0.95 米、0.93 米、0.08 米,该铭约千余字,镌有公对自贡早期盐业发展所做贡献。其铭有曰:“君征逐懋迁时,正值盐业溃败,商累课亏,公私交困,经理者几莫得其端绪,君建议约同事业,禀请当事,以酌盈剂虚立案,厂困大苏。西秦郭、贺、苟三姓,伙其生生盐号,在陕分析数年不楚。复来川清核半载,君为公道剖分,彼此欣悦如初。”
  公告老还乡后,其四弟义橒之子,第八世孙光武(1754--1838),诰封奉政大夫,晋封通奉大夫)接任“紫云宫炭船两邦”总首,并增办长盛炭厂,复在杨家冲、喳口山、蒲螺塘一带辟地凿井,成为后来自贡盐场要区。
  数年后,第八世孙光武之子深(字巨潭、号缝源 1806--1877,议叙登仕郞、诰赠通奉大夫、例赠文林郎),接管紫云宫炭船两邦及原有盐场事务之后,相继在芦篙冲、高山井、雷公滩以及贡井数处新开凿盐井数十余口,进一步扩大经营范围和生产规模。至到其子第十世孙修之、思之、振之、动之兄弟先后主管炭船两邦及各大小盐场之后,罗氏家族手工工场资本集团经济,已发展到鼎盛时期。原罗氏善庆祠族谱在第二卷第四十六页中,对振之公主管家族产业及家政期间所作的贡献做了如下记载:
  “公乘时而起,锐志煎凿,不及十年,凿井数十咸泉,辘轳火光赫曦,乃设笕修灶,日运水三千余石,岁输出楚。引百数十船,行肆直达沙市。又于宜宾、重庆、夔府及自贡分设六典,又于观音滩桥头,利用水利建水碾、水磨,开设面粉坊、酱园、染坊、油房及药室等,又在市区内兴办石灰窑、砖瓦厂、木厂等,皆规模宏大。公盐业发明尤多,如设过河笕,分火烤水诸多方法,至今尚为盐业者效法。晚年退休著书两卷,一记煎凿方法,一记盐业土木工程”。
  振之长子万隆(1862--1907,例授奉政大夫,候选同知)“弱冠弃儒服贾,精通商业,会父盐业操赢,灌输湖、湘,派驻重庆督办盐艘百余旋,创立重庆两典,江北一典、夔府一典,皆规模宏大,曾任重庆盐邦公所总首十余年,亦商界杰出之才”
  思之三子,万书(1873--1931,国子监典籍)自接任高洞紫云宫炭船两邦总首及盐场事务不到数年,有声商界,众商推公任自贡市商会会长及商会公断处处长,先后十余年,曾为自贡盐务赴渝代表之一。
  清末民初,勤之(1877--1954,字树轩)等人在贡井地区兴办盐场等多种产业。据贡井《盐业发端》一书记载:
  “勤之、万森、万钧三父子早年在贡井经商,开办有龙涌、四旺、金龙等数口盐井及日新盐场、盐号、信丰银行、汇丰商行、磨房、酱园等企业” 在长期生产经营实践中,历代先辈们探究出了一条以“实业为基础,诗书为根本,科第为余事”发家致富的成功之路。成为“岁收万担,日进斗金”,富甲巴蜀的名门望族,曾被当朝举人华鸣昌先生誉为“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获得了极高的社会地位,随着家庭人口迅速增长,大量购买田地,兴建粮仓、增修庭院、开凿水渠、育林封山、培植果木、建造花园(怡乐园),先后创办《花萼山房书院》及《威远县罗氏私立养正小学校》,文化事业得以蓬勃发展,诗书礼仪蔚然成风,人才不断涌现,清代出了三进士三举人,新文化运动前后去法国、苏联、日本等国留学者达十人,在省内外读书深造人员十八人,民国时期知名教授六人,国民革命时期,军政人员十九人,先后参加中共地下党,团及进步组织者共三十余人。罗氏家族曾在艰难中兴起,奋进中发展,开拓中振兴,亦在国破家败中没落。
  三百年风雨历程中,先辈们自强不息,勇于拼搏,在这块贫脊的土地上,建成一个环境优美、人文和谐而幸福的家园。生生不息、辛勤营作、繁衍后代、惠泽社稷、造福一方。
  何年何夕?曾几何人?就罗氏家族昔日的营生与荣辱,有过正确而理性的 评说?法制的缺失,世俗的偏见,自成前辈冤假牢狱之苦,后代思想桎梏之痛。
  但历史的曲伪,终不能永远掩盖历史的真实。自贡市档案馆今存有关档案,罗氏族谱所载史事、墓志中镌刻的铭文,仍光照可鉴。旧居残砖破瓦、钓鱼台上的土丘、“一洞天”尚留石刻、早已被扔进柑子园工棚内,原花园(怡乐园)中的楹联条石,仍依稀可见昔日的风骨。《善庆祠》必将以其自有的特点和发展模式而载入谱册,留住乡愁!
  本次续修《罗氏族谱》,仍然保留了原有的内容和形式,并在继承的基础上,对新增的:人物、诗词、书信、旧有产业和故居现存部分遗迹、遗址的照片及附录等篇目,作一点新的尝试。使其内容更丰富,资料更详实,更具有可读性。也希望在传承我国优秀历史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以及申遗等方面,作一点有益的工作。
  新版《罗氏族谱》即将问世之际,编委们对罗氏家族子孙及亲朋好友们的热情参与、捐助,对原威远县党史办毛建威先生和为我们保存《罗氏族谱》数十年的那位好心人所提供的有力帮助,对威远县史志办冷国文先生及县文管所给予的方便,一并表示感谢。
  由于时过久远,信息不明,部分家族后裔的资料无法收集入谱,对此我们深感遗憾。因编者能力和水平有限,在编写过程中出现的错、漏、误在所难免,敬请批评校正。

第十二世孙 世存 敬序00000000
2013年5月10日000000000000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463
日期:2020/1/23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福建光泽杭川罗氏
下一篇:原武汉水运工程学院教授罗世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厂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