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企生公列传

企生公列传

作者:晋书http://www.luos.org

  罗企生,字宗伯,豫章人也。多才艺。初拜佐著作郎,以家贫亲老,求补临汝令,刺史王凝之请为别驾。殷仲堪之镇江陵,引为功曹。累迁武陵太守。未之郡而桓玄攻仲堪,仲堪更以企生为谘议参军。仲堪多疑少决,企生深忧之,谓弟遵生曰:“殷侯仁而无断,事必无成。成败,天也,吾当死生以之。”仲堪果走,文武无送者,唯企生从焉。路经家门,遵生曰:“作如此分离,何可不执手!”企生回马授手,遵生有勇力,便牵下之,谓曰:“家有老母,将欲何之?”企生挥泪曰:“今日之事,我必死之。汝等奉养不失子道,一门之中有忠与孝,亦复何恨!”遵生抱之愈急。仲堪于路待之,企生遥呼曰:“生死是同,愿少见待。”仲堪见企生无脱理,策马而去。
  玄至荆州,人士无不诣者,企生独不往,而营理仲堪家。或谓之曰:“玄猜忍之性,未能取卿诚节,若遂不诣,祸必至矣。”企生正色曰:“我是殷侯吏,见遇以国士,为弟以力见制,遂不我从,不能共殄丑逆,致此奔败,亦何面目复就桓求生乎!”玄闻之大怒,然素待企生厚,先遣人谓曰:“若谢我,当释汝。”企生曰:“为殷荆州吏,荆州奔亡,存亡未判,何颜复谢!”玄即收企生,遣人问欲何言,答曰:“文帝杀嵇康,嵇绍为晋忠臣,从公乞一弟,以养老母。”玄许之。又引企生于前,谓曰:“吾相遇甚厚,何以见负?今者死矣!”企生对曰:“使君既兴晋阳之甲,军次寻阳,并奉王命,各还所镇,升坛盟誓,口血未干,而生奸计。自伤力劣,不能翦灭凶逆,恨死晚也。”玄遂害之,时年三十七,众咸悼焉。先是,玄以羔裘遗企生母胡氏,及企生遇害,即日焚裘。

  (《晋书·卷八十九·列传第五十九·忠义》)
  【译文】罗企生字宗伯,是豫章人。多才多艺。最初任佐著作郎,殷仲堪镇守江陵时,推举他做了功曹。企生多次升官,直至担任武陵太守。企生还没到武陵就职,桓玄就攻打殷仲堪,仲堪又让企生担任咨议参军。仲堪多疑少决断,企生很担心他,对弟弟遵生说:“殷侯仁义但没有决断,事情一定不会成功。事情的成功与失败,是天意,我应当与他同生死。”仲堪果然败走,文武官员中没有人送他,只有企生跟随着他。路过企生家门口,遵生说:“作这样的分离,怎么可以不拉拉手?”企生调转马头伸出手,遵生有力气,就把企生从马上拉下来,对他说:“家中还有老母亲,你想要到哪里?”企生擦着眼泪说:“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为它而死。你们奉养母亲不失为子之道,一家中有忠有孝,又有什么遗憾!”遵生把企生抱得更紧。仲堪在路边等待企生,企生远远地喊着:“我与你同生死,请等我一会儿。”仲堪看到企生没办法挣脱,就鞭打着马离开。
  桓玄到了荆州,各方士人没有不去拜见的,唯独企生不去,却帮忙经营管理着仲堪的家。有人对他说:“桓玄性情猜疑残忍,没有抓你确实对你有义,假如你竟不去,祸害一会降临。”企生严正地说:“我是殷侯的属官,侯把我当作国士对待,因为我的弟弟凭借着强力控制我,最终没能让我追随他。不能一起消灭丑陋的逆贼,招来如此逃亡和失败,我还有什么颜面向桓玄求生呢!”桓玄听到这些话很生气,然而他一向对待企生优厚,先派人对企生说:“假如向我道歉,我就会放了你。”企生说:“我作为殷侯的属官,殷侯逃亡,生死未定,我又有什么颜面道歉!”桓玄立即把企生收入监牢,派人问他想说什么话,企生回答说:“晋文帝杀了嵇康,嵇绍成为晋朝忠臣,我向你请求留下一个弟弟,来奉养老母亲。”桓玄答应了他。桓玄又让人把企生带到面前,对他说:“我对待你很宽厚,你为什么背离我?你现在就要死了!”企生回答说:“你从晋阳起兵后,军队驻扎在寻阳,各路人马一起奉王命,各自回到自己所镇守的地方,大家设坛盟誓;但你(盟誓时喝了血酒)嘴边的血迹未干,就生出奸计来。我感伤自己力量薄弱,不能铲除凶逆,现在遗憾自己死得太晚。”于是桓玄就杀害了他,当时企生三十七岁,大家都哀悼他。在这之前,桓玄把一件羊羔皮衣送给企生的母亲胡氏,等到企生遇害,当天胡氏就烧掉了这件皮衣。
  【附录】企生,字宗伯,均章长子。东晋兴宁癸亥四月十二日寅时生。为人忠厚,多才多艺,初以母命,师袁崧。崧授以图书音律体,悟甚速,崧尝谓门人曰:罗子刚不激,柔不靡,真吾畏友岱王教以《遁甲兵书》并《都天遁书》。公三复,对父说曰:天镜地镜人镜有用之书也!其馀出天门,入地户,秘局藏形,履符禁敌,皆纪语也!岱王奇之,命举秀才,补临海令。与民兴水利,均赋役。公文名益达,迁秘书监著作局著作佐郎,掌三阁图书,权国子祭酒,修三国志救济不,因直言国政,忏导子及殷仲堪,镇江陵,出为公曹。表兄胡藩劝曰:“殷侯倒戈授人,宜见机而去。”公曰:“余去殷侯是去天王藩镇,吾所以不去者,将望兴复,以彰国耳!”藩哀之而去。遂迁为武陵太守。未之郡,桓元攻仲堪,堪委以长史事,公辞谢不已,又表为咨议参军。公见仲堪多疑少诀,谓弟曰:“殷侯仁而无断,事必无成。”及败,文武无送者,惟公从之,路经家门,其弟遵生曰:“家有老母,欲将何之?”公曰:“今日奉养惟有一死耳!弟奉养不失子道,吾愿足矣,夫复何恨!”或劝其从桓公,公曰:“始焉蒙晋之恩,不能全君臣之义,继焉蒙殷国士之遇,而又不能殄丑类何面目以求生乎?”玄闻之大怒,遂获其兄弟,玄曰:“尔将何言?从吾释耳!”公曰:“乞一弟,以养老母,余遂死无怨!”遗诗三律,载《世徵集》。玄释遵生。生于彼处假设葬地时,即背母携孤儿,束兄骸潜居原祖涂埠。安帝隆安已亥年卒,寿三十七。
  宋太始间,豫章太守胡藩奉太祖玺书,申敕有司令尹鲁攀表其宅于南池塘曰:“一门忠孝”立祠奉祀,尝以正月祀以中牢。唐朝裔孙请谥,太常谥曰“忠”。贞元江西提举东阳柳贯重新牌坊。元和七年间,翰林学士,行户部侍郎同平章事,赞皇李绛著传;开元丁卯,豫章太守曲江九龄撰墓碣,瓜州刺史比重守书并篆。南唐开宝间,枢密使门下侍郎陈乔论公死以志之。宋弄部侍郎邑人京堂诗云:鲁攀牌楼忠万年,盖言一门忠孝之坊也!”葬西冈,即今诏贤北乡四十七都。次子昌卢于墓次,高封其茔,故今名为罗墓。西冈铃曰:“五马并驰,走逆州塞水口鱼袋,居兑方先富后贵,世间少。”又曰:“罗氏有三墓,富贵有天府!”益言东墓及罗墓。唐开元中,有十三世孙仰山在罗墓西北城,置有祭田一百调,故今名为罗家田。(右上图:企生公墓)
   配徐阍,北沥徐孺子世孙广公女,封夫人。副配孔氏,浙江会稽县孔仆射孔安国公女,封夫人。二妣痛夫死于非命,哀毁成疾,忌日致祭,深谷古礼,终身惟服素衣,元年十二月国子祭酒御史大夫岭南等使孔戳著传,但葬西山清蓝。次子昌植柏于墓次,故今名“柏林”。
  生子二:昱、昌;女二:长适双岭胡北侯胡藩之子胡世降、次适潭邓博士邓鲁贤。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3389
日期:2019/4/27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两次见到习总书记的好少年罗舒琪
下一篇:河南洛阳罗氏四修族谱序言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