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福州南营罗氏数代从戎献身报国

福州南营罗氏数代从戎献身报国

作者:罗奋前http://www.luos.org

  【编者按】福州南营、文儒坊罗家,福建官宦世家。始迁祖新梅公,汀州府人士,约于康熙二十年间(1680年)迁入省城。其上世来自江西吉安吉水,为晋之罗含、唐之罗隐之后,宋明之望族也。
  清乾隆年间,新梅公之孙志刚公在闽台两地、两次从军。长子必达(号剑门),19岁入伍,官至都司(正四品);次子必魁(号杏园),17岁入伍,官至游击(从三品)。兄弟各奉所命,赴台剿匪,捷报俱传。必达公因劳致疾,逝于台湾凤山县军营,诰授昭武都尉、福建漳州城守营都司,奉旨赏戴蓝翎。必魁公于道光壬寅二十二年,在镇江燕海山与英夷作战中,身受重伤,旋卒。赐恤如例。其后代世职“云骑尉”(正四品),形成福州罗氏军人世家。
  必达公孙辈有九,其行五罗臻禄,行七罗丰禄均从学于第一期马尾船政学堂,以优异成绩毕业,与严复、萨镇冰等分别奉派留学法国和英国,学成回国。臻禄出任清布政使衔,分候补道出使俄、德、奥、荷等国参赞。丰禄奉命出使英、意、比三国钦差大臣,诰授荣禄大夫(从一品)。其后代多人从事外交界工作,逐渐成为福州罗氏外交世家。

  一、罗氏男儿为保卫台湾献身
  南营罗氏家族历史上,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自迁闽始祖新梅开始,家族全体男儿全都具有中华民族勇敢、坚毅本色。
  罗新梅(迁闽一世祖)长子罗德雄(二世祖)一对双胞胎儿子,为保卫台湾先后殉国。
  罗德胜大孙子罗必达(号剑门)(四世祖)在平定台湾战乱建功。因劳致疾,病死于风山县军营,诰授昭武都尉福建漳州城守营都司,奉旨赏戴蓝翎。
  罗必达胞弟罗必魁(号杏园),奉命率兵赴台与必达部队联合向滋事的张丙部战斗,打败张丙。
  罗新梅三子罗德华(二世祖)的孙子罗阿捷,在卫戍台湾的战斗中壮烈殉国了。
  仅平定张丙叛乱,罗家就有五人战死台湾,足见这个保卫台湾世家名不虚传。
  罗必魁后来在鸦片战争中,在镇江燕海山与英国侵略军作战中牺牲。其后代世职“云骑尉”(正四品)。形成福州罗氏军人世家。

  二、甲午海战中的南营罗氏家族
  在甲午海战之前我们南营罗氏家族共9名家族成员,舍弃家庭优异生活条件,投身于祖国海防建设、战斗在祖国的万里海疆,在祖国的海防线上,处处留下他们闪光的足迹。
  他们是:
  1、罗臻禄五曾叔祖(1846出生)(五房)福州马尾政前学堂制造班第一届(1866-1874年)(1877年留学英国)1874年还参与了驱逐占领台湾日本侵略军之役。甲午海战期间任旅顺船政帮办。
  2、罗丰禄七曾叔祖(1850出生)(七房)福州马尾船政后学堂驾驶班第一届(1866—1871年)(1877年留学英国)。
  3、罗熙禄九曾叔祖(1853年出生)(八房)福州马尾政后学堂驾驶班第四届(1876-1880年)。
  4、罗忠彤大叔公(1856年出生)(大房)保定北洋军官学校英语教师:
  5、罗忠尧三叔公(1863出生)(大房)福州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七届(1878-1883年);
  6、罗忠铭四叔公(1863年出生)福州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九届(1882-1887年)(大房)。
  7、罗忠海五叔公(又名罗之彦、罗仲清)(1867年出生)(二房)福州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第十届毕业生(1883-1886年)。他参与制造与督造的军舰,武装起了中国近代第一支海军舰队——福建水师,福建水师不但长期担负着巡视、保卫台湾的重任,还参与开辟了台湾的邮路与航运业,1874年还参与了驱逐占领台湾日本侵略军之役。后任海军部代理司长。参加了甲午海战;
  8、罗忠霖八叔公(1873年出生)(四房)天津水师学堂驾驶班第四届(光绪十八年十月毕业)(1892毕业)。
  9、罗忠钦九叔公(1873年出生)(二房)天津水师学堂驾驶班第四届毕业生。后任海军部上校副官。
  甲午海战期间,南营罗氏家族除了罗丰禄是水师营务处道员、罗臻禄任旅顺船政帮办参与了甲午海战之外,还有二房的罗忠海、四房罗忠霖、二房罗忠钦都在军舰上直接参加了海战。
  罗忠霖八叔公以“后补员”的身份,在北洋水师“定远”舰上服役,爬上桅杆瞭望敌情,不幸桅杆被日本舰炮击中折断,英勇为国捐躯。
  罗忠钦九叔公,同样以“后补员”的身份,与罗忠霖小哥哥并肩战斗,参加了甲午海战全过程,特别是在日岛保卫战跟随康济舰萨镇冰管带战斗了8天8夜。

  三、南州冠冕,嫠不恤纬。踵武前贤,代代相传
  甲午海战虽然失败了,家族兄长罗忠霖光荣战死于黄海,对罗氏家族铸成极深的影响,激励着更多的罗家热血青年,他们深知强国莫急于海防,忠勇莫大于卫国的道理,纷纷献身于祖国海防事业,据【豫章福州罗氏族谱】(1998年9月10日)及清末民初海军各学校毕业生名录不完全统计,在甲午海战后,我们福建南营罗氏家族共10人光荣的投身于祖国海防建设和战斗。他们是:
  1、忠猷(罗序和)十一叔公(1878年出生)(四房)天津水师学堂驾驶班第六届(1898年毕业),入学后不久,传来其胞兄罗忠霖战死于黄海,使罗序和更加发奋学习,决心继承先烈遗志,献身于中国海防事业,天津水师学堂毕业后留学美国。曾任清军咨府第四厅第一科科员。1935年12月23日任海军部军需司少将司长。1936年11月12日获颁四等云麾勋章。抗战期间任海军总司令部军需处处长;
  2、忠耀十四叔公(1880年出生)(四房)天津水师学堂驾驶班第六届(1898年毕业)任海军部司长;
  3、罗忠寅二十一叔公(1883年出生)(五房),留学英国,分省补用知府(正四品),出使英、义(意大利)、比国参赞。曾任海军驻闽练书记、海军总司令部经理处少校科员;
  4、罗孝侗二伯父(1888年出生)(六房),福州海军无线电传习所第一届毕业生,任海军部舰政司少校科员。抗战期间任武汉海军工厂科员;

罗孝侗(1955年)
  5、罗忠袆二十八叔公(1892年出生)(八房),在天津水师学堂执教;
  6、萨师同大表伯父(1892年出生),二房罗忠如姑婆的长子,烟台海军学校毕业,为“江京”、“江利”等舰轮机长,马尾要港司令部轮机课中校课长、中国海军第一舰队轮机长;
  7、萨师俊二表伯父(1895年出生)二房罗忠如姑婆的次子,烟台海军学校第八届驾驶班毕业,他历任中国海军江贞、建安两舰舰副,后又擢升为公胜、顺胜、威胜、楚泰四舰舰长,他曾亲自指挥顺胜舰从上海航行到福建,开创了我国历史上内河炮舰首次航海远航的先例。
  后任中山舰舰长, 1938年2月,萨师俊又兼任海军特务队队长职务。
  8、萨本炘三表伯父(1897年出生)福州海军学校,轮机班第一届毕业生(1920年毕业),二房罗忠如姑婆的三子;1923年海军总司令部派他出国,考入英国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1927年毕业。
  在海军江南造船参与舰船设计和修造船工程,他曾担任新监造官到日本石川岛播磨造船厂监造“海宁”舰。
  9、罗孝珪叔叔(1911出生)(二房),南京海军水雷营附设无线电班第一届毕业生(1930年8月),抗战期间分别任海军“宁海舰”三等佐付电信官、“江犀舰”电信官;
  10、罗孝武叔叔(1915出生)(二房),1936年福州马尾海军学校轮机班毕业。任海军上校。

  四、抗日战争关键时刻,弃学从戎架机参加战斗
  1935年抗日救亡运动兴起,罗忠忱十六叔公的次子罗孝纯叔叔(1917出生)是丰滦中学(唐山市第一中学前身)学生会领导人之一,因宣传抗日而被该校校长开除。校长同时也要求他的三弟罗孝师(1922年出生)写出悔过书,当场就遭到他们二人严词拒绝。罗忠忱叔公日常生活中就极力支持孩子们的爱国行动,毅然将他俩转到平津上学。
  1942年日本利用其航空优势,处处欺凌中国,到处狂轰滥炸,几乎大半个中国将要被日军占领,华北已经没有一座安静的课堂,罗孝师在唐山交通大学读二年级时,恨不得立即报名参军,报效祖国,当传来参加空军体检合格后,兴高采烈的他,明知当时敌我空军力量悬殊,空军随时都有血洒碧空的危险,毅然辞学报名参加空军,架机参加战斗。

  五、横眉冷对敌机疯狂的轰炸——坚守在宁海舰电信岗位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伊始,船舰总吨位不及日本的二十分之一的中国海军,奋然投入了全民族的圣战,在保卫上海的淞沪战役中,开始了中华民国海军史上最壮烈的江阴海战。
  弱小的中国海军面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日本海军,在世界海军史上的第一次舰艇防空大战中,悲壮地战斗到了最后。当时观战的德国武官不禁慨然喟叹:“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四年以来,未曾见过有如此恶战!”
  当时,日本海军实力位居世界第三,舰艇的总排水量在120万吨以上,作战飞机达640多架。相比之下,中国海军舰艇总排水量仅有6.8万吨,训练飞机10 余架,根本无法与敌人在海上抗衡。一旦日军主力舰队溯江而上威胁南京,后果将不堪设想,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极力迟滞敌人。于是,在不分昼夜破坏下游航道的航标之后,一场悲壮的“破釜沉舟”开始了。
  当时防卫阻塞线上的4艘中国主力军舰的排水量加起来也不及日方1艘万吨级的重巡洋舰,更何况日军还拥有绝对优势的海军航空兵。守军都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却仍然士气高昂,随时准备为国捐躯。
  为了阻遏日本海军长驱南入长江,中国军事当局决定堵塞江阴航道。1937年8月1日晚“平海”、“宁海”等中国海军主力舰艇连夜驶抵江阴备战。
  罗孝珪叔叔时任海军“宁海舰”三等佐付电信官,一直坚守在该舰电信岗位,随时随地将战斗状况、弹药需缺、人员牺牲、舰艇受伤……等情况,向上级指挥所汇报,也同时把上级命令及时汇报给艇长。

罗孝珪老年时照片
  日海军第3舰队司令长谷川清中将,慑于江阴要塞的强大火炮和江中布设水雷的巨大威力,始终未敢动用优势的日舰直取江阴。他就利用海军航空兵出动飞机,大举袭击驻守阻塞封锁线内的中国舰艇。
  8月13日淞沪战起,16日,敌机7架即飞临江阴“平海”、“宁海”等4艘军舰上空投弹,但遭我舰对空炮火的猛烈还击。8月22日,“加贺”号起飞12架,袭击“宁海”舰。25日,从“加贺”号起飞的日机再次扑来,但均遭我江面舰艇与陆地要塞防空武器构成的严密火网的反击。敌与我周旋达一个月之久,但炸沉我舰的计划始终未能得逞。
  9月22日,一天之内敌第12航空队对“平海”和“宁海”等舰分5批轮番轰炸,“平海”舰终因舰身遍体鳞伤,舰体向左侧倾45 度,吐着浓烟,搁沉于十二圩浅滩;
  23日下午2时,“宁海”舰左舷正面也出现14架,左后方更有12架,敌人进行俯冲攻击时,两架被我防空炮火击落,但舰首、了望台、左右舷多处中弹,舰身震战剧烈,炮弹舱顿时涌入江水,海军官兵一面堵塞,一面鏖战。这天战斗,“宁海”号发炮700多发,消耗枪弹5000发,伤亡官兵62人。两舰共击落日机四架,击伤两架。敌机投弹150枚,弹中舰首,洞穿左右舷、弹舱、米舱等。“宁海”号失去战斗力,舰长不得不下令驶往上游,当它挣扎着航行到八圩港口时,江水漫过甲板,淹没了舰尾。
  舰艇下沉后,孝珪叔叔从舰艇被炸的破口处钻出,泅水上岸,生还后又在“江犀”舰当电信官继续与日寇抗衡。
  虽然中国舰队几乎堪称全军殉国,然而防守江阴封锁线的中国海军官兵一直顽强地坚持战斗到12月初,有力地迟滞了日军的溯江攻势。

  六、殊死海空战,与舰共存亡——中国海军的硬骨头萨师俊
  自江阴海战、沉船以阻日舰溯江西犯后,中国海军所剩舰艇寥寥无几。
  24日晨8时许,海军总司令部电示中山舰速赴金口。二房罗忠如姑婆的次子——二表伯父萨师俊率舰刚停金口,远处天空便传来马达的轰鸣声。这是日军的一架侦察机,敌机胆敢单机低空独来独往,可见国民政府的空军已失去作战能力。下午3时多,日本海军第十五航空队的6架水上轻型轰炸机编队穿云而出,飞临中山舰上空,随即变为一字鱼贯式,呈轰炸队形向中山舰发起攻击。
  中山舰孤军迎战敌机,全舰战士决心誓死保卫战舰,正在指挥作战的萨师俊舰长在左腿被炸断,左臂受重伤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指挥作战,不肯离舰,但中山舰已失去动力,进水严重,船身大幅倾斜超过40度,已无望得救,萨师俊舰长命令其它官兵赶快撤退,而他却与舰共存亡,壮烈殉职。
  中山舰发射炮弹200 余枚、高射机枪子弹1000余发,自舰长萨师俊以下阵亡官兵25人(其中20人为福州人)、轻重伤23人,是抗日战争中伤亡官兵最多的一艘军舰,萨师俊则成为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阵亡的职衔最高的海军军官。

台湾发行萨师俊邮票
  有人撰文赞扬萨师俊:“观其平日大志之坚,及临阵死事之烈,诚可惊天地而泣鬼神。倘吾辈军人,皆能效君成仁取义之志,为民族复仇雪耻之谋,不特本军光荣历史,足耀于世界,而吾国抗战必胜建国必成之大业,于焉赖之。”
  台湾省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30周年,发行了抗战牺牲将领一套6枚的邮票,其中就有萨师俊。
  2002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政府部门在福州市鼓楼区朱紫坊的萨家大院加挂了“萨师俊故居”牌,其故居现为中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3年10月24日中山舰蒙难65周年纪念日暨抗日战争胜利58周年纪念之时,福州三山陵园中的中山舰福州籍抗日将士之墓落成,墓园建有中山舰人物青铜组雕,萨师俊是其中主要人物之一。
  萨师俊在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两方的评价中都被认作是抗日英烈。

  七、不屈不饶!铮铮傲骨!绝不当汉奸
  1941年12月7日发生的“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对英、美、荷等国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日本海军陆战队乘机从厦门分三路占领公共租界鼓浪屿,包围了鼓浪屿会审公堂,时任鼓浪屿会审公堂委员的罗丰禄第三子罗忠谌(二十五叔公)据理力争。他理直气壮地说:“会审公堂根据国际公法,有悬挂本国国旗的权利。”日本鬼子蛮横无理,二话不说,立即逮捕罗忠谌,关进监狱,家属也被关进集中营。
  罗忠谌叔公, 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原任福州交涉员,在厦门地区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他出任“日伪厦门市高等法院院长”一职,将会给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增加不少光圈,但是南营罗氏家族成员都有一股坚忍不拔、永不屈服的精神,罗忠谌的堂兄罗忠霖、罗忠钦是中日甲午海战中的英雄,要想让罗忠谌屈服投降——当汉奸没门!罗忠谌叔叔坚定一个信念,就是国家和民族利益至上,誓死不当亡国奴。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日本鬼子采取各种手段,在狱中他受尽各种虐待。越压制越坚强,这是罗氏家族的特性,罗忠谌即不答应任“伪厦门市高等法院院长”也不答应任“伪会审公堂委员”一职。面对恒下心,不屈不饶的的罗忠谌,小日本也毫无办法,只好另委日伪厦门高等法院检察署检察长杨廷枢兼任鼓浪屿会审公堂委员,会审公堂遂变成日军统治鼓浪屿的地方司法机关。
  在狱中罗忠谌叔公,身心受到很大创伤,后因患病保外就医。至1942年底,他们以难民的身份,乘货轮悄悄地离开了厦门鼓浪屿到达泉州避难。

  八、后羿挽弓谁递箭?前线即工房
  八年抗战的正面战场中,在湖南境内与日军对抗,形成拉锯战就达七年多的时间,是长期处于前线而能较完整地相持下来的少数几个省份之一。
  期间湖南境内发生的重大会战有七次之多,如长沙会战三次,衡阳会战一次,常德会战一次,常衡会战一次,湘粤赣边区会战一次,猛烈战斗达二百八十昼夜,都给日军迎头打击,奠定了抗战胜利基础。常年动用的兵力达野战部队三十余万,卫戌部队十多万。
  打仗最重要的工具——武器弹药。尤其是长期抗战期间,倭寇以优越的武器装备,深入我国境内,而我军之补给,在当时的环境下,自然处于劣势,故武器弹药之供应补给与修复,更为重要。
  期间主要的军火来源,全赖湖南境内唯一的、处在距敌不到一百公里的接战地区、在战火下从事生产的军政部兵工署第十一兵工厂制造供应。
  随着抗战的推进,日军变得更加疯狂,千方百计消灭中国的抗战力量。1939年12月初,日军获悉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第十一兵工厂迁至烟溪乡的情报后,对该工厂进行反复轰炸,但全体员工从未因被炸而耽误生产,或稍气馁,反而更坚定了员工同仇敌忾的意志,全厂员工就一个信念:“努力制造,以应军队之需!”。美国罗斯福总统称它为“最前线的兵工厂”,“创造了二战中的奇迹”。它的厂址就在崇山峻岭、山峦耸翠的湖南辰溪县属的花塘坪、刘家坪、茅棚冲、桐湾溪和潭湾,及沅陵县属的宋家坪、孝坪、求菜等山涧之间。它制造的各种武器弹药,供应第九战区之需,第六、七、三战区,间或亦有补送。
  在日军芷江洽降前,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上将评价:“湖南省战时对国家贡献居全国之冠!”在这贡献之中,十一兵工厂亦厥功至伟。
  因为山高路窄,物资进出厂区弹药库,都得靠人力搬运。当时参与兵工厂建设及后来搬运枪支弹药的民工,数以万计,船舶大队和汽车队,都是日夜行驶,络绎不绝。
  打日本的武器运不出去,急需要修一条火车便道,我的三伯父罗孝僔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在施工过程中,得知该厂需一名财务人员,统一安排枪支弹药出库、运输问题,当时正是十一兵工厂最困难、最危险、最艰苦时期,已经明确表明,为了抗战需要,参加该项工作的人员,只管食宿,不开工资。孝僔伯父将该情况写信告知了他的五弟孝佶五叔。当时爱国主义成为抗战的最强音和主旋律,孝佶五叔二话没说,毅然决然地辞去现有的工作,千里奔赴这个深山沟里的军工厂,五叔牢记厂歌:“制枪炮打敌人,伸张人类的正义;要同心挽救祖国的危亡,要合力铲除前途的障碍;平复累累的创伤,偿还重要的血债;建立本厂殊荣,担当国防重寄……”。

罗孝佶在台湾
  抗战胜利后孝佶叔随总厂迁海南岛榆林,后又随兵工厂迁到台湾,退休时任联勤兵工厂会计处少校。

  九、同仇敌忾、万众一心
  1938年10月,抗日战争的形势日益危急,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大城市相继沦陷,几乎大半个中国被日军占领,华北、华东、华中南总长11500km的铁路,已有9100km沦陷于敌手,残余的两千余公里的铁路也在日寇的攻击下,中国的海上交通被日本侵略军封锁,日本法西斯大军长驱直入,随着南京的沦陷,国民党政府被迫迁往重庆。
  1940年至1941年间,日本侵略军企图吞覆整个中国,转手采取南进之策,先后攻占了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缅甸等与中国相邻的国家,切断了输入中国抗日外援物资的陆地运输国际线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
  为了突破日军封锁, 中美共同开辟了“驼峰”航线。云南各族人民排除万难,积极修筑与抗战生死攸关的滇缅公路、中印公路,铺设中印输油管道,扩建和新建了52座机场,始终保证了对外通道的畅通,为中国抗战的最后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
  1942年初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开始形成中缅印战场。中缅印战场使云南成为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结合部,把中国抗战直接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紧密结合在一起,这对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和意义。云南是中印缅战场的战略结合部和最前线。
  因此交通部西南公路局、滇缅公路、弥遮公路、滇缅铁路、湘黔铁路、湘桂铁路、四川泸州飞机场、重庆百树驿空军飞机场、云南昆明驿机场、云南驿机场、广南机场等成为国际支援的军事物资重要运输线。是云南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抗战生命线,是抗战初期中国唯一的陆上国际交通线,有了这些“抗战生命线”坚定了全民族抗战的信心,为中国坚持长期抗战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保障作用。
  南营罗氏家族都有一种永远不变、忠贞不渝的爱国情,只要祖国需要,凡是抗日需要,他们就会一点一滴去做、全心全意去做、无怨无悔去做、无私无畏去做。
  南营罗氏家族这些知识分子们与其他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第一流的铁路工程专家一样,放弃原有各种优越生活条件,从祖国各地奔赴这西南抗战前线,用爱国主义精神和满腔热血,在抗日战争中,运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为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做出了独有的贡献。
  据不完全统计仅豫章福州新梅公宗系罗氏家族就有8弟兄参加了这些生命线的建设,为中、缅、印战区抗战贡献力量。他们是:
  罗孝僔三伯父(六房)(1917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抗战期间,参加了黔桂铁路建设。
  罗孝铿伯父(二房)(1919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期间参加浙赣、湘黔、湘桂铁路建设;
  罗孝斌叔叔(1925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大房),期间参加了重庆百树驿空军飞机场建设,该机场是中美开辟的“驼峰航线”东线重要机场之一;
  罗孝登叔叔(1928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大房),期间在交通部西南公路局工作;
  罗孝珪叔叔(1930年南京海军水雷营无线电班毕业)(二房),1939年退伍后,到在湘桂铁路任工程师。
  罗孝祚叔叔(1937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八房),期间参加了黔桂铁路、四川泸州飞机场建设;
  罗孝师叔叔(1944年唐山交通大学肄业)(八房),在唐山交大上二年级时,正值抗日战争爆发,他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空军,投入到抗战的第一线。
  我父亲罗孝倬(1924年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六房)时任交通部滇缅铁路工程局代理第十二段段长,参加了浙赣铁路、滇缅公路、弥渡公路、滇缅铁路、云南驿机场(该机场是中美开辟的:印度阿萨姆的德钦机场——中国昆明巫家坝机场——云南驿机场的“驼峰西航线”的重要支撑点)及广南机场等建设和维修、扩建工作。

相关链接:福州罗氏新梅公系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4853
日期:2018/2/3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浅淡客家人的法名
下一篇:央视暴光湖南长沙村霸罗英俊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