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香港沙头角南涌罗氏家族

港人抗日第一家
香港新界沙头角南涌罗氏家族

作者: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http://www.luos.org

  被人称誉为“港人抗日第一家”的沙头角罗家,何以罗家兄弟姐妹,连同妻子或丈夫等,家族一门10多人参加或支持抗战游击队?最近,深圳作家张黎明在《血脉:烽火罗氏》一书中,通过对罗氏家族的罗许月、黄翔(罗许月丈夫)、罗雨中、罗汝澄、罗欧锋、欧坚(罗欧锋妻)故事的叙写,以东江纵队(前身为广东抗日游击队)历史为大背景,穿插相关人物故事,向读者展现了香港新界沙头角南涌罗氏家族参与抗战的历史。家境殷实的罗氏家族为何多人参加东纵的抗战?他们分别参加了哪些抗战工作?如何理解罗氏家族的精神?张黎明对此一一介绍分析。(左图:《血脉:烽火罗氏》,张黎明著,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

  罗家老屋是游击队首个立脚点
  故事要先从弃香港的大学学业到宝安的游击队当一名弹药兵的罗汝澄讲起。
  张黎明介绍,1941年12月8日,日军入侵香港的当天,游击队即按原计划陆续兵分几路插进香港新界。罗汝澄就在其中的一支短枪队之中。罗汝澄奉命出发,他是新界沙头角南涌人,在宝安游击区活动的第五大队特命他担任林冲率领的武工队向导。10日凌晨,林冲武工队到达沙头角南涌罗屋村。这是罗汝澄回家的第一天。
  罗汝澄的观点十分明确,往后,这“家”不再仅仅属于罗家,这一天起,南涌罗家老屋成为游击队在新界的首个立脚点。南涌罗屋村发展为游击队插入新界后的首个据点,也是香港最早的游击队交通联络站。
  自1941年12月8日进攻香港,日军在13日就占领了整个新界和九龙半岛,并封锁九龙和香港岛之间的交通。日军在何文田架起大炮,连日轰击香港市区,港岛成了炮火连天的孤岛。香港3年零8个月的苦难岁月从此开始。新界失陷后,社会秩序混乱,“胜利友”(盗贼土匪一旦打家劫舍得手就高呼“胜利”,故乡民们称之为“胜利友”)多如牛毛,乡民们终日惶恐不安。罗汝澄兄弟在林冲武工队的协助下组建“人民联防队”,然后联合鹿颈村共同防范土匪地痞。
  罗汝澄带领游击队林冲短枪队返回家乡南涌,和大哥罗雨中等以罗屋村为核心,发动南涌5个小村,以“人民联防队”(又称常备队)的名义组织武装力量。这是香港第一支护村保家的抗日武装。而罗汝澄兄弟先把父亲过去购买的防匪步枪、鸟枪、粉枪、信号枪各一支,全部献出,成了队伍的第一批武器。“罗汝澄的大哥罗雨中愤怒地说过,英国殖民者投降了,只有我们这些真正的主人才会拼死保卫香港。南涌等村组织起来的‘人民联防队’就是最好的例子。”张黎明说。

▲罗氏家族的罗汝澄,
放弃香港的大学学业到宝安的游击队当了一名弹药兵。(罗欧锋 摄)

▲1945年前后,港九大队海上中队坚持海上游击战两年多。
这艘小木船就是海上中队的“生命”。(罗欧锋 摄)

  罗氏兄弟对大营救起重要作用
  1941年12月末,几乎就在香港沦陷之时,新界的沙头角区、西贡区和元朗区都组织了物资抢运队。抢运队将英军溃退丢弃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一船船一车车,日夜兼程,跋山涉水,运回东江游击队根据地。运输线一为西贡大鹏线(东线),从西贡上船到达大鹏的水路线,可至盐田、淡水、惠阳;二为沙头角惠阳线,从沙头角至淡水、惠阳的陆路线;三为元朗罗湖线(西线),从元朗过深圳河入宝安到东莞的陆路线。
  这些物品靠什么人运送?张黎明讲到,罗汝澄兄弟渐渐摸索出经验,各村从常备队及妇女中挑选骨干组成抢运队,游击队民运工作队负责指挥,游击队武工队负责保护。
  众所周知的是,1941年,几百名坚持抗日的著名作家、艺术家、记者、教授先后从重庆、桂林等地流亡到香港。这批文化人一再呼吁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抵抗日本侵略者。太平洋战争刚刚爆发,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就想到,香港如果沦陷,日本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12月9日,周恩来给香港八路军办事处负责人廖承志发了第一封电报,希望尽力抢救被困香港的民主人士和文化界人士,设法将他们送到东江游击区或南洋等安全地区。这就是著名的“文化名人大营救”事件。
  据了解,大规模的营救工作历时3个月。而罗汝澄则是大营救中文化人不熟悉的一位。张黎明介绍,罗汝澄并没跟随林冲武工队护送文化人。为什么呢?原来黄高阳——这位负责沙头角区的领导清楚地意识到,罗汝澄有着惊人的亲和力和组织能力,且头脑清晰冷静。好钢要用在什么样的刀刃上?罗汝澄被委以“深入虎穴”的重任,潜入日本宪兵队收集情报。而罗汝澄的哥哥罗雨中也“潜伏”在粮食配给处任监督员。
  张黎明指出,罗雨中沉稳谨慎机智,港九大队不少信件、情报、纸币,以及需要通过关卡的人员,都由交通员带到离配给站不远的祠堂,再交穿着配给站服装戴着大白臂章的罗雨中带着经过宪兵总部岗哨、粉岭和油麻地火车站的检查哨,送到港九市区目的地。“这些‘潜入’无疑对大营救起了重要作用。”尤其令人敬佩的是,罗雨中曾被日军逮捕,施以酷刑而不屈服,表现出忠贞爱国的气节。

▲东江纵队的机关报《前进报》。(深圳史志办 供图)

  许多东纵图片出自罗欧锋之手
  罗欧锋是罗氏家族一个颇为“可爱”的人。按照张黎明的话讲,罗家兄弟当中年纪最小的他,性格与哥哥们相比极其有个性。这个坐不住板凳且动手制作能力很强的男孩,不论是眼神还是笑容,总是带点儿兴奋,带点儿顽皮,性格也格外浪漫。他爱打猎,后来弃本家姓改姓欧,加入宝安游击队。
  值得一提的是,罗欧锋还特别喜欢照相,胸前常常挂着一部相机,一切新鲜和好奇的东西都会令他冲动,令他“咔嚓”下来。1941年春天,他参加了东纵,他的德国“莱卡”照相机自然也属于游击队,于是就有了后来许多流传于世的东纵历史图片。
  张黎明特别提到,1943年6月,罗欧锋调入港九大队海上中队任第一小队队长,此时他还有4个月才满20岁。让人津津乐谈的是,罗欧锋曾用一支左轮5颗子弹,救了整整6艘船的客商。
  此外,曾入佛门、却率一群十多岁的交通员以血肉之躯,建立游击队交通情报站的罗乙昭(罗许月)的故事也颇为传奇。罗乙昭是罗雨中、罗汝澄、罗欧锋的姐姐,参加东纵后曾经隐蔽在一户许姓的人家,就随许姓,故为许月。
  1944年6月至1945年底,罗许月担任港九大队交通总站站长,渐渐成为东纵战士们喜爱的“月姐”。“月姐也曾经是普通的交通员,亲历过每一份情报递送的艰辛和险象万分,需要比钢铁更坚定的勇气和顽强!特别是接到十万火急的文件,十万火急地奔跑,不是奔跑在大马路,是穿越在日军岗哨林立、层层封锁的地区!”张黎明表示,月姐,这位港九大队的女交通总站站长,正是在这样动荡的战火磨炼中,在无数次出色的情报转送和人员接送的任务中,渐渐为东江纵队熟知。“其实许多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但一说‘月姐’谁都知道。这位手下掌管几十名甚至上百名交通员的女站长,名声太大,还被日军和汉奸列入黑名单,多次抓捕都因有群众保护而未得逞。”

  家国情怀就像基因流动在血脉
  事实上,关于罗氏家族参与抗战的历史故事还有很多很多……而这些故事,都是在“血脉”之中游荡澎湃。
  那么,何谓“血脉”?正如张黎明所言,只有探究,走进这个家族的历史才能找到答案。
  罗家儿女,系沙头角南涌罗屋村人,祖先从中原逃难至此的客家人。历经300年之久。
  张黎明介绍,南涌罗屋村,位于新界北面,沙头角鹿颈村的西面,沙头角海的西南岸,这个传统的客家小山村,只有20多户人家,住着杨、郑、罗、李、张五姓人家。沙头角地处新界连接内地的必经之道,请人挑行李担子、挑粮谷、挑咸鱼,而新界地区盛产石灰,建房修屋都用灰沙,挑石灰担子的大多是穷苦的客家人。客家话“挑灰脚”意为挑灰的脚,后简化成“灰脚”,像称呼锄头这一类的生产工具,渐渐以挑担维生的都跟了这“灰脚”的称呼。罗家祖先就是“灰脚”,一双赤脚一根扁担 是求生活命的全部。
  据罗氏族谱资料记载,罗汝澄的父亲罗奕辉生于1885年,14岁时还没有裤子穿。于是像父亲和祖父一样,罗奕辉把自己卖了“猪仔”,罗家祖孙三代华侨劳工,参与修建巴拿马运河,最终还清债务。面对自由,瘦骨嶙峋的祖父和父亲在咧嘴笑,罗奕辉却扑通一头跪在老人跟前,发誓要过上好日子,“勤俭做人”,光宗耀祖。他仗着年轻力壮,臭脏,苦累,别人能干他干,别人不能干的他也能干,还自学英语和西班牙语。10多年血汗拼搏,终于存了一笔钱开了间自营的小杂货铺,做起小买卖,生活渐渐丰裕。
  罗奕辉与陈丁芹结婚后,生下三男四女(其中长女和三女早逝)。他希望三个男孩能从小学读到初中、高中、大学,而女儿罗乙昭也在村里的私塾读书识字,这在当时可是破天荒的事。尤其是等到14岁的罗汝澄小学毕业时,罗奕辉让他上很远的宝安的县立学校——南头中学。上南头中学,这意味着得从沙头角到南头,从东至西,穿越了大半个今天的深圳,花费时间许多。这一切,只希望让罗汝澄上新安县这所最知名、师资最好、格调最高的中学。
  在张黎明看来,或许,正因为漂泊在外多年,罗奕辉才会紧紧地护着流淌在血管里的,无法更改的华人血脉。“罗汝澄的兄弟姐妹,口口相传的反抗精神也就像基因,流动在血脉,种植在细胞。正因为这,他们对强暴对侵略有着先天的敏感,而反抗也更为勇敢且呈现家族的整体性。他们承载着家族,承载着历史,承载着民族。”

▲罗汝澄兄弟以人民联防队的名义组织武装力量。
这是香港第一支护村保家的抗日武装。(罗欧锋 摄)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6113
日期:2017/10/25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云南石屏孝女罗金花带着母亲求学
下一篇:江西南昌岗上镇东坛罗氏概述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