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钱庄世家──福州罗氏清韩公系

钱庄世家──福州罗氏清韩公系

  罗清韩,字希魏,号中山,生于清雍正七年(1729),连城文亨坑子堡罗氏太郎公廿四世罗报锦之次子。约在1752年,以其掌握“销熔” 银锭技术,到福州谋求发展。在福州南台后浦铺(今台江区延平路)定居。生有三子:长士显;次士模;三士钟。三房中主要是士显房发展较快,人才较多。其他二房,族谱中未见记载。
  传至第五代罗扬魁号端波,子孙多已从商。端波有三子:长筱坡,次莱吟,三蕴庄。分为三堂,各有堂号:长八元堂;次鼎荫堂;三诗礼堂。当时罗家已属福州巨商,三房分居后,长房筱坡住下杭街;二房莱吟住南禅寺前街;三房文庄住海防前(今延平路)。分别称为:下杭罗家;海防前罗家;南禅寺罗家。
  罗筱坡清末民国初为福州总商会会长,有子八,三毂侯、六梓侯、八勉侯三房从商,其他各房多读书求仕,不问商务。长子香豫(一曰明德)字桐侯,曾任西藏亚东关监督,目睹了一九零四年英国进兵西藏事件。筱坡去世后,大部份企业由罗勉侯主持,仅罗坤记进出口行由罗梓侯主持,罗恒和汇兑庄由罗毂侯主持。
  罗家经营的工商企业主要有:金融行业(钱庄、汇兑)、进出口业、质贷业、木材业、木材加工业、茶叶业、百货业等。
  根据不完全统计,该支系现健在798人,其中:博士12人,教授11人;其他高级职称者45人;高级干部十余人。

始祖
  清韩,字希魏,号中山,福建连城县亨子堡太郎公后裔。生于清雍正己酉(1729年)八月廿巳时。约于乾隆壬申年由连城亨子保孑身补被,独闯福州城。以“销熔银锭”技能,亦工亦商,由小康而富裕,并在福州南台后漓铺定居。殁于乾隆5 2年9月30日酉时,诰封雍正进士,侯选州司马。妣欧氏,生于乾隆元年8月25日卯时,殁于嘉庆庚申年5月6日寅时,诰封夫人。夫妇合葬西关外洪山桥观音井大井山,向申寅兼坤艮。子三:士显、士模、士钟。
  (注:士显生子联登;士模生二子:联芳、联三。联芳生子桂荣。士钟生子联辉;联辉生三子:琪、旺、良成。)

二世
  士显,字则启,乳名泉。生于清乾隆乙亥(公元1755年)九月十九。殁于嘉庆庚午年五月初二午时。妣陈氏,生乾隆乙亥二月廿四卯时。殁于道光壬辰九月初一酉时,夫妇合附葬于希魏公墓侧。子一:联登。

三世
  联登,字玉章。生于清乾隆癸巳(公元1773年)八月十六日,殁于咸丰癸丑十二月廿五子时,驰封资政大夫。妣陈氏,生于乾隆甲午十一月廿八戌时,殁于道光壬辰九月初二午时,驰封夫人,合葬于西关外洪山桥九龙山下店,坐丁向癸兼午子三分。子五:桂霖、桂茂、桂馨、桂发、桂馥。

四世
  桂霖,字佳森。生于清乾隆癸丑(公元1793年)十月初三。殁于道光癸巳六月初七午时,诰封荣禄大夫,花翎盐运使衔。妣陈氏,生于乾隆壬子八月二十二卯时。殁于同治戊辰五月初三午时,诰封夫人,合葬于西关外洪山桥九龙山下店,坐丁癸兼午子三分。子四:扬魁、扬祯、扬光、扬恒。
  (注:扬魁生三子:文基、文根、文庄。扬祯(1815-1896年)出继与桂馨公,从事林牧业,无嗣,由文根承嗣;扬光出继与桂发公,生四子:文蔚、文茎、文葆、文蔡;扬恒出继与桂茂公,生二子;文聚、文占。桂馥公生子失考。)

五世
  扬魁,讳辉,号端坡。生于清嘉庆辛未(公元1811年)十二月廿九丑时,为清国学生,侯选州同知。以经营晋和钱庄、木材、茶叶等土特产贸易,重振家声。殁于同治庚午十一月初八卯时,诰封资政大夫。妣陈氏,生于嘉庆庚辰八月十七申时。殁于光绪辛卯十二月廿一寅时,诰封夫人。夫妇合葬于西关外洪塘科坞山向申寅正针。子三:文基、文根、文庄。
  (注:辉公三子分堂,长子文基为八元堂,经营升和、恒和钱庄,合营均和钱庄。次子文根为鼎荫堂,开办恒余钱庄。三子文庄为诗礼堂,开办恒春钱庄。三堂兄弟于清光绪元年捐资进报锦公及清韩公于汀州府祠堂神主牌位与连城文庙及文亨祖祠,以表达后裔尊祖敬宗,缅怀祖德宗功之情。)
附一:闽都文化《罗氏风云》
  几十年前,福州仓山陶园路(今立新路)上有一座2500 平方米的三层洋房,富丽堂皇又不失高雅别致。初夏盛日,玉兰花、三角梅围绕主宅层层盛开,草坪、竹林和池塘亦是郁郁葱葱。这座豪宅便是富极一时的金融大亨罗勉侯的住所。
  罗氏家族曾拥有这般规模上下的房产、厂房近百所,并聘请专业管家管理。光阴荏苒,如今这些宅院已渐渐凋零、消散,但曾经的觥筹交错、歌舞升平依然充溢着动荡、纷呈的风云故事。

罗氏恒和钱庄旧址
  说起罗家的发家史,还要从200 个铜钱开始。
  原籍河南的罗家入闽后(编者注:应为原籍江西),起先定居于连城县。清乾隆年间,家族里一位名为罗希魏的年轻人,不甘困于穷乡僻壤,怀揣一把旧伞和200 个铜钱,翻山越岭到福州谋生。勤恳务实的他,从最苦最底层的学徒做起,习得一手销熔银锭的好手艺。经过几年的打拼和节衣缩食,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开设了一家铸熔银锭的小店。店铺简陋、狭小,可谁曾想到,这竟成为之后庞大罗氏家业最初的根基。
  罗希魏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安安稳稳地传承到第四代罗佳森。罗佳森却没有祖父辈那般幸运,当时正值西方列强侵扰中国,洋货充斥市场,本地商品滞销,流通白银量骤减,熔银生意愈发惨淡。罗佳森卖掉家宅,艰辛维持,也只能勉强糊口。
  罗佳森育有四子,长子罗端波颇有先祖罗希魏的气魄,立志要重振家业。罗端波不仅有胆有识,还有异常敏锐的商业嗅觉。鸦片战争后,福州成为通商口岸,其木材集散地、茶港地位逐渐形成,商贸迎来繁荣期。罗端波不顾家人的劝阻,放弃家族熔银生意,到处筹借资金转行经营存贷款业务。正当农工商发展急需大量资金周转当口,罗端波紧抓商机,赚得盆满钵满。随后趁热打铁,创立晋和钱庄,并开始涉猎木材、茶叶、土特产等经营,罗氏商业帝国终于拉开了帷幕。
  罗端波点燃的财富之火传承至三个儿子之时,已趋燎原之势。家大业大,三子分区而立,互辅互助,又彼此独立。长子罗筱坡住在下杭路,被称为下杭路罗家;次子罗莱吟住在南禅寺亭前街,被称为南禅寺罗家;三子罗蕴庄,住在海防前(如今的延平路),被称为海防前罗家。罗氏一分为三,均有建树,而长子罗筱坡一脉更是开创了难以企及的业峻鸿绩。
  1843 年出生的罗筱坡,自幼便跟随父亲在商海沉浮,筹谋果决、精明睿智外,又磊然有君子之态,成为罗家第六代中的核心人物。其掌管家业后,继续夯实、拓展钱庄基业,在上藤路设立昇和钱庄,几乎独揽仓山区的工商业贷款;在下杭路开设恒和钱庄,除办理该区商贩贷款外,还统揽上海至福州的汇兑业务。此外,他还跟弟弟罗蕴庄合作,在延平路创立均和钱庄,以运营义洲一带的木材行业贷款。
  市场银圆短缺年景,政府开始流通“台伏票”。“台伏票”是纸币的一种,虚银本位,没有实币,仅是一种以票换票的票币。罗筱坡一向谨严稳重,从不做冒进之事。“台伏票”盛行期间,罗家几家钱庄仅昇和钱庄一家发行“台伏票”,既便于管理,又可进可退。
  1929 年,福建财政厅厅长何公敢限令全市停止发行“台伏票”,昇和钱庄才改发行“大洋票”。1935 年,昇和钱庄因贷款透支和王梅惠兄弟所开的同行不幸倒盘,引发群众错觉而发生过一次“大洋票”挤兑风波。钱庄外围被焦虑、恐慌的民众围得水泄不通,叫嚣着立刻兑现,否则就冲进去砸店。

台伏票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银行本不营业。罗筱坡及其兄弟饭也顾不得吃,靠着罗家积累的口碑和人脉到处疏通、周旋,才破例让中国银行和汇丰银行开仓拨现,短短半天时间,风波即告平息。虚惊一场后,罗氏钱庄在商界的信誉和声望不降反升,亦算因祸得福。
  除了钱庄生意外,罗家还涉足进出口、百货业、木材、茶叶、质贷等几大行业。罗家的罗坤记进出口行设于上杭路,主要业务是向浙江、江苏采办纱、布、棉及绍兴酒等和向大连、天津、青岛等地采办豆、油、水产、干货等;福州运往东北的则有各种土纸、竹筷、笋干等。罗坤记的生意“向北不向南”,专注北方特产,并自备大型木帆船“金元和”和“银元和”号,雇佣专业的航海船员进行商品运输。商品品类众多,吃穿用度无一不包,盈利颇丰。
  罗家还开设了“允孚”“恒孚”两家当铺。“允孚”设于上藤路,时间较早。“恒孚”原是福州巨商张秋舫所有,后因破产欠下罗家和黄家(黄恒盛布庄)债务,就拿此当铺抵债。罗家拥有2/3的股份,黄家拥有1/3 的股份,罗家具有绝对优势的控股权。
  至于木材行业,罗家其实本是外行,对其中经营的门道不算熟悉。为少走弯路,便与木业大亨郑宝铭合作,合股开设恒记木行。郑宝铭被任为经理,统管各项事务。罗家的均和钱庄主要针对木商放款,并设有很多优惠政策,以此吸引更多木业买卖。均和钱庄和恒记木行强强联手,相辅相成,生意蒸蒸日上,建宁、泰宁等地的大型木材贸易几乎被罗家统揽。
  罗家在罗筱坡带领下,在台江、仓山等区还购置了大量房产。房产项目单单登记就需要厚厚几大本记录。罗家善贾多金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清政府为“保商情、通商利,有联络而无倾轧,有信义而无诈虞”,鼓励各地成立商会。《福州市志》记载:“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福州旅沪富商张秋舫、罗筱坡等人从上海回到福州,联合福州商帮人士,成立福州商务总会。”张秋舫出任第一任会长;罗筱坡担任第三届总理。“南山有鸟,北山张罗”,当时人们引用《搜神记》中的这句话形容福州商务总会创始人张、罗两家的商界地位。

福州商务总会旧址
  当年,张秋舫和罗筱坡为讨个好彩头,特意择址张真君祖殿举办福州商务总会成立仪式。张真君祖殿位于下杭古渡口的“葫芦穴”处。闽江涨潮时,江水从两个水关同时涌进,恰好汇聚于殿前,被认为是“涌出黄金”的风水宝地。当日,烧香礼拜、锣鼓齐鸣,商界、政界翘楚悉数到场,罗筱坡交际于来宾之间,有礼有节、儒雅谦和,仪式进行得顺顺当当,隆重又喜庆。经此宣传造势,福州商务总会名声大噪,已无人不晓。
  在张秋舫、罗筱坡率领下,福州商务总会除了“联络同业,开通商智,和协商情,调查商业,提倡改良,兴革利弊”外,还发挥了更为广泛、深远的作用。比如积极响应上海总商会号召,掀起抵制美货浪潮,并制定了抵制美货的八条公约;参与阻止法商魏池拐卖近2000 名闽工至巴拿马运河做苦工,坚决捍卫民工权益,抵御不法侵害;在大庙山成立“福建去毒社”总社,城内宫巷设分社,勒令烟馆、土膏行改业,打击售毒的洋商、奸商。缉获的烟土、烟具被一担担抬着,敲锣打鼓游街过市后在海关埕集中销毁,现场万头攒动,群众欢呼声久久未散!
  罗筱坡克己奉公之余,谨记“损有余而补不足”“汝辈不得以私废公”“积金不散,仿如收藏废品”家训,亦特别热心社会公益和慈善。清末民初灾难频仍,民不聊生,每逢疫病荒歉必解囊捐助,尽微薄之力。他曾捐赠万元于清政府,获得光禄大夫、三品衔候补道台的封号表彰。多次出资支援同行,让其免受挤兑破产之难。此外,他还出巨资创建福商小学(即现在的福州四中),捐资5000 大洋助建福州基督教青年会,并投资创办福州电力、电话两公司,捐款救火社,修桥补路,以一族之力,造福一方百姓,垂范子孙。
  1915 年,72 岁的罗筱坡因病逝世,结束了其丰富、厚重又跌宕的一生。他育有8 个儿子,其家族产业主要由三子罗觳侯、六子罗梓侯、八子罗勉侯继承。其中,罗勉侯掌管罗家众多公房生意,成为名副其实的新一任当家人。罗勉侯正值中青年,精力旺盛,除了承脉父亲和祖父精明强干的商业风格,还玲珑练达、弘毅宽厚,颇具口碑和声望。兄弟几人公推最年幼的罗勉侯为“领袖”,期望他能带领罗家步入新的辉煌。
  罗勉侯显然没让家族失望。他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地进行产业提升、改良,任人唯贤,稳定、深拓现有营生外,在茶叶、百货业和锯木业亦多开创新局,并投资了南星澡堂和延福泉汽车公司。罗家的建春茶厂除了福州主店,还在天津、营口、大连各地分设茶庄。其茶叶味正色浓,价平质优,曾被邀去菲律宾参展,广受好评。云章百货商店是罗勉侯一手创办的。店址在繁华的台江路,占地面积500 多平方米,后又不断扩展至瀛洲桥边,主要经营百货、绸布、鞋帽、土特产,品类齐全、服务周到,尤其一些高档名牌,优质精巧、包装考究,备受名流显贵钟爱。
  老福州人或许还记得,云章百货大门玻璃上曾画就一幅闽剧大师郑奕奏扮演“黛玉葬花”的美人图,肩扛锄头,手提花篮,似悲似怨,栩栩如生。当年,郑奕奏拿手剧目《黛玉葬花》场场爆满,国民党福建省财政厅厅长的女儿看罢演出后,竟痴迷地抱病不起,其父特备车设宴邀请郑奕奏上门做客,女儿才病情好转。为表谢意,厅长特地定制一把金锄头赠予郑奕奏,此事传为佳话。罗勉侯以此事为宣传噱头,招揽顾客,收效斐然,其经营手法应时应景,可见一斑。
  因云章百货的盛名,其旁侧有一条长80 米、宽1.5 米的巷子被命名为“云章后”。后因“章”同“昌”音近且寓意更佳,“云章后”便改名为“云昌后”,再后来又改称“云章下巷”。2006年,因拆迁改建,此巷已不复存在。
  罗勉侯把家业经营得如火如荼,在亲情面前却又呈现出包容、良善的一面。那时,罗勉侯的妻弟吴权是回春药店的掌权人。可惜此人不谙营治,又耽于游乐,挥金如土,甚至还染上了鸦片。回春药店生意一落千丈,陷入极度困难。罗勉侯恨铁不成钢,亲自登门把吴权教训、臭骂一顿后,不忍吴氏就此没落,还是心软决定进行帮扶和资助。罗氏钱庄贷款十多万元给回春药店,替其购进贵重、稀有药材以撑门面,并专派一位资深账房参与回春药店财务管理,掌控收支。吴权本人用度被严加节制,每日只能支五元零花钱。经过一番整治,回春药店确实有了“回春”迹象。不过,罗勉侯也为此承担了很大风险和压力,巨额贷款亏空甚至让钱庄根基发生动摇,一些股东对其做法产生异议和指责。罗勉侯只得咬紧牙关,奉茶致歉,耐心地进行多方安抚。
  回春药店刚有起色,却时运不济又逢战乱。日本货源如太极参、高丽参等断供或被抵制,仓库遭日机炸毁,成缸成缸的招牌高粱酒毁于熊熊烈火中,几乎断了生计。吴权深受刺激,精神失常,经常出门招来十多辆黄包车,自己坐一辆,其余都跟着他在街上疯跑,惹得行人指指点点。罗勉侯无计可施,从此不再插手回春药店事务。不过,此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每每提起便唉声叹气,深感痛惜和愧疚。
  战乱波及的不仅仅是一家回春药店,罗家产业以及整个福州商界都遭受了毁灭性动荡。

张真君祖殿
  罗勉侯分别于1919 年和1932 年两度任福州商务总会会长,任期长达十多年。1919 年,日本侵略行径让全国掀起抗日风潮。罗勉侯率领福州商会积极响应,“抵制日货,提倡国货”。福州商界爱国志士不顾个人损失,销毁手上大量倭货,并合资建“国货碑”,以示警醒。众多福州人弃用时兴的洋花布,改穿粗糙的土纱国布;放弃轻便的火柴,宁用打火石;不用洋油煤灯,改用昏黄的烛灯。
  “国货碑”后来移置南门兜大榕树下,“文革”期间下落不明,有幸寻回后,被福建博物院收藏。福州台江现今仍有“国货路”,似在记录那段历史。
  日方怒于中国抵制日货,便处心积虑制造事端。日本驻闽总领事馆捏造日商货物被截事件,在台江大桥枪杀中国群众十余人,并继续在台江汛、瀛洲道等地追击殴打学生,动用兵舰驶入闽江口耀武扬威。
  日军残虐暴行如火上浇油,再度激燃福州人们强烈的爱国愤慨。福州商务总会积极呼吁商户罢市,本地自发的罢课、集会、示威游行亦得到全国人民的声援和支持,“力救福州同胞”“血可流,福州不可丢”等口号响彻全国,震耳欲聋。经过一年时间的讨伐和抗议,终于迫使日方调换领事,公开道歉,并赔偿抚恤金。此次“台江事件”后,福建各地抵制日货运动持续高涨,甚至有些学生砍断三指、割耳,以血沥书铭志,“提倡国货,誓雪国耻”。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全国抗日情绪已呈白热化。福州商务总会快速行动,于9 月28 日召集500 家商号在抵制日货的宣誓书上签字,双杭地区各钱庄带头停止日元兑换业务。1937 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福州商务总会号召捐钱捐物,积极支援、慰问抗日军队。民族大义面前,罗勉侯等商会领袖及千千万万的普通商户,慷慨解囊,主动、踊跃地做出了应有的表率和贡献。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罗勉侯忧国忧民、知大义,很好地平衡了家与国的情怀。他把更多精力放在抗日救亡上,为军队建设、救济难民、募集捐款等到处奔波。1938 年,罗勉侯因身心俱疲、积劳成疾和郁郁寡欢,最终病逝于上海租界里。临终前,仍告诫子孙:“爱家须先爱国,爱国即以爱家。”罗勉侯积极抗日的义举得到福州社会各界的敬仰。爱国将领萨镇冰为其题写讣告,社会名士陈培锟为其撰写传略,林志纯为其写回忆录,以真挚情感、质朴文字,高度赞扬他的德行和功绩。上海和福州分别为其举行追悼会,陈培锟为其撰写的挽联如下:
小别遂山邱,何论居行关定数;
徽诚共霄汉,不因生死异交情。
  在日机的轰炸下,罗氏的众多店面、商船、商线都被摧毁得零落不堪。罗勉侯的次子罗郁坦苦苦支撑着岌岌可危的家业,但家族人多口杂、各怀心思,早已拧不成一根绳、一条心。性命尚且不能完全保全,金钱又怎能留存得住?
  家族衰败、没落,罗家各房因生活所迫,开始变卖房产,最后一道财富防线也终是决堤。公房生意中最后仅剩昇和钱庄,而这唯一的支撑因货币贬值亦在1948 年停业。罗家漫长而辉煌的商业版图就此结束。
  罗家诸多厂房、旧居,或被拆迁,或变换主人转为他途,成为民居、塑料厂等。仓山区上藤路25 号原为罗家标志性产业昇和钱庄旧址,亦消逝于滚滚现代建设洪流中。
  罗氏印记随着岁月流转不断淡化、模糊,那些繁盛过后的残壁断垣,仍会在犄角旮旯里冒出几株植物和野花,青绿和净白的细碎,虽然比不得玉兰花和三角梅的典雅、热闹,却也还散发着淡淡和畅花香。淡青天色下,知晓那段风云故事的路人,无意间经过,难免驻足片刻,轻叹唏嘘。百年多几代人拼搏的荣华兴盛,终是物非人亦非,唯有过往回忆还残留着余味……

附二:福州钱庄
  作为福州商业“金三角”的“双杭”地区,钱庄和银行历史悠久、地位重要,是福州金融业的中心。
  福州开设钱庄最早的当推罗氏家族的罗端坡和罗金城父子。罗家的先祖罗希魏,祖籍福建连城县,于清雍正年间(1723-1735)带着一把雨伞和200铜钱来海防前(今延平路)安家落户谋生。初始以“销熔”铜锭为业,后积资开店。经罗玉璋、罗桂森等几代人的艰苦创业,到罗端坡、罗金城和罗勉侯祖孙三代,罗家已发展成为福州钱庄业和商业的首富。
  罗端坡有三子,长为金城,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生于台江下杭街。金城自幼聪明好学,13岁应童子试。因父患眼疾,难以经营,乃继承父业,弃学从商。先后开设“恒和”(见图)、“升和”和“均和”三个钱庄。金城为人勤谨诚信,很受同行的信任和敬重。他还经营“罗坤记”进出口商行,购销花纱布、苎麻、烟叶、茶叶、笋竹、黄酒等南北土特产杂货;开设“恒记”木行,业务远达上海、天津、营口、大连等口岸。他自备大型木帆船“金元和”与“银元和”号运输商品;开设“允孚”和“恒孚”两家当铺;在台江、仓山两地广置房地产业。
  清光绪末年,金城初捐纳为户部郎中,后改官候选道加三品衔,又以子贵被封为荣禄大夫。他有八子一女,诸子中年后多进入仕途。他常告诫诸子,以勤政爱民为重,“汝辈不得以私废公”。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金城参与组织创立“福建商务总会”,为第二任总理。他又是清政府度支部币制局顾问,南洋劝业会会长。
  金城身体力行,热心公益事业。台江万商云集,同业子女入城就学诸多不便。他与同行商议集资筹建商立小学堂,自任董事长;民国初年,他又捐款5000银元给福州青年会建会馆。晚年,金城独资筹建“罗氏家祠”,编写《罗氏宗谱》。1915年溘然长逝。享年73岁。
  罗勉侯是金城的第七子,生于清同治七年(1868年)。罗家祖业除“恒和”和“罗坤记”由其两兄分别经营管理外,余下统由勉侯负责。他还创办“云章”百货行、“永春”锯木行和“建春”茶行等,业绩颇佳。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发行“台伏票”。他倡议钱庄业同仁建立“行枰制度”和“钱商研究所”,并组织“福州金融维持会”等,在福州金融界和商界卓有建树,威望很高。1919年和1932年两度出任福州总商会主席、福州商会会长。勉侯爱国抗日,组织和推动商界人士声援和支持“五四”运动;在“台江事件”中,他以商会的名义发动商户罢市,声讨日本驻福州领事策划殴打福州市民和日舰入侵闽江口的挑衅;他积极参加“提倡国货,抵制日货”的斗争,实为商界的楷模;1922年复办福州总商会商立小学(1931年改称“福商小学”);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他组织商户疏散物资,慰问抗日军队等。翌年病逝于上海,寿71岁。
  在福州开设钱庄最早的除罗氏家族外,还有闽北人在下杭街开设的“奭余”钱庄,暗示有200万元的雄厚资产。不久,崇安人朱积斋也在下杭路开设“裕大”钱庄,号称“朱百万”,都有一定的实力。清末民初,钱庄业兴盛时在福州达一百多家,并开展沪、港业务代理。1927年是钱庄业的黄金时代,下杭街的罗恒和、祥康、瑞泰和上杭街的泉裕、隆慎、宗吉、原坤、恒余、新隆等十多家较为著名。
  自1927年国民党当局废止“台伏票”、限制大洋票发行额后,三十多家钱庄相继歇业。1934年,中央各银行在福州设立分支机构,限制钱庄的经营活动。翌年,国民党政府发行“法币”,限令终止大洋票流通,各钱庄多处于歇业状态。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加强对私营钱庄的管理,加上1947年的恶性通货膨胀,翌年,福州钱庄业全部停业。盛极一时的钱庄业从此销声匿迹。

相关链接:福建电视台综合频道聚焦“罗家”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9205
日期:2011/4/27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湖南新化洋溪罗氏云飞公系
下一篇:广东云浮茶洞罗氏守廉、守忠公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