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四川提督罗思举传奇

四川提督罗思举传奇

  罗思举(1764~1840),号天鹏,字子江,四川东乡(今宣汉县)人,生于清乾隆二十九年五月初八,父亲罗文才(按:曾祖父瑨,祖父儒选),母亲符氏,兄弟多人,排行老二。农家出身,是所谓自幼不拘小节的人。参加会党,做过盗贼,后来带领乡勇参与对白莲教徒的战争,屡立奇功,位至提督大员。(右图:罗思举故居)
  他在晚年于道光十八年(1838)的湖北提督署中写作年谱——《罗壮勇公年谱》,两年后逝世。有些人写年谱为自家评功摆好,隐瞒丑事,而罗氏则直言不讳,在年谱里如实记述了生平:
  八岁入学,能背诵而不认字,受到老师责备,就设法捉弄老师和同学,老师为此数说他:“小小年纪,作孽出人意外,后来成人,如学好定显亲扬名,如不学好,必至披枷带锁。”乾隆四十三年(1778)东乡大早,次年凶荒。民谣:“戊戌年前起,烂田干透底。甑蓖问筲箕,何曾见颗米。”16岁的罗氏带着幼弟逃荒到太平,种地采樵,恰有川北总兵到那里阅兵,他因自己贫穷,心怀不平,偷拿营中铜盆换米。17岁时认为打柴没有出头的日子,读书又不成,于是到终南山跟随道人学了两年武艺。辞别师傅返回,途中与巨一品等人结拜义兄弟,讲究劫富济贫,巨一品赌博,赢了茧商银两,茧商谎报遇盗,捕役追拿,罗氏等拒捕伤人。
  21岁返回东乡,其伯父、三叔见其不法,设计烧屋,诬赖其父子,虽经审讯得实,但在家乡无趣,父子遂迁居陕西定远厅。次年外出访友,见乡约强娶寡妇为妾,抱打不平,送还孀妇;见人卖女惨状,助银赎回完聚;又看到债主逼债剥人衣服,遂代为还钱;遇到朋友缺少路费,乃抢人银钱相助,及至得知被抢人之父正在监狱,就将钱还给人家。又返回故乡,其三叔把他活埋,幸而土松挣扎爬出,但被官方捕获,不久越狱逃亡,顺路盗窃,众族人怕受牵连,联名告他。于是东乡的盗窃案都安在他的头上,将其父兄拘拿,他遂投案,换出父兄,在狱监禁两年。乃叔见他不死,贿买狱卒,断其饮食,奄奄待毙,以为已死,拉出掩埋,夜间苏醒过来,捡了一条命。
  24岁时,乃叔又告他,重新演出上一幕。
  29岁时,发生一客商被抢5000两银子的大案,人们想当然地以为他是盗首,四路缉拿。他的结盟大爷为得赏银,把他的住所报告官方,并将他灌醉捉拿,严刑折磨,引起失主同情,要求撤讼,知县赦放他人,惟独拘留他。一年后换了个狱卒,心狠手辣地迫害他,罗氏乃说,你不收拾我,我还在监里,如若加害,我就逃走,狱卒恃牢房坚固不怕,而他竟然越狱。行至湖北老河口,一店铺柜上放置50两银子一锭,说若有噜(一种下层民间组织)里的人能拿走,再送他一锭,罗乃用偷梁换柱的办法把银锭弄到手。在河南、山东交界处捉弄下江客商,偷拿茶馆名贵茶碗,诸如此类,与少时的恶作剧差不多。到陕西独河霸除掉开赌局、放重利的恶棍包谷大王和平山王;在巴州金华石,惩治专偷耕牛的恶霸斜牵王,将牛散放给失主;到贵州大丫山,除掉拦劫行商客旅的冷气王,将他们的银子千余两、制钱千余串分给附近穷人;行到荆州浅滩河,戕毙困山王;受人邀请,到洞庭湖击毙专在湖面杀人劫财的船户。
  乾隆五十八年(1793),到河南卫辉,杀死卖良为娼的人,放出妇女三十余人,并各给银两。听说各州县捕役荼毒百姓,乃访查各地恶捕姓名住址,夜晚将他们暗行处置,认为这是行好事。以此惹怒官府,严行缉拿,幸遇道人救助,重上终南山躲避一年。下山来,适值嘉庆初元,白莲教四处起兵,罗氏改变对清朝态度,决心“出力报效,以扬名天下”,遂往教军最多的四川。他的族人罗崇等业已组织团练与教军对垒,他入伙教练团丁拳棒。白莲教王三槐部来攻,罗氏前往侦察,假言敌少,骗得众人一鼓作气,打了胜仗。但是大家说他冒险,不愿和他合伙,而罗崇等冒功,得顶戴之赏,经人说明原委,罗氏被收为乡勇。适有王三槐一部驻扎东乡的丰城,当地人出赏银5000两以拔除该部。罗氏这时不想要钱,而要出名,遂约能“飞檐走壁”的同伙三十余人,携带火药潜入敌营。他人皆胆怯退去,他乃只身焚烧敌军营盘,获得大胜。又有人冒功,迨后被总督英善查知,罗氏被赏予七品顶戴,从此声名在四川全境传播。
  罗氏此后的事迹,在其自订年谱里都有较详细的叙述,如若这里不厌其烦地转述,则太费篇幅,还是以从略为好。
  总之,他转战四川、陕西、湖南,屡立大功。先后任贵州、四川、云南、湖北提督,赏戴双眼花翎,给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他就这样在年谱里写自家的经历,对青少年时代的不光彩行为,毫不掩饰,和盘托了出来,实乃奇特之人。

附:《清史稿·列传一百三十四 罗思举》
  罗思举,字天鹏,四川东乡人。少有胆略,蹻捷,逾屋如飞。贫困,为盗秦、豫、川、楚间。结客报仇,数杀不义者。遭厄,幸不死,久之自悔。教匪起,充乡勇,誓杀贼立功名。
  王三槐踞东乡丰城为巢,众数万,官军莫敢击,出掠罗家坝,团勇不习战。思举见贼前锋数百,诡呼曰:“数十人耳!”众气倍,击走之。游击罗定国使侦丰城,还报:“请率死士夜捣之,官兵外应,可一举灭。”定国以为狂。思举愤,独携火药往,乘烈风燔之。贼黑夜相蹂杀,走巅岩,踣死无算,遂奔南坝场。是役,一夫走贼数万,声震川东,总督英善给七品军功,隶副都统佛住。川贼以罗其清、冉文俦、徐天德、王三槐为最强,徐、王二贼合窥东乡。思举请佛住严备,勿听。乃为知县刘清说其清降,知其诈,驰归,则贼已陷东乡,戕佛住,清亦拔营去。时嘉庆二年正月也。调苗疆凯旋兵犹未至,总兵索费音阿率甘肃兵来援,用思举策,扎营大团堡,开壕树栅,埋火药,诱贼入,轰之,遂夺金峨寺贼巢,复东乡。贼窜重石子、香炉坪,德楞泰、明亮并以兵会,思举请仍如破丰城事,德楞泰壮之。只身夜入贼营,会大雨,火药不燃,贼觉,惧而遁。自是常将乡勇,分路为奇兵,与官军犄角,或为前锋,歼孙士凤於净土庵,又败贼於峨城山,皆以火攻劫营获捷。
  时川贼与襄阳贼齐王氏等合,云阳教党亦起应。获谍,知王三槐将赴陈家山,即假所获贼旗,夜驰往,声言白号贼至,贼下山迎,悉诱歼之,擒贼首高名贵,其党张长庚觉而奔,追斩甚众,擢千总。三年,总督勒保诱擒三槐,其党冷天禄踞安乐坪,环攻不下;召思举往,夜率死士焚其巢。将明,殿旅出,大呼曰:“我丰城劫寨罗思举也!”贼胆落,溃围走。思举战绩至是始上闻,擢守备。
  德楞泰围罗其清等於箕山,复召思举问计。思举相地势,曰:“贼各隘皆垒石守,惟山后悬削数十丈,必恃险乏备。若官军攻於前,使不暇他顾;我率勇敢者梯而上,可捣也。”如其言,夹击,大破之,馀贼四逸。思举料其必走方山坪,率乡勇先往,伏坪后,越数日,贼为官军追击,果至,擒斩几尽,遂获其清。四年,其清馀党踞东乡四季坪,从提督七十五破之。秋,败贼巴州豆真坡,又援田朝贵於铁炉山。五年春,德楞泰剿冉天元於川西,檄思举率乡勇三千赴军。战青龙口,贼踞山险,选精锐九十人夜薄贼巢,破之。贼分趋农安,将入陕,思举献计,请致书额勒登保,约守阳平关,易装潜入贼卡,杀二贼,众追捕,乃弃所★K7书逸出。贼果不敢前,回窜江油。思举先驱深入,伏起,奋斗,而贼以挡牌御矢铳,困德楞泰於马蹄冈;急趋救,使乡勇人取石乱击,毁挡牌。会冉天元马蹶就擒,贼瓦解。假贼旗追逐馀匪,斩雷士玉。攻鲜大川於天寨子,山险不能上,德楞泰遣箭手五百助之,令伏岩下,先以乡勇诱贼,俟擂石且尽,仰射,箭落如雨,贼退避,遂克之,思举手擒贼六十馀人。德楞泰诃其轻生,声色俱厉;思举跪谢,良久出,则冠上已换花翎,由是深感德楞泰,乐为尽力。
  寻从勒保防嘉陵江,七十五以桂涵新败,调思举代领所部乡勇,擢都司。六年,歼张世龙於铁溪河,击援贼陈天奇,阵斩之,赐号苏勒芳阿巴图鲁,擢游击。自是转战老林,饷不时至,煮马鞯,啗贼肉以追贼。七十五卞急,屡为贼所窘,辄赖思举援救得捷。既而七十五坐事逮,德楞泰攻苟文明於瓦山溪,贼踞楠木坪,三战不克。召思举率乡勇至,皆衣狗皮,蹑草履,人笑为匄兵,夜越后山伏,一战破之,歼苟明献、苟文举。众诧曰:“匄兵破贼矣!”始补给饷,制衣履,擢参将。七年,迭败庹向瑶於风硐子、万古楼,破齐国点於通江,歼张天伦、魏学盛於巴州。秋,击刘朝选於仙女溪,遁鞋底山,擒之。又偕罗声皋擒张简、罗道荣於巴州。冬,唐明万窜大宁,追至石柱坪,贼方食,奋击,大溃,擒明万。仁宗以明万剧贼久稽诛,特诏嘉赉。诸贼渐就歼除,搜捕南山馀孽,两年始清,擢太平协副将。十年,德楞泰剿宁陕叛兵,檄思举赴军,寻就抚,尽释归伍。思举曰:“兵变,杀将陷城破官军,乱无大於此者。反赏,是劝叛也!何以惩后?请诛首逆,以申国法。”诸将不可。后川、陕兵果数叛。十一年,思举攻西乡叛兵,斩首逆於阵,风稍息。署川北镇,擢凉州镇总兵,未之任,调重庆镇。
  二十年,中瞻对番酋洛布七力叛,夹河筑碉。总兵罗声皋不能克,许其降,以专擅遣戍。命思举进剿,克四砦,洛布七力就歼,请分其地以赏上下瞻对诸出力头目,事乃定。道光元年,擢贵州提督,历四川、云南、湖北提督。
  十二年,湖南江华锦田寨瑶赵金龙为乱,与长宁赵福才纠合九冲瑶肆掠,提督海凌阿战死,势益炽。诏总督卢坤偕思举讨之,至永州,议遏贼南窜,断其西道州、零陵、祁阳山径,进兵兜击。於是驱诸瑶出山,皆东窜常宁洋泉镇,檄各路进逼合围,四月,大破之,金龙中枪死,擒其妻子及死党数十,赐双眼花翎,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时命尚书禧恩督师,未至军,先三日奏捷。禧恩方贵宠用事,怒其不待,盛气陵之。思举曰:“诸公贵人多顾忌。思举一无赖,受国厚恩至提督,惟以死报,不知其他!”禧恩无如何,则诘金龙死状虚实,思举获其尸及所佩印、剑、木偶为证,乃止。二十年,卒於官,赐太子太保,谥壮勇。子本镇,袭世职。
  思举既贵,尝与人言少时事,不少讳。檄川、陕、湖北各州县云:“所捕盗罗思举,今为国宣劳,可销案矣。”再入觐,仁宗问:“何省兵精?”曰:“将良兵自精。”宣宗问:“赏罚何由明?”曰:“进一步,赏;退一步,罚。”皆称旨。晚年自述年谱。川中殄诸剧寇,多赖其力,功为人掩,军中与二杨并称。杨芳於诸将少许可,独至思举,以为“烈丈夫”。尝酒酣袒身示人,战创斑斑,为父母刲股痕凡七,其忠孝盖出天性云。

相关链接:罗思举和成都文殊院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中华网
阅读:8483
日期:2005/9/2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杨虎城结发妻子罗佩兰
下一篇:《中华罗氏通谱》内刊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