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中华百体文选》摘抄

《中华百体文选》摘抄

罗伦   罗大经   罗烨   罗文俊

罗 伦

  罗伦(1431-1478)明朝文学家,字彝正,别号一峰,江西永丰(湖西罗氏)人。家贫好学,樵牧携书,讽诵不辍。成化丙戌(二年 1466 )进士,廷试对策万言,直斥时弊,擢第一,授修撰。以疏劾大学士李贤,谪福建市舶司提举,贤死,复官,改南京供职。居二年,引疾归。退居金牛山,授徒讲学以终。嘉靖初,追謚文毅。学者称一峰先生。罗伦与陈献章友善,称为石交,其文形刚毅之气,诗亦磊砢不凡。著有《一峰集》。

三月无君则吊 (四节)

  【题解】 (略)
  大贤两明君子之仕,惟欲尽孝,以行礼也。盖君子者奉先思孝而事君尽礼者也。失位则废祭,舍贽则非礼矣,安得而不急仕哉?且夫君子之行于国也,班禄以奉祀,则尽忠即所以尽孝也;传贽以为臣,则行道即所以行礼也。此证诸古传而有征,观诸孔子而益信矣。何周霄乃于无君则吊之言,而疑其急焉,是徒知其以失位为急,而未知其以祭为忧也。故孟子即诸侯之事以辨之,盖诸侯失国与士之失位,其心一也。使诸侯而可以无祭,士之无君固不足吊矣。由礼观之则亲耕亲蚕,皆所以为祭祀之奉。而不洁不修终无以遂其孝,享之诚此诸侯之国家所以不可失也。今士而失位,则圭田不锡于王朝,而祀典不修于家庙,不惟无以备其物而亦不敢安其心矣。然则吊其三月无君者,所以吊其一时之废祭也,而岂以失位为急哉?夫知其无君之足吊,则所以求得乎君者不容己也。霄又以出疆载贽之言而明其故焉,则徒欲抱道而处,而不知其当载道而出矣。故孟子以农夫之事以明之,盖士之立于朝,与农夫耕于野其道同也。使农夫舍耒耜,士之出疆亦可不载贽矣。由今观之,则出作入息固不于出疆之劳,而于耜举趾未始废其耕耨之具,此农夫之耒耜所以不容舍也,若士而无贽,则始进之礼既失,而相遇之机已疏非直无以见其君,而终无以行吾道矣。然则载贽于出疆之日者,将以利见于适国之初也,而肯以礼自待也哉?要之无君则吊者,固所以尽奉先之孝也。苟君不我礼,则宁废祭而不敢废道矣;出疆载贽(原文为质)者,固可以行见君之礼也,苟道不可行,则宁失其礼,而不敢失其身矣。周霄其知之乎?

鼠年孟冬  永州先骥摘抄于《中华百体文选》第十四卷85页000000

罗大经

  罗大经(生卒不详)字景纶,庐陵人(竹溪桃林)人,南宋学者。宋宁宗嘉定时(1208-1224)太学生,理宗宝庆二年(丙戌1226)进士,曾任容州(今广西容县)曹掾。学识广博,著有《易经.》十卷,《鹤林玉露》十六卷。《鹤林玉露》为作者杂记读书所得。书中多摘录道家之语间有评论诗文之作,详于议论,略于考证。对南宋时政之弊,秦桧弄权多有评议,对当时尖锐的社会矛盾多有揭露。有《丛书集成初编》一本。

鹤林玉露 (一篇)

蓬伯玉暗行不废礼


  【题解】 此文选自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十。蓬伯玉是春秋时期卫国大夫。文中以伯玉夜过公门自觉下车的故事,颂扬了忠君敬主者“不以暗昧废礼”的品格。
  卫灵公与夫人夜坐,问车声辚辚,至阙而止,过阙复有声。公问夫(原文为妇)人曰:“知此为谁?”夫人曰:“此蓬伯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妾(原文为妄)闻礼下公门式马路,所以广敬也。夫忠臣与孝子,不为昭昭信节,不为冥冥堕行。蓬伯玉,卫之贤臣也,仁而有智,敬于事上,此其人必不以暗行废礼,是以知之。”公使人视之,果伯玉也。

鼠年孟冬月  永州先骥摘抄于《中华百体文选》第十一卷324页000000

  (2008年11月24日电邮稿)

罗 烨

  罗烨,事迹无考,南宋庐陵(今江西吉水)人。所著《醉翁谈录》共十集二十卷,分二十三类。是杂记和传奇小说兼有的笔记。杂集多为收寻宋话本内容而成,其中的传奇小说,多为转述旧闻和摘录前人的作品,少数篇章间有可取。为研究古代小说,保存了重要的资料。

醉翁谈录·舌耕叙引

  【题解】
  《醉翁谈录·舌耕引子》的[小说引子]与[小说开辟],比较全面的总结了话本创作经验,在我国小说理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作者对通俗小说的特点,作了比较全面的分析概括。他认为话本可以广泛的反映“上世”与近世的社会生活“所业历历可书,其事班班可纪”其情节结构,艺术布局与虚实相间,浓淡得当;其形式是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其功能是褒贬劝惩,“秤评天下浅和深。”
  罗烨在评论话本的社会作用时,不仅一般地认为小说有教育作用和认识作用,而且进一步指出的社会作用不同于其他文学样式,小说是通过其自身的特点,所产生的艺术感染力来实现社会作用的。它不是抽象的劝诫,不是空洞的高论,也不是模糊的形象,简单的画面,而是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塑造,是人物言论、行为事迹的描摹,是人物情感的表现。作者如此强调小说的艺术感染力,可以说是中国小说理论批坪史上一种进步。另外,罗烨对话本小说的分类虽然还是从题材上着眼,但比起前人来更为明确,再加上列出具体篇名就显得更有说服力,更为后人所重视。
  《醉翁谈录·舌耕叙引》在论述小说时尽管还不够系统化、理论化,但它却是对以往小说创作的经验的一次总结,是在小说实践的基础上所形成的理论观点,它代表了中国宋元以前小说理论批评的高度。
  [小说引子]

静坐闲窗对短檠,曾将往事广搜寻,也随流水高山句,也赋阳春白雪吟;
世上是非难入耳,人间名利不关心,编成风月三千卷,散与知音论古今。

  ……小说者流,出于机戒之官,遂分百官记录之司。由是有说者纵横四海,驰骋百家。以上古隐奥之文章,为今日分明之议论。或名演史,或谓合生,或称舌耕,或作挑闪(挑tiao闪:即“把你引诱来,又把你抛开”即今说书人的“卖关子”)皆有所据,不敢谬言。言其世之贤者可为师,排其近世之愚者可为戒。言非无根听之有益。
  ……
  太极既分,阴阳已定,书契已成河洛。(《易·系辞上》“河出图,洛出书”谓伏羲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均为天授神物。)皇王肇判古初。圆而高者为天,方而厚者为地。其人禀五行之气为万物之灵。气化形成,道与之貌。形乃分于妍丑,名遂列于尊卑。由是有君有臣,从此论将论相,或争机而夺位,或诛暴以胜残。间有图名而侥一旦尺寸之功,又有报国而建万世长久之策。遂制舟车兵革,俾陈弓矢干戈,始因战诼鹿之蚩尤,备见殛羽山帝鲧。画相之形已玩,结绳之政不施,世态纷更,民心机巧。须赖君王相神武,虚安中外以和平。所业历历可书,其事班班可纪。乃见典坟道蕴,经籍旨深。试将便眼之流传,略为从头而瑒演。得其兴废,谨按史书;夸此功名,总依故事。
  诗曰:

破尽诗书泣鬼神,发扬义士显忠臣,试开戛玉敲金口,说与东西南北人。

  又诗:

春浓花艳佳人胆,月黑风寒壮士心。讲论只凭三寸舌,秤评天下浅和深。

  【小说开辟】
  夫小说者,虽为末学,尤务多闻。非庸常浅识之流,有博览该通之理。幼识《太平广记》,长攻历代史书。烟粉奇传,素蕴胸次之间;风月须知,只在唇吻之上。《夷坚志》无有不览,《琇莹集》所载皆通。动哨、中哨,莫非《东山笑林.》;引倬、底倬,须还《绿窗新话》。论才词有欧、苏、黄、陈佳句;说古诗是李、杜、韩、柳篇章。举断横按,师表规模。靠敷演令看官清耳。只凭三寸舌,褒贬是非;略团(?此字左边似乎有一小口)万余言,讲论古今。说收拾寻常有百万套,谈话头动辄是数千回。说重门不掩底相思,谈闺阁难藏底密恨。辨草木山川之物类,分州军县镇之程途。讲历代年载废兴,记岁月英雄文武。有灵怪、烟粉、传奇、公案,兼朴刀、杆棒、妖术、神仙。自然使席上风生,不枉教座间星拱。说《杨元子》、《汀州记》《崔智韬》、《李达道》、《红蜘蛛》、《铁瓮儿》、《水月仙》、《大槐王》、《妮子记》《铁车记》、《葫芦花》、《人虎传》、《太平战》、《芭蕉扇》、《八怪国》、《无鬼论》,此乃灵怪之门庭。言《推车鬼》、《灰骨匣》、《呼猿洞》、《闹室录》、《燕子楼》、《贺小师》、《杨舜俞》、《青脚狼》、《错还魂》、《侧金盏》、《刁六十》、《斗车兵》、《钱塘佳梦》、《锦庄春游》、《柳参军》、《牛渚亭》、,此乃烟粉之总龟。论《莺莺传》、《爱爱词》、《张康题壁》、《钱榆骂海》、《鸳鸯灯》、《夜游湖》、《紫香囊》、《徐都尉》、《惠娘魂》、《王魁负心》、《桃叶渡》、《牡丹亭》、《花萼楼》、《章台柳》、《卓文君》、《李亚仙》、《崔护觅水》、《唐辅采莲》、此乃为(?)之传奇。言《石头孙立》、《姜女寻夫》、《优小十》、《驴垜儿》、《火烧灯》、《商氏女》、《三现身》、《火杴笼》、《八角井》、《药巴子》、《独行虎》、《铁秤槌》、《河沙院》、《戴嗣宗》、《大朝国寺》、《圣手二郎》,此乃谓之公案。论这《大虎头》、《李从吉》、《杨令公》《十条龙》、《青面兽》、《季铁铃》、《陶铁僧》、《赖五郎》、《圣人虎》、《王沙马海》、《燕四马八》,此乃朴刀局段。言这《花和尚》、《武行者》、《飞龙记》、《梅大郎》、《斗刀楼》、《拦路虎》、《高拔钉》《徐京落章》、《五郎为僧》、《王温上边》、《狄昭认父》、此为杆棒之序头。论《种搜神记》、《月井文》、《金光洞》、《竹叶舟》、《黄梁梦》、《粉盒儿》、《马谏议》、《许岩》、《四仙斗怪》、《谢溏落海》、此是神仙之套数。言《西山聂隐娘》、《村邻亲》、《严师道》、《千圣姑》、《皮箧袋》、《骊山老母》、《贝州王则》、《红线盗印》、《丑女报恩》、之乃妖术之事端。也说黄巢拨乱天下,也说赵京激恼京师。说征战有刘项争雄,论计谋有孙庞斗智。新话说张、韩、刘、岳;史书讲晋、宋、齐、梁。《三国志》诸葛亮奇材;收西夏说狄青大略。说国贼怀奸从佞,遣羽夫等辈生嗔;说忠臣负屈含冤,铁心肠也须泪下。讲鬼怪令羽士心寒胆战;论闺怨遣佳人绿惨红愁。说人头厮挺,令羽士快心;言两阵对圆,使雄夫壮志。说吕相青云得路,遣才人着意群书;演霜林白日升天,教隐士如初学道。噇发迹话,使寒门发愤;讲负心底,令奸汉包羞。讲论处不僀搭,不絮烦;敷演处有规模,有收拾。冷淡处提掇得有家数,热闹处敷演得越久长。曰得词,念得诗,说得话,使得砌,言无讹舛,遣高士善口赞扬;事有源流,使才人怡神嗟呀。
  诗曰:

小说纷纷皆有之,须凭实学是根基。开天辟地通经史,博古明今历传奇。
蕴藏满怀风与月,吐谈万卷曲与诗。辨论妖怪精灵话,分别神仙达士机。
涉案枪刀并铁骑,闺情云雨共偷期。世间多少无穷事,历历从头说细微。

永州先骥摘抄于《中华百体文选》第九卷 68-70页000000
戊子孟冬下浣之吉000000000000000000

  (合并2008年11月28日电邮稿)

醉翁谈录·因兄妹得成夫妇

  【题解】
  此文选自宋罗烨《醉翁谈录》。高氏子欲娶姚家女为妻,因姚家女生病,她家以其挛生弟男伴女装应之。月余,其弟与伴宿女成奸已久,为恐张扬,败坏门风,高、姚二家兄妹双双成婚。演出了一场娶嫁奇会的喜剧。本故事后世流传甚广,冯梦龙据此故事,改写成“乔太守乱点鸳鸯谱”,收入《醒世恒言》。
  广东姚三郎家,以机杼为业。其妻双生一男一女,女居长,状貌无别。其男名宜孙,女名养姑,少时为高客子高太议亲。过聘后,女因春游,太适见之,乃起慕妻之心。
  时太年已十七矣。欲娶(原文为取)其妻。以女年纪未及为辞。太因成病,高使媒者来曰:“高郎甚危,恐因思成病,权欲娶妇归,以满其意,贵得病愈。”姚与约曰:“彼既有病,而欲娶妻,是速其死。如欲毕亲,此断不可,但欲取归,见面而慰安之,此亦从便。”议既定,密与其妻谋曰:“不若权以养姑服饰,装束宜孙归之,少慰其家,但丁宁勿与归房”。
  及行时,宜孙年方十五,宛然与女子无异。及到其家,入其高郎于其父母之房。时高郎羸甚,其家乃置养姑于它房,以其室女伴之。经月余,高郎病愈。夫岂知养姑之来,乃宜孙假为之也。与其伴宿之女,所为不善久矣。
  姚恐事觉,乃促其归,其子依依不思离矣。及败露,高欲兴讼,众谓曰:“若到官,彼此有罪,则不若用交亲为上。”高客思之,不欲坏其女,于是从之。时人为之语曰:“弟以姊而得妇,妹以兄而获夫。打合就鸳鸯一对,分明归男女两途。好个风流伴侣,还它终久欢娱。”后遂成亲,二家修好,释然如初矣。

永州先骥摘抄于《中华百体文选》第十一卷 316 页000000
鼠年仲冬上浣之吉000000000000000000

  (合并2008年11月29日电邮稿)

罗文俊

  罗文俊,生平事迹不详。

游岳麓记

  【题解】这是一篇记叙作者岳麓山之游的文章,信笔写来,自成特点。文章先渲染了作者浓厚的游兴,随即描绘了游历岳麓山的情景。作者将叙述、描写、抒情熔于一炉,手法灵活,文笔生动,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此文不是寓情于物。而是由物生情,情随境迁,由种种不同的景物引发种种不同的情思,率真自然,无拘束之感。
  忆己未秋游恒岳,自浑源州南入,可二十里至山足。其间有所谓悬空寺者,峭壁百丈,寺悬其中,观之令人惊心骇目。时秋将半,败草黄沙,塞雁哀鸣,边城景色,莽苍弥望。路委折不甚陡峻,骑行可至山腰。过此则拾级而登。土人指十景相告,因与同游诸子拈韵赋诗。及至顶,谒岳帝。日正中天,秋阳暴烈,俯视山下,则己黑云密布,大雨忽作,雷声殷殷,所在足下。噫嘻,岂不一大观也哉!
  夫恒岳远在边塞之外,去家五千余里,不惮跋涉而游。衡岳,楚之望,距家乡未甚辽远,乃生三十年而不能一至。岂洞庭之险,反胜于太行、雁门邪?丁卯春,买舟而南,行三十里,即阻石尤,八日始抵岳阳。因叹舟楫不如车马可计程而至也。泊舟湖畔,忽遇顺风,一日夜抵星沙。惊风巨浪,瞬息百里。数日郁困,一旦舒放,固不必登岳而始爽然也。
  南岳在衡山县,去星沙尚三百余里,卒然不能至。而岳麓近在湘西,即南岳七十二峰之一。盖衡山绵亘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云。同学王子孟卿先至山中,作诗招我,乃为雨阻,不即游。
  暮春一日,棹扁舟,绕桔洲而西,洲横江心,每春夏水涨,不能没,与波上下,盖昔人所谓地肺焉。抵岸,芳草迎风,鲜花映日,隔江所望岳麓寺者,反杳然不可见。循山径迤逦而行,四无人声,唯闻百鸟和鸣,令人作桃源想。数折至道林寺。寺门窈窕,唐人游览赋诗,必与岳麓并称,观其宏敞幽邃,自是一清静佛地也。
  又行里许,至书院。规模壮阔,丹雘炳焕,书声朗朗彻院外。嗟嗟,逆氛扇虐而后,湖湘人士残弊已极。今乃登衽席而诵诗书,又安可不思春风之所自来邪!隔书院为学宫,内塑先圣暨四贤像,恭敬展拜而出。李邕碑剥落漶漫,剔苔藓可读。望道乡台,不能不生迁谪之感,而羡清风高节之可传,且叹山僧之贤于温益万万也。
  从此登山,羊肠逶蛇。扶童子喘息甚。昔人济胜之具真不可少。路旁有舍利塔。相传昔名僧以舍利一撮付隋文帝,后分五十三处建塔藏之。岳麓其一也。然阴晦无宝光,心窃疑焉。或谓人为盗去,谅亦不谬。入寺,憩虎岑堂。山僧煮敬茗清谈,烧笋侑脱粟,饱食一过,清芬可入。泉声自窗外至,如乐如诉,如琴韵,如箫声,悦耳怡心,真觉红尘之扰攘可憎也。
  日既午,同王子诣山顶,扪萝攀藤,松花竹粉,掩映襟带间。既至,纵日一视,诸峰罗列,真如儿孙远迩之间。延野绿而混天碧,柳子之言,洵非欺我。禹碑远在前山,路崎岖,恐日暮不能到,亦斯游之一憾也。南望山光隐隐,层峦叠嶂,杳无尽处,祝融、紫盖诸峰,想在烟霭间,顾不知何日始慰观临之愿,亦如恒岳之登峰造巅耳。
  抵暮,寻旧路归。鹧鸪声朗然可听,林间白鹇,忽隐忽现。时值朔日,尚无新月可观,因想三五之夕,据岗长啸,松声响应,清景又当倍增。归寺宿僧房。万壑松涛,翻然到枕。谓五子曰:“昔游北岳时,同人五六辈,今八九年间,散如晨星,或仕或处,或且志于富贵,视故人如敝屣,今吾与子,数年之后,车笠之情,又安可保邪?王子谓是安足道,请听梵呗皆知梦幻,富贵乎何有?功名乎何有?即此游亦何有哉?”

永州先骥鼠年仲冬摘抄于《中华百体文选》第十卷“杂记小品”357-358页000000


  先骥补文俊生平:
  罗文俊,广东南海罗园乡人。道光癸未(三年 1823 )科探花,(一说为壬午恩科探花,未审孰是。)初授翰林编修 ,左春坊左庶子。历官左付都御史,兵部侍郎,调工部侍郎。为官刚正不阿,高风亮节,称颂一时。
  (合并2008年12月1日电邮稿)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6444
日期:2008/11/25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2008首届广西桂林罗氏宗亲联谊会邀请函
下一篇: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罗华庆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