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旧文新读之三]为讲政治说“政治”

为讲政治说“政治”

            罗 良 富

  【补记】本文写于1996年,1997年一月获重庆市政研会一等奖。但由于普遍存在的“谈政色变”,至今没有得到公开发表。其实这是一篇很“规矩”的文章,既无高深理论,也无偏激言辞,只不过讲的是不合“潮流”的真话罢了。普通群众还可以理解,任何执政党的党员不愿讲如何执好政的话,不爱听如何执好政的话,都是政治上的胡涂虫,可见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要求全体共产党员“增强执政意识”有多强的针对性。

  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以来,中央一再强调要讲政治。但什么是政治?由于这些年来,在认识论和逻辑方法方面的偏差,一直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导致了实践中社会主义政治的实际淡化和思想政治工作的削弱。因此,有必要首先从理论方面把不同层面上的“是什么”问题理清楚,才有可能把政治真正讲起来。

  一,政治的本质是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

  什么是政治?最权威、最为人们熟悉的是列宁“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的定义。不过,这里的“经济”主要是经济基础的经济而不是经济工作的经济。也就是说,政治是生产关系总和的经济基础的集中表现,是社会的上层建筑,本质是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因此,列宁同时说:“从政治上看问题,意思是说:如果对待工会的态度不正确,就会使苏维埃政权灭亡,使无产阶级专政灭亡。”
  一般辞书对“政治”的解释则是“阶级、政党、社会团体、社会势力和个人在国内及国际方面的政策和活动”。这些活动,毛泽东明白地说:“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可见,在马克思经典作家那里,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都是政治的核心问题,政治是阶级之“治”,政权之“治”。因而列宁强调:“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最起码的常识。”按照这个理论,我们现在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原本意义上的政治,就是江泽民讲的政治方向,政治立场。
  明确政治的本质十分重要。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最终解决;在我国,社会主义才处于初级阶段,资本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至少还要搞二十年。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在这整个过程中,面对现实,我们还不能淡化执政意识,淡化阶级之治、政权之治意义上的政治。如果缺乏政治敏锐性,缺乏政治辨别力,仅仅埋头具体事务,不从政治上观察形势,考虑问题,甚至忘记了巩固发展社会主义这个政治大目标,对姓“社”姓“资”的问题不闻不问,对西方敌对势力的“西化”“分化”阴谋盲然置之,对李登辉的分裂行径听之任之,中国就有重道前苏联覆辙的可能,不要说现代化建设不容易发展起来,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资本主义的附庸国。因此,邓小平同志强调:“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对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江泽民同志说:“我们讲的政治,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概括起来就是“四项基本原则”。首先是社会主义道路,同时依靠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这就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社会主义的政治,对此无须闪烁其词。我们搞现代化建设,改革开放,发展生产力,是为了什么?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发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为共产主义创造物质基础。这才是我们要讲的政治的本质,这才是强调讲政治的根本意义所在。

  二,“最大的政治”是个历史范畴和相对概念

  政治是一个大系统,即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斗争是多方面的,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科学、文化......等等子系统或者战线及其相应的任务。虽然这些子系统都是政治的组成部分,但在不同时期,其地位和作用是各不相同的,其中必有一个居于主导地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这就是“最大的政治”。
  任何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斗争都是一个历史的过程,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中心任务,也就有着不同的最大政治。无产阶级在由被压迫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之前,夺权斗争是第一位的任务,因而,“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不论是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在这个时候,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就是“纲”,就是最大的政治。夺取政权以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成为无产阶级政治的核心。在这个新的历史任务中,列宁说:“劳动生产率始终是新社会制度巩固和发展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邓小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的任务很多,但根本的任务是发展生产力,我们当前及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的主要任务就是搞现代化建设。因此,“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政治”。而现代化建设“最主要的是搞经济建设,发展国民经济,发展社会生产力。”,从这个意义上讲,说经济建设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也无不可。
  “当前最大的政治”这个著名论断有着十分深刻而丰富的内涵,在主词“政治”之前加了两个定语,一个是“当前”,一个是“最大”,对此我们要全面理解和把握。“最大政治”首先是一个政治概念。本质上看,不管是阶级斗争、现代化建设,还是经济建设,都是夺取政权或者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立或者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这个政治斗争的组成部分,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政治目标。“最大政治”也是个历史范畴或动态概念。纵向看,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昨天的阶级斗争是最大政治,今天的现代化建设也是最大政治,都不可动摇。不能用昨天的最大政治代替今天的最大政治,也不能用今天的最大政治去否定昨天的最大政治。“最大政治”还是个相对概念。横向看,此亦是也,彼亦是也,“最大”是与政治的其他组成部分比较而言的,不是“寡头政治”,“唯一政治”。作为当前最大政治的现代化建设,任务是多方面的,各个方面要综合平衡,不能单打一,使最大政治孤立无援,把无产阶级政治弄得残缺不全,导致社会失衡和畸形发展──而这些,恰是在实践中容易出现的偏差。

  三,政治“生命线”既是“方向线”也是“动力线”

  “政治”和“政治工作”虽然有时是同义语,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政治内容,后者是落实政治内容的具体活动──否则不能算政治工作。政治的各个子系统,或者各个方面,各条战线不仅是相互独立的,也是相互依存的。在其相互依存的关系中,有一种关系特别重要,就是政治对其他各个方面的渗透和支配关系。经济、军事、科学、文化等等各个方面原本并不是政治,是因为政治工作渗透其中,才使其具有政治的性质,政治的生命,才将其纳入夺取政权或者巩固政权的斗争,成为政治的组成部分的。因而毛泽东同志说:“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在社会经济制度发生变革的时期,尤其是这样。”
  “生命线”是“方向线”。发展生产力,搞经济建设,是人类社会尽有的任务,但我们搞的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我们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我们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一句话,我们发展的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增强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其中的主词“社会主义”就是政治原则、政治立场、政治方向,就是“生命线”。这个“生命”、这个“灵魂”不是自然具有的,而是靠政治工作去赋予的。政治工作就是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保持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社会主义方向的具体活动。否定、取消政治工作的经济工作,肯定不符合“三个有利于”标准,不是在为社会主义创造物质基础。
  “生命线”也是“动力线”。政治工作在保持经济工作的政治方向的同时,也保证着经济工作任务的完成。列宁指出:“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解决它的生产任务。”邓小平同志也说:“改革,现代化科学技术,加上我们讲政治,威力就大多了。”但政治工作对经济工作的保证,是通过正确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正确调整各个阶级、阶层、部门、地区间的利益关系,创造安定团结的政治环境来实现的,而不是对经济工作的具体操作。并且,这种保证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好的环境不去适应,好的政策不去运用,经济工作也还是搞不好的。
  同时,政治工作是经济当中的“生命线”,讲的是二者的关系,而只有相对独立存在的事物才有关系可言,如果没有政治工作的实际存在而谈“生命线”,那就是“空谈政治”;政治工作既然是相对独立存在的,就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活动方式、具体任务、直接目标,否定这些,也就否定了政治工作本身;政治工作既然是经济工作的“生命线”,也就通过经济工作在创造着社会物质财富......等等,也是逻辑的结论。

  四,思想政治工作是“基础工程”、“保障工程”

  政治工作存在于从属于政治的工作的各个方面,其中,思想领域或意识形态领域的政治工作,即思想政治工作最为基础,最为广泛。人们的社会活动,包括政治工作本身都是人的活动,都是由人的思想支配的有意识的活动。列宁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因而,一切阶级的思想政治工作,都是为了把人们的思想引导到特定的方向上,从而去为完成特定的政治任务而行动。所以,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进一步明确提出:“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
  思想政治工作的本质是政治工作,中心环节是政治思想教育。它当然要保证各项具体工作特别是经济工作任务的完成,但更为根本的,是要用统治阶级的思想去培养、造就为本阶级利益服务的人,以此巩固本阶级的统治。明白地说,社会主义思想政治工作,从根本上讲,就是要建立无产阶级在思想上的统治,从而维护无产阶级在政治上、经济上的统治──如果无产阶级不在思想领域强化自己的统治,让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任其泛滥,最终将会导致政治上、经济上统治的崩溃。这决不是危言耸听,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剧变已作了极好的说明。思想政治工作如果偏离了这个根本,或者用行为科学、企业文化取代思想政治工作,或者把主管思想政治工作的宣传部变成广告部,或者取消马克思主义思想“灌输”搞以乐代教那一套,那已经不是社会主义思想政治工作了,不要说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任务完不成,长此下去,“红旗落地”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而,邓小平同志早在十多年前就告诫我们:“在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以后,全党要研究如何适应新的条件,加强党的思想政治工作,防止埋头经济工作,忽视思想政治工作的倾向”。
  社会主义思想政治工作用马克思主义教育人、培养人、改造人,也并不是要把所有的人培养成“政治家”“革命家”,但却要求把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培养成无产阶级政治家、革命家,使无产阶级政权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中。近年来,党中央十分重视干部队伍建设,本质是政权建设,使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后继有人。但不管是政党还是个人,理论上的成熟都是政治上成熟的标志,不把思想建设放在首位,没有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打基础,做保证,这项核心的政治任务是没法完成的──苏联的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戈尔巴乔夫,中国没有站住脚的两个总书记,都是严格挑选出来的,当时也是合格的。但由于思想政治工作被削弱,整个政治水平只有那么高,在“瘸子”中只能选出这样的“将军”,在政治上出问题就难得避免了。因此,江泽民同志再三强调的“领导干部一定要讲政治”,本身就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就是最重要的思想政治工作。

  等等。以上并没有多少新话,大多是从“老祖宗”那里拿来的观点。但温故而知新,重新学习领袖们的这些论述,对于把握为什么要讲政治,讲什么政治,怎样讲政治这些问题是大有好处的。好长时间讲得少了,可能词不达意甚至念了“歪经”,意在引起人们更深思考。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原创
阅读:5760
日期:2005/6/19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旧文新读之二]宣传思想工作领域不能搞“市场经济”
下一篇:[旧文新读之四]也说『企业办社会』
  >> 相关文章
 
  ·谁来了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