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屈原与罗子国

“三闾大夫”屈原与罗子国

摘自:《屈子传》第二七章

  【本站题引】(屈原)於是怀石遂自汨罗以死。□正义故罗县城在岳州湘阴县东北六十里。春秋时罗子国,秦置长沙郡而为县也。◇集解应劭曰:“汨水在罗,故曰汨罗也。”

  公元前295年,屈原一行溯湘水到达长沙。这里是楚先王始封之地,城西的湘江东岸有先王的古城遗址、宫殿、太庙等许多建筑的基础尚历历可寻,清晰可辨;城西南岳麓山下先王的陵墓尚在,古坊、石兽犹存;这里的人口中熊氏约占三分之一,追溯起来他们跟屈原乃一脉相承。无论何姓何氏,人们对屈原的遭遇无不十分同情,听说屈原来了,纷纷前来看望。
  长沙北不足百里处有一个罗子国,这是楚国境内的一个诸侯小国,位于汨罗江畔(现湖南省汨罗市西五、六里处)。从前,罗子国是在襄阳宜城境内,楚文王时才迁到这里来。在列国事务和外交场合,屈原曾多次维护罗子国的尊严和利益,执政的罗宣王感激不尽,听说屈原被放逐来到了长沙,急忙亲往相邀,来国中漫游,散散心,解解闷;倘屈原同意,他愿留屈原在国内久住,奉为上卿。
  罗子国国王亦系楚之同姓,论起来与屈原还是本家,在此之前彼此不仅有过交往,且关系非同寻常。既然久居长沙无所事事,整日愁肠百结,郁郁寡欢,不如应邀前往,既可散心,又能广泛接触民众。
  罗子国都城分东南西北四面城墙,四座城楼。城墙虽是板筑土夯的,但有两丈多高,一丈来宽,西北临江,南面靠山,两座雄峙的山峰犹似两只把门的狮子,远远望去,倒也雄伟气派。
  罗宣王让屈原下榻于罗子国最高档次的清心馆内,这里背山面水,茂竹修篁,溪穿庭中,山耸湖内,奇花异卉四处点染,鹂啼莺啭时时可闻,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幽静高雅的好地方。自从屈原来到了罗城,罗宣王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地款待,无论国事多么繁忙,全都亲自奉陪。休看这罗子国国小财薄,款待屈原的宴席档次却相当高雅,令赫赫齐楚所不及。为了使屈原生活得愉快开心,罗宣王还挑选了十数名姿色超群且有教养的宫娥,每日习练丝竹歌舞,专供屈原欣赏。然而,这一切全是徒劳,终不见屈原有心花怒放之时,笑逐颜开之刻,他整日心事重重,愁眉不展,那枯槁憔悴的脸上总是阴沉沉的,犹似梅雨季节的天空。这很使罗宣王生疑,一日午餐,他乘着酒兴陪笑问道: “三闾大夫,莫非我等接待不恭,您老才这样闷闷不乐吗?”
  屈原见问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陛下切莫误会,当今之荆楚,国君昏庸,奸臣当道,强秦觊觎,民生涂炭,危机四伏,如卵高累,陛下纵然让我过那神仙般的生活,屈平又哪里会有欢心愉意呢?”说着泪如雨下。
  这很使罗宣王感慨不已,楚王这样不公平地待三闾大夫,致使他落得了这般可悲可惨的结局,但他却依然在忧国忧民,将个人的生死祸福置之度外,这样的忠贞贤臣古今罕见,楚怀王与顷襄王都是些有眼无珠之辈,酒囊饭袋之徒,堂堂荆楚万里山河,恐怕就要毁在他们的手里了……
  罗宣王见屈原伤心落泪,急得慌了手脚,连声宽慰道:“三闾大夫莫要过于悲伤,天有阴有晴,月有圆有缺,国事有曲有直,此皆常理中的事。顷襄王年岁尚轻,不谙政事,为奸佞所蒙骗,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致使三闾大夫含垢忍辱,蒙冤受屈,此乃楚之大不幸也。然而楚王不久必将翻然悔悟,召大夫还京,共商大计,重振荆楚。眼下当务之急的是请大夫迅速恢复健康,养精蓄锐,以便再次为国操劳奔波。”
  罗宣王十分健谈,他的本意是骂顷襄王瞎了狗眼,错把珍珠当鱼目,结果却说得头头是道,左右逢源,很符合屈原的心理,说得那屈原再次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
  为了慰藉屈原这颗伤透了的心,罗宣王择一天高云淡之日,陪他登上城楼,观赏罗城醉人的秋色。谁知屈原登上城楼,目光呆滞,两眼傻愣愣地盯着西北方出神。他望呀,望呀,好象望到了郢都的楼阁殿宇,望到了归州的山山水水,于是默默地吟诵起来:
    曼余目以流观兮, (啊,我站在高处向远方眺望,
    冀一反之何时?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的故乡?
    鸟飞反故乡兮,鸟儿总要飞回自己的老巢,
    狐死必首丘。狐狸死的时候要向着山冈。
    信非吾罪而放逐兮,我没有罪却遭到放逐,
    何日夜而忘之。真是日日夜夜心中难忘。)
  他吟诵着,吟诵着,头也昂了起来,手也举了起来,颇似展开双翅的飞鸟,就要飞向那日夜想念的郢都。
  罗宣王见屈原心情开朗了起来,竟有浓郁的兴致在赋诗吟咏,欲陪他登上另一个城垛,忽听屈原歇斯底里地高声喊叫起来:“不好啦,不好啦!你看那西北天边浓烟滚滚,想必是秦兵攻占了郢都,正在焚烧我们的太庙和宫殿,罪过啊,罪过!……”
  罗宣王欠身延颈,借着屈原手指的方向极目西北,西北天边哪里有什么浓烟滚滚,不过是涌动着几堆青紫色的乌云。他看了一会,摆摆手解释说:“三闾大夫不必惊慌,那不是浓烟,只是从天边滚过来的一团乌云,大约是要变天了……”
  屈原似信非信,摇摇头,自言自语地叹息道:“只怕那不是乌云,而是浓烟,是正在燃烧着的郢都上空的浓烟啊……”
  罗宣王左劝右说,才算将屈原从幻觉中拉回到现实中来,搀扶着他登上了另一个城垛。为了缓和屈原的紧张情绪,罗宣王热情洋溢地指点解说,游览了一阵,观赏了一番。渐渐的红日西沉,残阳如血,晚霞夕照将西边的天空染得一片火红。触景生情,屈原见状又捶胸顿足地大声疾呼起来:“快看呀,郢都起火了!万恶而可憎恨的秦兵呀,他们烧毁我们楚国的都城,掘开我们祖先的坟墓,我,我,我与这帮豺狼强盗不共戴天!……”
  屈原激昂的情绪,悲愤的语调,把城下的百姓和周围的将士都感动得热泪盈眶。罗宣王的心中也在翻腾着酸楚的热浪,他设想着长眠于地下的祖先就要横遭暴秦的劫难,不由得两眼汪着晶莹的泪花。这是个意志能够控制感情的中年汉子,为了减小对屈原的刺激,他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悲愤。他将身体转向一边,钉子入木似的伫立了许久许久,极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潮。毫无疑问,倘这时两面相对,四目相触,两心相碰,必是惊雷闪电,狂风暴雨。因折磨而过早衰老的屈原,再也经不起巨大的感情风浪的冲击了。
  为寻开心,罗宣王才陪屈原登罗城而览秋色的,效果却适得其反,屈原的心灵上倒反又压上了一块重石,同行者与城上城下的民众及将士也无不罩上了一层阴影,遥望红日坠落的天边,不再是绚烂的晚霞,而是涂抹着的令人凄然泪下的鲜血。
  游城归来,屈原的情绪更抑郁,更低沉了,时常面壁而立,不知所思;或者披发吟于汨罗江畔,不知所往。这情形让罗宣王忧心如焚,他在苦苦地思索和寻觅着让屈原欢悦的新办法。
  罗子国的秋天美丽如画,肥沃的田野里,金色的稻浪翻滚起伏;滔滔汨罗江,昼夜奔腾不息;漫漫丘岭,红橘累累,果香阵阵;连绵横亘的峰峦,或苍翠若黛,或层林尽染。金秋九月,既是收获与希望的季节,又是狩猎的好时刻,经过一年的美餐盛食,千禽万兽,无不发育得膘满肉肥,因此罗宣王想到了陪屈原进山打猎散心。
  罗子国虽只有弹丸之地,且系楚之附庸,但毕竟也是个诸侯国家,为了慰藉屈原的心,罗宣王把这次秋狩当盛典对待,那隆重的程度不亚于郊天祭地。自国君以下,宫廷里的大小官员倾巢出动,乘车的,骑马的,步行的,弓上弦,刀出鞘,干戈耀日,剑戟映辉,旌旗猎猎,仪仗赫赫,鱼贯而前,径向深山密林进发。狩猎的君臣百官将车驾停于山下,换成坐骑,从中间进出,分三路围猎包抄。猎犬在前边引路,雄鹰在空中侦察,走卒在四处呐喊,寂静的山林顿时喧闹欢腾起来。按照宣王的旨意,文臣武将俱把温顺的兔子、山羊、花鹿往屈原这边驱赶,屈原却痴呆呆地望着,一箭不发,让它们在自己面前窜来跑去。罗宣王见了甚为不解,惊奇地问道:“尊敬的三闾大夫,难道贵体欠安,心身不爽吗?为何一箭不放呢?”
  屈原右手提弓,左手拿箭,以手中的弓指着面前的山羊、兔子说:“此皆山林中之善良之辈,我不忍心伤害无辜。待来日恢复健康之后,必将驱马深山巨谷,猎取豺狼虎豹!……”
  多么富有哲理的深刻话语啊,对其含义,罗宣王心领神会,对其钟情,罗宣王深受感奋,对其决心,罗宣王坚信不移。
  又过旬日,罗宣王陪着屈原去汨罗江边钓鱼,因为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这是最悠闲自在的赏玩,也是散心解闷消磨时光的好方法。垂钓的地点选在深入江中的绿汀上,这里草青花红,风光旖旎,视野开阔,令人心胸敞亮,宠辱皆忘。汀上搭起了凉棚,以遮风雨和秋阳。江中安装了特殊设施,围渊驱鱼,将鱼都赶到这汀外的深潭之中。潭水清冽,虽深犹浅,潭中鱼来往如梭,清晰可辨,历历可数。然而,面对这滔滔西去、川流不息的汨罗江,屈原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钓竿上,他望着对岸渔村升起的一缕缕炊烟,心潮象脚下的江水一样翻滚奔腾。他想,自己这样四处飘零,何时是了?走到哪里才算是尽头?由这袅袅炊烟和江上的点点白帆,屈原想到了长沙反霸抗赋的首领滕兴波和那众多以大碗喝酒、敢于跟贵族昭川江针锋相对进行斗争的渔民兄弟,民众最有力量,他们是荆楚的希望。倘说日前长沙应邀赴宴时形成这样一个奇特的念头,那时还隐约而模糊,现在却变得愈加清晰而强烈了,因此他欲在江边找个归宿之地,每日里和这些渔民谈心解闷,向他们吟诵诗章,使他们牢记秦兵侵略的仇恨,让他们树立必胜的信念。主意打定,他对罗宣王恳切地说:“屈平衷心感激陛下之热情款待!今日大王又为我找到了安身之所。”
  罗宣王听了,很感莫名其妙,急忙问道:“这江边一无楼台亭阁,二无街市集镇,大夫如何能够安身呢?”
  屈原坦然地回答说:“我一不需要楼台亭阁,二不需要繁华的街市,只要能和百姓在一起,便心满意足矣。”
  罗宣王见屈原句句掷地有声,意志坚定,不可勉强,只好说:“既然三闾大夫喜欢这方水土,朕派人给您在这里建一处漂亮的宅第吧。”
  屈原急忙摇头摆手说:“不必!不必!在那边的渔村,总可以找到一个栖身之地的。”
  罗宣王无奈,把一根自己喜爱的象牙钓竿和一匹白马送给屈原,就眷眷恋恋地含泪告别了。
  黄昏时刻,屈原望着那古罗城的城楼,回想起登楼远望郢都的情景,不禁又是一阵伤感。他忍住泪水,调过头来,牵着白马,拿着钓竿,孑然一身地朝渡口走去……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屈子传》
阅读:5173
日期:2005/6/13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关于“罗”字
下一篇:泸州罗古坟族请罗氏宗亲帮助考查支系来源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