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四川南江县有个“向罗二姓是一家”

四川南江县有个“向罗二姓是一家”

来源:四川在线http://www.luos.org

  在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乐坝镇,居住着向、罗两个大姓家族。记者近日在当地采访得知,300年来,两姓通喊叫(以兄弟相称)、不婚配(两姓不通婚),形成了“向罗”二姓是一家的事实,这一情况的出现,完全是两姓实行“联宗”的结果。据查,中国历史上所谓联宗,即指同姓不同宗的人联合为一族,同姓不同宗族的人互相承认,同属一个宗族,联宗后便以兄弟相称。
  记者调查发现,南江乐坝的“向罗二姓”联宗属异姓联宗,在当地其流传版本有几种:
  同胞兄弟之说。乐坝向姓始祖向承宗与罗华枝是亲兄弟,老大的后裔姓向,老二的后裔姓罗,但据考事实并非如此。
  指女抱男之说。记者了解到,南江长赤清泉的向富宗之父留下一份手抄材料,其中写有“罗家坝,罗家指女抱男,号向可林”字样。“指女抱男”,即是入赘,也就是男子到女家结婚并成为女家家庭成员。向可林是娶了罗家女,但向可林是向承宗的独生子,怎么会入赘到罗家呢?在当时不大可能成立。
  结拜兄弟之说。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向罗联宗有结拜因素,但单一的结拜因素促成不了异姓联宗的实现。这里面必然还有其它因素起作用。
  既然两姓间有“通喊叫、不婚配”的成规,向罗二姓联宗的合理依据,应该是带有血亲关系的婚姻。
  首先,向承宗娶的是“丁君”,罗华枝娶的也是“丁君”。这在向、罗两姓早期的墓碑上都有明确记载。既然向罗联宗是从向承宗和罗华枝开始的,那么这两位“丁君”应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姐妹。所以,向罗二姓间有了第一层血亲婚姻关系。其次,向承宗之子向可林娶的是“罗君”,这在早期的墓碑上也有明确记载。大胆假设“罗君”便是罗华枝之女,就使向罗二姓间有了第二层血亲婚姻关系。可以断言,这假设是根据事实提出的,它将证明向可林娶的“罗君”就是罗华枝的亲生女儿。因为,这从“指女抱男”说得到了印证。据了解,当地曾有结义兄弟“指腹为婚”的习俗,“指女抱男”讲不通,“指腹为婚”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这位“罗君”就是罗华枝的亲生女儿,那么向承宗与罗华枝之间,原是结拜兄弟加连襟的亲戚关系,现在又进一步成了儿女亲家。这种亲上加亲的血亲婚姻关系,使得向罗联宗的基础更加坚实。
  向、罗两家成为了“一家”人。据了解,300年来,联了宗的两姓都获得了较好发展。

附:乐坝“向罗二姓是一家”考
  在南江县乐坝镇,居住着向姓、罗姓两个较大的姓氏家族,由历史形成的观念和相同的字派将其紧紧联系在一起。三百年来,两姓通喊叫(以兄弟相称)、不婚配(两姓不通婚),形成了“向罗二姓是一家”的历史和现实。这一情况的出现,是两姓之间实行“联宗”活动的结果。
  所谓联宗,本指同姓不同宗的人,联合为一族。也即是说,同姓不同宗族的人互相承认同属一个宗族:他们联了宗后,便以兄弟相称。〔清〕张尔岐《蒿庵闲话》卷二:“近俗喜联宗,凡同姓者,势可藉,利可资,无不兄弟叔侄者矣。此风大盛于唐。其时重旧姓,每竞相依附。” 同姓而没有宗族关系的人联成一族,这是封建宗法社会的产物。联宗的成果,具体表现为编纂一部联宗谱、建造一座联宗祠,谱、祠兼备是为圆满,二者居其一也已满足了成功联宗的大致要求。如此,便形成了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功能性地缘联盟。实际上,历史上的联宗,分为两种情况:除了同姓联宗之外,还有一种异姓联宗。异姓联宗之所以会发生,以各姓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历史渊源为条件。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存在着大量的异姓联宗实例。异姓联宗,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一是源于同一古姓的联宗。此种联宗,可以追溯至远古或先秦时代,比如“水曾”的联宗、“何韩同姓”的联宗、“刘杜本一姓”的联宗等;二是源于同一父系关系的联宗。某些异姓宗族的祖先据说是同父兄弟,因而可以追溯至一个共同的祖先,于是在他们的后裔之间就具备了联宗的条件和基础,比如华南地区“翁洪方龚江汪”六姓之间的联宗(即所谓“六桂联芳”)等;三是源于出继、入赘等关系的联宗。在一些异姓宗族之间,因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出继、入赘、兼祧或改姓等关系,导致两个宗族从某一代开始有了血缘关系,因而在一定条件下就成了进行异姓联宗的根据,比如江苏江宁的“王、郁、李”联宗、闽台粤地区的“朱、庄、严”联宗等。异姓联宗,不涉及各自参与宗族的内部关系。它所形成的,是一种更为典型而松散的地缘联盟。在明末清初,尤其是在各路移民汇聚之地,异族联宗更是司空见惯,联宗根据的确认标准也愈加宽松和随意。中国社会中时常见到的异姓联宗,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般说来,异姓联宗的发生,总会有比较特殊的原因。在促成同姓联宗的因素中,共同的血缘关系、世系关系占有较大的比重;而促成异姓联宗的因素则要复杂得多,既有血统的、世系的、婚姻的因素,也有历史的、文化的、地缘的、利益的因素。假如没有充分的理由和不得已而为之的现实需要,人们是不会去进行异姓间的联宗活动的。与同姓联宗相比,异姓联宗的规模和范围都要小。
  南江乐坝的“向罗二姓”之间的联宗,也属于异姓联宗,但又区别于以上所例举的一般的异姓联宗,它是异姓联宗中比较特殊的一种。同其它异姓联宗一样,向罗二姓之间的联宗也有其所以联宗的合理依据和现实需要。
  所谓合理依据,即向罗二姓之间所以进行联宗的前提或基础。由于时代较为久远,也无文字记载传世,这种依据变得相当模糊,以致流传下几个版本的说法:其一,同胞兄弟说。按此种说法,乐坝向姓始祖向承宗与罗华枝是亲兄弟,老大的后裔姓向,老二的后裔姓罗。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向承宗来插占之前,此地已有罗姓人家居住。罗姓的“始祖”即第一代叫罗彩,第二代为罗三泰、罗三敬,第三代才是罗秀枝、罗华枝。所以“同胞兄弟说”根本不能成立。其二,指女抱男说。南江长赤清泉的向富宗之父留下一份手抄材料,其中写有“罗家坝,罗家指女抱男,号向可林”字样。“指女抱男”,即是入赘,也就是男子到女家结婚并成为女家的家庭成员。向可林是娶了罗家女,但向可林是向承宗的独生子,怎么会入赘到罗家呢?更何况向罗联宗是从向姓第一代、罗姓第三代开始的,而非从向姓第二代、罗姓第四代开始。所以“指女抱男说”也是不能成立的。其三,结拜兄弟说。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向罗联宗是有结拜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单一的结拜因素是不能成为异姓联宗的合理依据的,也就促成不了异姓联宗的实现。既然两姓间有“通喊叫、不婚配”的成规,这里面必然还有其它的因素在起作用。所以这种说法也是有欠缺的。
  那么,什么是向罗二姓联宗的合理依据呢?笔者认为,向罗二姓联宗的合理依据,也即联宗的前提或基础,应是带有血亲关系的婚姻。只有这种带有血亲关系的婚姻事实存在,才会使“通喊叫、不婚配”成为两姓共同遵循的规则,联宗也才有了基础和实现的可能。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向罗二姓之间有着怎样的血亲婚姻关系。
  首先,向承宗娶的是“丁君”,罗华枝娶的也是“丁君”。这在向、罗两姓早期的墓碑上都有明确的记载。既然向罗联宗是从向承宗和罗华枝开始的,那么这两位“丁君”应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姐妹,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这一推断成立,向承宗和罗华枝便是连襟,向罗二姓之间也就有了第一层血亲婚姻关系,向罗联宗也就有了前提和基础。
  其次,向承宗之子向可林娶的是“罗君”,这在早期的墓碑上也有明确的记载。我们大胆假设这“罗君”便是罗华枝之女,就使向罗二姓之间有了第二层血亲婚姻关系。笔者可以断言,这假设是根据事实提出的,它将证明向可林娶的“罗君”就是罗华枝的亲生女儿。因为,这从“指女抱男”说得到了印证。“指女抱男”说并非空穴来风,它说错了一半但也说对了一半。“抱男”非事实,“指女”却是真的。也即是说,向可林抱给罗华枝非事实,但向可林娶了罗华枝的女儿却是真的。据笔者所知,当地曾有结义兄弟“指腹为婚”的习俗。“指女抱男”讲不通,“指腹为婚”却是顺理成章之事。结义兄弟指腹为婚的结果,使罗家的女儿嫁给了向家的儿子。如果这位“罗君”就是罗华枝的亲生女儿,那么向罗二姓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非同寻常。向承宗与罗华枝之间,原是结拜兄弟加连襟的亲戚关系,现在又进一步成了儿女亲家。这种亲上加亲的血亲婚姻关系,使得向罗联宗的基础更加坚实和稳固。
  所谓现实需要,即向罗二姓之间所以进行联宗的客观原因。也即是,由于社会现状和所处环境,影响到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向罗二姓都有进行联宗的欲望和要求。当时正值明末清初之际,社会处于大变动之中,四川地广人稀,“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浪潮正席卷全川各地。罗姓虽最早来到此地,但与向姓联宗也仅是第三代的事,基础并不稳固,与周边其他姓氏相较,仍显势单力薄,一旦与他族纠纷,势必陷于孤立无援之境。此地向氏始祖向承宗,是随着移民浪潮从广元四根松前来插占为业的。他初来乍到,人地生疏,立足未稳,既要与先来者和平相处,又要防备后来移民的挤对,要站稳脚跟,更是谈何容易。共同的利害关系,驱使向罗二姓走到了一起。有了第一层血亲婚姻关系,向承宗和罗华枝便有了结拜成兄弟的条件。[清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所立罗三泰碑之墓志中有“胞弟罗三镜(敬)”、“孝男罗秀枝”、“堂侄罗华枝”、“义堂侄向承宗”等记载,这说明向承宗与罗华枝确有结义兄弟关系。]向可林娶罗华枝之女,有了这亲上加亲的第二层血亲婚姻关系,使向罗联宗更具有了坚实的基础。
  以上情况说明,在各种条件具备以后,向罗二姓的联宗便是水到渠成之事。如果说血亲婚姻关系是联宗的基础,那么结拜兄弟关系便是联宗的催化剂。一到条件成熟,联宗便是一拍即合的事。这个条件,就是联宗的合理依据和现实需要。所以,笔者以为,“向罗二姓是一家”是两姓实行联宗的结果,这个联宗的实质便是血亲婚姻加结拜兄弟。向罗联宗成功,向罗两家被视为“亲”兄弟,成为了“一家”人。从此,两姓之间就以兄弟叔侄相称,并再也不许通婚了。为了巩固这一成果,便以新的字派来加以约束。向罗二姓联宗以后,从联宗第五代开始使用新拟定的字派,从联宗第七代开始完全统一到同一个字派,彼此仍以兄弟叔侄相称,继续遵循两姓不得通婚的成规。三百年来,联宗在当地确也产生了一种神奇的效果:联了宗的两姓都获得了较好的发展。以罗姓为例,与向姓联宗的仅是罗三敬之子罗华枝一支,现在当地与向姓同字派的罗姓人家,基本上都是罗华枝的后裔,可谓子孙繁衍昌盛;而未曾联宗的罗三泰之子罗秀枝一支,当初也曾人丁兴旺,儿子有罗仕杰、罗彦杰、罗仁杰,孙辈人数更是众多,还有非罗彩系的罗三攀、罗三位、罗三益及众多子孙等也未参与联宗,可如今在当地均未见其后裔之踪影。这种现象,值得社会学家、人口学家们重视,也有认真研究的价值。
  (2007年6月1日《四川日报》第八版《天府周末》)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5768
日期:2007/6/14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四川大学化学教授罗美明
下一篇:重庆市大渡口区人大主任罗荣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