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罗青长:革命理想高于天

  罗青长:男,汉族,1918年9月生,四川省苍溪县人,193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1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2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相当于高中文化。1931年至1934年在四川苍溪县中学学习并从事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至1935年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军八十九师政治部宣传员,中共川陕省委宣传部干事、省委党校和省委秘书。参加了长征。1935年至1936年任武装工作队队长,红军干部大队班长,中共中央西北局组织部干事。1936年至1938年,在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任党支部书记、党总支部宣传委员、青年委员,教员、研究员。1938年至1941年在西安参加秘密情报领导工作并兼任党支部书记,曾打入胡宗南部队从事地下活动,1941年返回延安。1941年至1949年,任延安枣园情报训练班党支部书记,延安中央情报部秘书、科长,第一室副主任、主任,在中央前委负责敌区情报工作和机要工作(1947年以后)【1947年3月党中央撤离延安后,随毛泽东、周恩来转战陕北,在中共中央前委主管敌区情报工作和联络工作】。1949年至1955年任中共中央军委情报部一局局长,中共中央军委联络部一局局长、部长助理、副部长,1954年10月起兼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1955年7月起任中共中央调查部秘书长,1957年4月起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兼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1965年2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国务院副秘书长。1966年至1970年“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1970年至1973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1973年至1983年任中共中央调查部负责人、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1975年1月起任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1978年3月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同年5月起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1981年8月起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成员。是中共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
  值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88岁高龄的他写下《革命理想高于天——伟大的长征精神永存》一文作为献礼。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70年弹指一挥间,我已从一个十几岁的“红小鬼”步入耄耋之年。然而70年前那一幕幕悲壮的场面仍历历在目……
  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铁流泻处,哪里没有一曲动人的悲歌?红军跨越11个省,所到之处,哪里没有浸透着红军战友的热血?抚今追昔,我常自问,是什么力量把中华民族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他们明知征途有艰难险阻,却毫无畏惧,万死不辞,前仆后继地奔向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这种力量就是永存的长征精神。
  什么是长征精神?长征精神就是一往无前、所向无敌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1934年8月,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八十九师到达我的老家四川省苍溪县。当时我在苍溪中学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我和23名同乡小伙伴一起加入了红军的行列。正好赶上了红四方面军反六路围攻的尾声,接着参加了广昭战役、陕南战役。1935年3月,随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告别了生我养我的家乡,踏上了长征征途。这一去就是18年,当年苍溪曾输送了3万多优秀青年参军,待1952年我重返故里时,幸存者不过几百人。同我一起参军的23名小伙伴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大部分都牺牲在长征途中。记得当年红军驻扎在大金川时,我任武工队队长。一次与少年先锋队指挥部的熊作方同志一起去联络被敌人围困在崇化县照壁山一座喇嘛寺中的妇女独立连,当我们到达喇嘛寺时,只见残垣破壁余烬未熄,我30余名红军女战士全部被敌人枪杀。其中有一个我认识的达县籍女战士高丽生,她是一个中学生,年仅16岁,临牺牲前仍紧握手榴弹,怒目圆睁,此情此景让我终生难忘。像这样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长征途中不胜枚举。特别是我西路军指战员在与马匪的浴血奋战中,更是演出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活剧,两万多红军战士几乎全部壮烈牺牲,仅存400多人。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县会师后,西路军政治部副主任曾传六曾要调我到西路军任抗日少年先锋团组织股长,而总政治部副主任傅钟决定我留在红军总部政治处,我才躲过一劫,幸免于难。而西路军的抗日少年先锋团几乎全部壮烈牺牲,我的好朋友——西路军抗日少年先锋团政治处主任莫异明同志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死里逃生。1938年他返回延安时,脸上仍留着被敌人马刀砍下的伤疤。可以说,我是那一场场腥风血雨的幸存者,也是那一幕幕悲壮历程的见证人。
  长征精神就是万众一心、团结拼搏的革命集体主义精神。在长征的行列里,有年过半百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有稚气未尽的红小鬼,有男同志,也有女同志,还有许多少数民族同志。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扶老携幼,生死相助,汇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革命洪流。当时,我刚满16岁,长途跋涉使我疲惫不堪,有时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一次在草地暂时休息后,我懵里懵懂地跟着部队出发了。走到半路才发觉枪丢了,我吓出了一身凉汗。正要回身去找,忽然看见干部大队指导员傅崇碧同志帮我扛着枪朝我走来,他严肃而又和蔼地对我说:“罗青长,死人也要守着四块板板么!你这个当兵的,怎么敢把家伙丢了?”当时,我又羞愧又感激,这件事让我终生难忘。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我们红四方面军3次过雪山草地,每一次我们都有一些红军战士长眠在那里,而每一次我们都是依靠集体的力量闯过了这些生命禁区。1942年我在延安看到四川大学几个青年学生写的重访雪山草地路的调查报道,标题是“白骨嶙峋……”,使我感慨万端,不禁潸然泪下!记得过岷山时,大雪弥漫,寒风怒号,有些红军战士被冻死在那里。与我同班的姜钟同志由于年小体弱,又得了雪盲症,行动十分困难。班里的战友们发誓,“决不让一个人掉队,就是背也要把姜钟背出雪山。”高山缺氧,空气稀薄,一个人行走都气喘吁吁,再搀扶一个人,困难可想而知。但我们就是凭着阶级友爱,共同战胜了困难。藏族同志天宝(桑吉悦希)也是这样,在战友们相互扶携中挣扎着过了草地。直到后来见面时,他仍称呼我为“老班长”,可见战友感情之深。还记得1936年夏,我率武工队完成筹粮任务寻找部队,在丹巴县的两河口发现渡河的桥梁被敌人烧毁,桥下水流湍急,我们会游泳的人不过半数,而敌人追兵将至,子弹横扫,情况十分危急。这时我急中生智,令大家解下绑腿,连结成绳,然后会游泳的人和不会游泳的人交叉抓住绳索,一起下到水中,顺流而下,终于在敌人赶到之前到达了东岸的红九十一师师部。
  长征精神就是战天斗地其乐无穷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长征途中,无论敌人多么凶残,无论党内斗争多么严峻,也无论自然条件多么恶劣,红军指战员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对革命前途充满着信心。一次战斗中,我和于桑同志同在大金川崇化县的独松渡口的一条战壕里,敌人一阵子弹扫来,把我们埋在尘土里,两人脸上沾满鲜血,也不知谁负伤了,我们抢着为对方包扎。于桑擦掉脸上的血迹,抹了一把脸,朝我微微一笑。这一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它充满了对死神的蔑视,也充满了对革命的信心。这种微笑我在廖承志同志的脸上也见到过,那是在一个特殊的场合。1934年11月7日,我在巴中县川陜省第四次党代表会上,亲眼看到廖承志(何柳华)同志被张国焘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起来。我以为他被害了,后来才知道由于张国焘等人慑于廖承志父母的声望和党中央知道他在红四方面军中,才没有对他下毒手。长征途经北川县时,恰逢大雨,我躲到一块石崖下去避雨,没想到与廖承志不期而遇,我乘卫兵不备,想询问他的近况,安慰他几句。谁知他毫无沮丧之意,还向我吐了吐舌头,然后是他那特有的微微一笑。红军指战员就是以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嬉笑斗逆境,迎接并战胜长征途中的各种艰难险阻。爬雪山过草地时可以随处听到指战员们的歌声、笑声。李伯钊同志率领的红星剧社在战斗间隙给红军将士们演出精彩的文艺节目。1935年6月,在黑水芦花庆祝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的晚会上还演出了苏联红军的踢踏舞等。过草地时,不知由谁作曲的《打骑兵歌》不胫而走,在红军中广泛流传,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歌词唱道:“无敌的红军是我们,打败过蒋贼百万兵,努力再学打骑兵,我们百战又百胜。”
  长征胜利70周年,让我想起那些长眠在长征路上的战友们。和我同班的一个小伙伴,生性活泼,平时总爱张着嘴乐,我们叫他“叉口”。过草地时,由于饥寒交迫,他倒下去了,临牺牲前,他拉着我的手说:“我不行了,你们去把红旗插遍全中国吧!”几十年来,这句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耳边,一直在激励着我,鞭策着我。
  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更使我想念尚健在的红军老首长和老战友。我们现在年事已高,聚会的机会不多了,借此短文转达我对他们的敬意和问候,祝他们在新的长征中,健康长寿,再立新功!
  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我更殷切期望青年一代永记长征精神,不忘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当年红军长征时,指战员绝大部分是20岁左右的青年,他们为了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做出了惊天动地的英雄业绩,名扬世界,永载史册!我也相信当代青年一定能够接过前辈长征的火炬,肩负起振兴中华的重任,让伟大的红军长征精神代代相传!

    改写于2006年8月22日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5070
日期:2006/11/4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电子科大嵌入式软件工程中心主任罗蕾
下一篇:卖官受贿领刑10年的县委书记罗先平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