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沉痛哀悼罗抗宗兄

沉痛哀悼罗抗宗兄

  【本刊10.30罗训森讯】今接少将、研究员、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罗援来函,惊悉罗青长宗长之长子罗抗宗兄不幸于8月31日突然病逝逝世,中华罗氏通谱编纂委员会同仁们为失去一位优秀罗氏子孙而感到无比悲痛。
  《中华罗氏通谱》虽已定稿,但罗援宗兄的来函及《告别辞》,文采绮丽,用情至深,催人泪下。因此,本会决定临时调整版面,将《告别辞》作为罗抗的简介刊入《中华罗氏通谱.人物卷.各省罗氏》一章。不但以此哀悼、纪念罗抗宗兄,更重要的是启迪后昆,从中学习他的优秀品德。
  罗抗宗兄突然走了,可他的精神却永留在《中华罗氏通谱》之中,他的英魂将在罗氏家园中安息。

【附件一】罗援少将来函
  尊敬的罗训森总编:
  您好!
  所寄各期简报均已收到。感谢您为传承祖辈业绩、续写罗氏辉煌所做的努力!
  关于我的情况,《简报》和罗氏网站中多有报导,但我认为在我家罗氏六兄弟中,最杰出的当属长兄罗抗,可是不幸的是,他于今年8月31日突然病逝,我悲痛至极,兄弟几个泣血写了一篇《告别辞》,寄给您,望我的大哥能在罗氏家园中安息!
  再次感谢您和编委会诸宗亲对我的家父罗青长和我们兄弟的关心!此致
  敬礼

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http://www.luos.org0
副部长 罗援 少将、研究员http://www.luos.org
2006年10月22日http://www.luos.org00000

【附件二】告 别 辞
亲爱的大哥:
  您就这样走了。我们谁也无法相信,我们兄弟中最优秀、最杰出、最全面、最善良的大哥,竟然追随着妈妈和小五而去。从此,我们和亲爱的妈妈、大哥和小五只能在天地之间共拥宇宙之日月星辰,共寄彼此之思念牵挂。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六十五岁何其短暂,六十五岁又何其辉煌!
  你生于1941年7月29日,历炮火之洗礼,嘬延水之精华。爸爸妈妈给你取名叫战生,学名罗抗。由此决定了你抗争不息,战斗不止的--生。你自幼聪颖活泼,深得老一代革命家的喜爱,在你的身上承负着许多伯伯、阿姨的期望和恩惠。延安保育院这个革命的摇篮,摇出了许多共和国的将军、部长,也摇出了你这样的工程师、企业家。你随着中央纵队的马队南征北战,过黄河,越秦岭,从延安、西柏坡-路走进北京城。你先后就读于育英小学、一零一中学。在校期间,你尊师敬教,品学兼优,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直到现在,当年的老师同学一提起你仍然啧啧称道。中学毕业后,你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为留苏预备生。中苏关系恶化后,你考入中国科技大学,以后转学至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当年被我们高山仰止。你们这-代大哥哥大姐姐,真是一代天骄,英姿勃发。在我们兄弟的眼中,你-身戎装,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是我们心中的骄傲和偶像。你不仅学业优异,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被推选为哈军工乐队总指挥。你那悠扬的圆号声,至今仍回荡在我们的耳边。大学毕业后,你被分配到七机部二院,从事国防尖端项目研究。正当你准备大显身手,为国效力之时,"文革"厄运落在了共和国的身上,也落在了你的身上。你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和小宦姐姐一起奋身投入"四o五"运动,被"四人帮"逮捕入狱。王震伯伯一声"进去是囚徒,出来是英雄",寄予了老一代革命家对你们的关心和赞誉。邓妈妈曾以给爸爸妈妈送牡丹花的方式安慰二老,并向你们致意。粉碎"四人帮"以后,你积极投身改革开放事业。曾任电子工业部电子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兼驻美分公司总经理,中国视听产品协会会长,中国电子元器件商会会长,中国电子包装协会理事长等职,为电子工业的发展和交流做出了贡献。你曾就学并毕业于美国波士顿国际市场管理学院。于1994年加入威格斯香港有限公司,任董事、副总经理;于2003年加入西门集团,任西门(远东)有限公司高级顾问及西门中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你为人谦和忠厚,以助人为乐为美德。你多才多艺,而从不张扬外露;你志存高远,而心地平和,与世无争。你勤奋好学,学贯中西,精通多国语言。每与你交谈总有收益。你孝敬父母,关爱弟妹。妈妈走后,爸爸又卧病在床,家里的大事都由你和弟妹们商量着操办。二、三、六弟的工作前途,四弟的商机,特别是五弟家中的救济,你都悬挂在心;侄儿、侄女的择业婚嫁,你也都关怀备至。谢谢您了,亲爱的大哥!今日-别,何日相逢?悠悠兮感兄之大恩,嘤嘤兮泣骨肉之别离。今生情未了,来世还续情缘!生生死死一家人,今生来世手足亲。大哥您没走,我们知道您到天堂去寻妈妈和小五去了,您们会在那里看着我们,等着我们,我们会给您们争光的!
  大哥,我们永远爱您!

  您的弟弟、弟妹及侄儿侄女:
  罗挺 晓青 樱樱 张强
  罗援 小黄 丹丹
  罗振 九妹 妍妍 Kenneth Cheung
  小席 晨晨
  罗扬 苗苗 牛牛

  【注】: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副部长、少将罗援研究员等宗兄撰写的罗抗大哥"告别辞",文采绮丽,用情至深,摧人泪下!罗援失去一位可敬可爱的大哥,中华罗氏失去一位优秀子孙!罗青长宗长晚年失子,谨代表中华罗氏通谱编纂委员会向他及各位宗兄表示诚挚的慰问。我们一定会向罗抗宗兄学习,化悲痛为力量,编好《中华罗氏通谱》,为中华罗氏争光。
  罗抗宗兄系原中央委员、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罗青长同志之长子。

中华罗氏通谱编纂委员会 罗训森http://www.luos.org
2006-11-1http://www.luos.org00000000

【附件三】罗抗遗文:《怀念邓颖超妈妈》
  1976年1月8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举国上下沉浸在无限哀痛的气氛中。4月3日,我们夫妇所在单位的职工自发地制做花圈、书写悼词,前往天安门广场举行悼念活动。4月30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四人帮"的亲信认定我们夫妇是幕后策划者,将我们抓进监牢。
  从延安时代就一直在周总理、邓颖超身边工作的父亲罗青长(时任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和母亲,对总理的去世心情异常悲痛沉重,忧虑党和国家的前途。此时,忧党、忧国之外,又添了一条,忧子。
  5月初的一天上午,邓颖超妈妈来到我家。爸爸妈妈对她的突然造访毫无思想准备,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邓颖超手捧一大把雪白鲜艳的牡丹花,强扮笑脸地说:"我去西山看花,路过你们家,顺便来看看。"母亲接过牡丹花,连声道谢,同时对站在一旁我们三岁的女儿小蓓说:"快叫邓奶奶!"小蓓轻轻地叫了一声"邓奶奶"。邓颖超一把抱起她,在她的脸蛋上亲了又亲。爸爸妈妈百感交集,本想在这难得的机会安慰邓大姐几句,请她老人家节哀保重,可是看到邓大姐忧伤的样子,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儿子、儿媳被抓的消息,更是守口如瓶了。又谈了一会儿家常,邓颖超辞别道:"好了,今天跑累了,我该回去了!"爸爸妈妈这才握着邓大姐的手,深情地说:"请大姐保重身体!"
  在那乌云密布的日子里,父亲和我岳父宦乡(原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总干事)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父亲抑郁成疾,住进医院,生命垂危。邓颖超闻讯,多次请秘书赵炜给予关照。经过医院的精心治疗,父亲的病得到控制,转危为安。
  1976年10月23日,在粉碎"四人帮"两周后,我和妻子宦国瑞解除监禁,重获自由。11月14日晚八时,我们一家人刚吃过晚饭,邓妈妈打来电话。母亲激动地说:"大姐,你上次来我家,罗抗和小宦刚被抓起来,我们都没敢告诉你,怕你伤心……"不料,邓妈妈插话说:"嗨,我那次是专门去看你们的!"并打趣地说:"我有内线呀,老杨(总理的司机)的女儿就在罗抗他们单位。我就是知道罗抗和小宦被抓起来才去看你们的。"听了邓妈妈这番话,母亲恍然大悟,原来大姐那天根本就没有去西山看花,而是专门捧着牡丹花来看望我们、安慰我们家人的。对邓大姐的关怀,母亲一再表示感谢。邓大姐话锋一转,问:"罗抗在吗?"我接过话筒,热泪在眼眶里打转,说:"邓妈妈,您对我爸爸妈妈的关心,我们全家,我们兄弟几个都非常感谢!"邓妈妈说:"嗳,这是应当的嘛!我们是革命的、战斗的友谊。我们是几十年斗争考验的同志的、战斗的友谊。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里不是讲每一个革命队伍的同志都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吗?怎么样?你们还好吗?"我说:"我们都挺好的。我们关在里面,特别想念周伯伯,特别想念邓妈妈……"由于过分激动,我的声音有些颤抖。邓妈妈安慰我说:"年轻人经受一些挫折有好处,可以受到锻炼和考验。陈毅同志的追悼会,毛主席不是参加了吗?毛主席对陈毅同志的孩子说,你们都还年轻,没有经验。但是你们会成长起来的,会成熟起来的。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你们还要多摔几跤。"我赞同地说:"对,是要多摔几跤才行。"接着,邓妈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的儿子、女儿现在会走路,也不是一下子会走的吧?总要摔几跤。受些挫折当然有好处,不过还要注意谨慎谦虚。年轻人情况一好就容易忘乎所以,一定要谨慎谦虚,要团结大多数同志,一起批'四人帮'。"最后,邓妈妈温情地说:"代我问你爱人小宦好!"
  又过了一个多月,12月18日下午,我们正在北京医院探望仍在住院治疗的父亲。突然间听到一声:"青长同志!"啊,邓妈妈来了。我和小宦走上前,紧紧握住邓妈妈温软的手。邓妈妈仔细端详着我们,慈爱地拍着我们的手,说:"身体还不错,这我就放心了!"我动情地说:"邓妈妈,爸爸妈妈告诉我们,我们被抓起来以后,您专门送牡丹花去看望他们。我代表我们兄弟姐妹感谢您!"邓妈妈说:"我不是在电话里对你说了吗?我和你爸爸妈妈是几十年的友谊,是应当的嘛!不用谢。"邓妈妈很关心我父亲的病情,一再要我们好好照顾,同时要我们好好照顾母亲……。
  第二天晚上,邓妈妈又打来电话。母亲去医院陪爸爸,是我接的电话。邓妈妈说:"昨天,看到你妈妈脸色不好,有些黄,有些肿,可能因为吴德老(吴德峰,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去世,很难过。他们关系很好。我昨天和她说了,要保重,不要太难受。本来昨天晚上就想打电话问问,现在怎么样了?"(指我母亲昨天见到邓妈妈,一时激动眼睛看不清东西)当听到我说母亲的眼睛好些了,邓妈妈说:"要注意营养,不要劳累。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是你爸爸的身体。现在恢复得不错,但是要注意除了药物治疗外,还要注意营养。要和医生商量,主食吃什么,副食吃什么,营养也是很重要的。你们孩子们要多关心一些。你妈妈的身体要注意,现在要注意保护她的身体了。另外,我昨天看到你,很高兴,和你爸爸年轻时候一样。你的样子还好,你爱人的身体、面色不大好。可能是那一段受到摧残,要注意恢复。"最后,邓妈妈说:"把我讲的这些话告诉你爸爸妈妈。"我表示一定转达,并对邓妈妈的关心表示谢意,同时请她老人家保重身体,说这是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
  由于是难得的机会,我一边听邓妈妈讲话,一边顺手在一张日历的背面作着记录。这张字迹潦草的电话记录,我一直保存着。一晃28年过去了,看着这片小纸,字里行间,句句都是温情。
  周总理、邓妈妈去世后,按照他们的遗愿,我父亲受党中央之托与两位老人家身边工作人员一道,一直送他们到最后一程。乘飞机,将周总理的骨灰撒向祖国浩瀚的江河湖海;乘轮船,将邓妈妈的骨灰,伴和着彩色花瓣,那其中也包含一片片雪白的牡丹,撒入滔滔的海河之中……。
  洁白的牡丹花瓣伴着邓妈妈离我们远去了,可敬爱的周总理和邓妈妈却象挺拔秀丽、光彩夺目的牡丹花,惠施大地,永驻人间。

    原载《百年潮》2004年第06期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7829
日期:2006/11/1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四川省商业厅长罗家镐
下一篇:西门中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抗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