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报到胡耀邦那里才幸免一死的地下党员罗敏

上报到胡耀邦那里才幸免一死的忠诚老地下党员──罗敏

  罗敏,小名书元子,谱名罗远大,从事党的地下活动更名为罗闵(惯用名罗敏)党内联系暗号为“维文”,男,1919年8月28日(农历闰七月初四)出生,四川省中江县积金乡村半山坡上(现李都妙丰狮山村)人。1939年4月在中江师范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以学校主任、乡公所文书等为掩护,在中江、遂宁、合川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曾任支部书记、县工委委员、“川中游击纵队九支队”南路工委副书记等职。解放后地下工作任务完成,罗敏任中江县仓山区副区长,1950年7月县委又委派他任文教科长,兼任中江中学建国后第一任校长。后因仓山土匪暴动,罗敏被调回县上停职审查。处分决定送到川北行署最高领导胡耀邦手中,经征询王叙五(罗敏的老领导,同在一起搞地下工作的组织部副部长)的意见,才免一死,但被开除党籍撤消职务,妻离女散。后来他被调到文化馆、下乡修水利、下放劳动锻炼、到中江中学教书等,多次受到冲击,蒙冤三十年。1981年5月平反纠正,批准离休,2008年12月2日逝世。

  辗转乡村路 处处寻亲人
  罗敏家祖辈租地为生,是三年搬两次家的穷人。几代人读书甚少,父亲给他取名为“远大”,望将来前途远大,他九岁开始读“四书”、“五经”,上学前放牛割草,放学后帮助纺纱(倒线扣儿)。父亲认为光读这些书将来未必成大事,便送去读“洋学堂”。
  1936年罗敏进入小学七册,在冯店、广兴读高小期间,芦沟桥炮声打响,抗日战争爆发。在“双十节”(国民党庆祝节)学校组织火矩游行后,他参加了“华夏魂”的演出,名为“条纲戏”,内容号召抗战,保卫祖国领土。在“孩子们,醒来吧!日本鬼子打进来了,天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危急……起来,快起来。打日本鬼子去……”年仅17岁的罗远大,初埋下了爱国之心。
  1938年,经人介绍罗远大考入中江中学简师班,半公半费,伙食学校担任,书学费自理,一个班50人。因为大都是穷家孩子读这个班。毕业后当个教员,找稀饭钱,又与有钱读高中的学生同校,常常受到歧视,称他们“稀饭生”,而恰恰这些“稀饭生”中很多人思想进步,有先加入共产党的学生,罗远大很自然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还能得到一些《大众哲学》、《社会发展史》等进步书籍看。还能听到看到老共产党员戴资杰的牺牲,中江的民变以及当局镇压民变的事实。罗远大经许惠堂介绍,党组织审查后,于1939年4月2日(星期日),在一个教室里举行了入党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初升的太阳在罗远大的身上开始发光。1940年上学期,抗日宣传活动如火如荼,学校当局为阻此学生参加宣传活动。宣布搞一次临时中考试,把思想集中到学习上,党的组织很快识破其阴谋,串通所有学生“罢考”,到临考的这一天,竟无一人进考场领卷,逼得当局又只好改为中期考试算成绩。罗远大在这次活动为积极分子,初识党组织的作用。
  县中罢考成功,暴露了党组织一些秘密。参加过罢考的党员不得不转移。假期中罗远大接党组织一位负责人说:“你的操行成绩不及格,敢快另考学校……”。罗远大知道这信的用意,他同另一名党员邓伯禄疏散到遂宁师校,而且都改了名,罗远大改为“罗敏”,邓伯禄改为 “邓泽沛”。
  罗敏到遂宁后,他们支部有五名党员(校另一个支部10名党。)这时党内的规定不准公开活动,只能贯彻:“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两个支部互不联系。1942年原支部书记吕斐然毕业离校,组织上叫罗敏接替书记,接受重庆《新华日报》杜桴生的联系。
  为反对学校当局贪官克扣学生伙食,使学生吃水泡过的臭大米:在党组织的操作下联合学生会闹学潮。罗敏参与拟标语、收集资料揭露校长、主任贪污伙食、破坏师德的告状材料。并与学生会主席商议告状之事。惊动当地警察,派出警力围攻学校,实行收捕镇压。这次共捕了三十多人,学生自治会领袖等八人被送往重庆兴隆集中营(第二年放回)。中江在读的二三十人回到仓山,直到下半年九月复课,校长、主任更换。罗敏在这次学潮中不仅保护了党员和进步学生。还灵机地把党支部的公章和文稿转移到了秘密地方。
  1943年9月,罗敏遂师毕业后,开始寻找自己的生活。正遇:“六腊战争”(指当教师在这两个时间内找工作)之际,第一次被人介绍去盐亭龙潭子学校当教员,因路程遥远迟了三天报到竟被解聘,学校给了点路费让他回家。后又经人介绍,好不容易在遂宁城厢一所学校挂上教员。不久沙河场出了事,川北工委一负责人巧妙摆脱敌特追捕。遂宁也不是长久之地,第二年春天,他又经人介绍在合川的天星桥小学校作一名教导主任。
  合川接近重庆红岩村,又与川北接壤,是中共川北工委特派员李维往返南方局的必经之地。天星桥就成为地下党活动的交通线。学校校长是地下党员,二人联合贯彻川北工委的“三勤”(勤学、勤业、勤交友)的原则,在搞好教学的前题下,做一些党组织很隐蔽的工作,配合学校的教学活动和家访,把校内的七个男女青年教师紧紧地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让家长们支持学校的工作。一位学生家长叫黄幼安,经观察认为罗敏是个好人,吩咐他的女儿把罗敏请到他家里作客,还给他弄吃的。他们在相互交谈中,罗敏得知黄幼安是中江民变时的受害者,因无法安身,迁至合川,从此两人非常友好。
  在大革命混乱时期,党内有一个规定,共产党员在一个地方不能久留,否则会引起怀疑。1945年的春天,罗敏只好从天星桥回到遂宁河边小学任教,和杨贯之等五个党员成立临时支部,上级党组织的联系人是川北工委负责人王叙五。
  1945年秋日本投降,准备迎接解放。罗敏被组织安排到金堂的转龙小学当教务主任,同时兼任乡公所的文书,其目的有二:其一,添补家庭困难,一个教员每月只有二三斗米(三十多斤)多兼一职多领一份薪水,;其二,能接触下伪乡长,钻进铁扇公主肚内打听一些情况。以学校主任、乡公所文书身份走保串户,访问村保国民学校。接触保甲人员,掌握去更多的情况,有利开展地下党组织工作。
  转龙是中江积金、冯店、永兴交界地方,是敌人争夺之地,在敌人眼皮下做党的工作不会引起更多怀疑,组织安排罗敏去有其目的。
  罗敏在转龙工作期间,川北工委负责人王叙五常来常往,在离转龙几里路的罗敏家里研究部署工作。后来川北形势发生变化,王叙五便把家属黄鸣谷(化名李光宗)安置到永兴小学教书。1946年罗敏辞去转龙的主任,到了永兴学校教书,后发现该校校长是特务头子的兄弟,有监视、追捕共产党员的嫌疑,怕暴露身份,便很快离开永兴,回到积金老家。1948年春,他和党员王万璞应聘到仓山小学任教,因元兴也有个党的据点,他便指导仓山、元兴这两个点的工作,先后在这两个点安排了10多名共产党员。
  1949年的夏初,四川临近解放,国民党党政区乡一批骨干视机反扑,纷纷组织起“自卫队”,想负隅顽抗;我党组织活动又由隐蔽逐步公开,这个时候的任务:一、迅速组织武装力量;二、加强统战工作,争取进步的国民党上层人士,掌握伪乡保人员的动态。时任县工委委员的罗敏,很快把积金小学校长的权弄到了手,与掩护起党的一些重要活动。并把仓山、永兴、元兴联成一片,筹建中共游击队川中第九纵队九支队。按川北工委指示:发展党员、发动群众、开展统战策反。川北工委领导人王叙五,指导中江南路工委的领导人王本鉴,组织中江王氏家族政界人士赞助资金,在古石碑王万璞家里、王氏宗祠建起兵工厂,蓬溪工委还送来一批金银手饰作为支助。在南路工委的领导下,于12月10日,在甘柏蒙家垭成立起“川中游击纵队九支队”罗敏作为南路工委副书记参与到支队中去,帮助做了很多工作。九支队又分三个中队,共有400人枪。在积金场放出第一枪,消灭永兴国民党警察中队钟杰的一个分队,缴获枪二十余支。以后又分别解放了元兴、良安等乡,为中江县的全县解放打下了基础。
  1949年12月26日中江县城解放,党政大权由解放军某部542部队接管,组建起临时县委,由团政委陈杰任县委书记。罗敏的地下党组织工作完成,党的组织关系和100多名党员名单移交县委,接受起新的任务,协助组建起五个区的领导班子。从1950年1月起,仓山区委由王德立任书记,范松波、刘达通先后任区长,罗敏任副区长。任务配合区干队收缴私人槍支,征收公粮,后又转入清匪反霸,此时,书记王德立由组织派去省上学习,区上的工作由区长、副区长主持。仓山暴动事件后,1950年7月县委又委派他任文教科长,兼任中江中学建国后第一任校长,7月至9月短短两月与县武装干警一道,将全县近50个乡镇400多教师一一审查聘用,保证了9月1日全县正常开学,中江中学有了第一届高中班。10月到南充开文教会后,县委又安排他到龙台协助清匪反霸工作。直到因仓山暴动案蒙冤接受审查。

  蒙冤三十春 深感党更亲
  1950年5月15日(农历三月二十八日)仓山逢场日。夜里,地方势力与土匪勾结,剪断电话线,潜入区公所周围,趁第二天早晨开机关大门之机,冲进大门,用机枪扫射,土匪暴动开始了。驻在戏台上的区干队仓猝迎敌,区干队队长王振江同志当场牺牲,驻区的县委副书记郑培,通讯员易俊跃、罗敏等携枪登上后院大楼发出火力反击。匪徒在街上场边到处乱窜,寻找对手,区干队员趁机执枪退出区大院,转移到仓山中学。一阵乱枪之后,匪徒分别退出仓山场镇,多数匪徒分布在山坡上。罗敏立即用另外途径打通冯店、全盛的电话,传出土匪暴动的消息。直到下午和第二天上午冯店武工队、全盛武工队、万福武工队以及中江、三台、遂宁、乐至的驻军分别赶到,匪徒才分鸟兽散,携枪潜逃。这次暴动共牺牲十二个同志,(其中解放军五人),其他粮物未受损失。5月19日,县区在仓山通天门召开公审大会,对暴动有关的伪乡长白席儒、李东谷、伪警察队长李子渊执行枪毙,平息了这场暴动。
  仓山暴动后五个多月,罗敏被调回县上停职审查。在长达半年的审查中,由于左倾路线的影响,对罗敏施加了很大压力,采用一棍子打死的政策,进行逼供诱供,长期软禁的办法。但他受过党的长期教育,相信党会实事求是对待这件事。他向组织交代问题不夸大,也不冤枉好人。公安局长,县委书记给他谈话态度强硬,他不计较。县委到底对他作何处理,他一概不知。县委组织部的一位秘书,处于对罗敏的同情,只口头上讲:“老罗同志,县委已作出处分决定,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这位秘书又把县委对罗敏的处分,送到川北行署党委组织部,直达川北行署最高领导胡耀邦手中。他征询王叙五同志的意见,(王叙五同志是罗敏的老领导,同在一起搞地下工作的组织部副部长),王叙五同志一见报批材料大吃一惊:罗敏是个好同志,在复杂斗争的年代没有动摇,已经政权在握怎么会投敌呢!他建议:“可不必枪毙,请县委慎重考虑”。(此情节是80年代绵阳地区党史会议上李维同志透露出来的)中江县县委在既然不能枪毙的批示下,只好改作:“开除党籍”的决定。从此,有关罗敏仓山暴动案的冤屈处理告一段落。在这事件中还有一个故事:为使他刚出生五个月的后代(女儿)不致今后株连。在罗敏默认下,老党员吕世清等,暗自帮罗敏办了结发妻子的离婚手续。让她改嫁他人。
  “可不必枪毙”已成为过去历史,然而,从这事件中应吸取什么教训?事实很清楚,仓山暴动之前,金堂的竹篙、遂宁的栏江已有先例。县委在四月份就派出县委副书记郑培驻扎仓山、兼管南方几个区的工作,在时局紧张之前。罗敏向县委作请示报告,要求增派武装力量。县、区领导还在一起研究应付对策,预防出事。把这事的真相全端出来,人们可以去想,出了问题。不追究县、区其他领导的责任,而只处分罗敏一个人,他成了这件事情的替罪羊,毁了他一个、成就一批人。还申报枪毙他,这事太不公平了!谈及此事,罗敏非常感谢胡耀邦和他的老领导王叙五同志,给他留下了一条宝贵生命,所以,他尽管多次受冤屈,仍然感到党的亲切。
  罗敏从仓山事件中悟出一个真理:好人不怕整,坏人整就倒;经验该总结,教训应吸取;错误该检讨,原则须坚持。因此,他的党籍虽被开除,不是共产党员,无机会参加党的组织活动了,但他仍立志做一个党外“布尔什维克”。仍安心为党做好工作。后来调他到文化馆、下乡修水利、下放劳动锻炼、到中江中学教书,他都在不同的岗位干出了成绩,安安心心地当名普通一兵。但事与愿违,一个接一个整人运动不断,解放初犯过“错误”,党籍被开除的人,就是挨整的靶子,不整这些人又整谁呢?
  在“三、五反”运动中,以反贪污为主,罗敏的文化馆长被撤,当了一条“假老虎”;在1956年的干部队伍内审中,把他的:“革命胜利后,严重轻敌。丧失立场,敌我不分,一切为了个人出发……”又翻了出来;肃反时,他作为重点审查对象;1957年反右派斗争,因找不出他的反党言论,不够右派分子,便把“重教轻文”的帽子带在他们头上,乱批了一通;1959年反右倾中,他不向群众多说话,装了回“死狗”、任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团了一回汤圆”(一人站在中间由周围群众推拉),因说不明白呀!在动乱的年代里,罗敏当过“叛徒”,受到批判,关进牛棚,管制劳动,不准与家人接触,群众运动啊!如何理解?但在这一连串挨整中,罗敏始终没有放弃党的原则,相信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拨乱反正、还他一个清白。
  三十年来的蒙冤,各种运动挨整,在罗敏的身上没找出新的材料,也没给新的处分,在精神上受到巨压,肉体上受到摧残,而对他的意志反而练得更加坚强。同他交谈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不是50年代初那场“闹剧”,一个地下党的老党员,又有文化知识,其职务和地位该多大多高啊?罗敏乐观地回答:“职务和地位又算什么,把命保住就是幸福。就能照样为党做些事,而且要做得更好。”所以,他在风风雨雨的三十年里,他的意志坚强就在于“珍惜生命及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以“拨乱反正”为前题,做好“正本清源”工作,清理纠正冤假错案,解放一批人才。罗敏的冤案被列为清理对象,他得此消息非常高兴,党有希望,个人有希望,终于盼到了这一天。1981年5月26日,罗敏接到县委的通知,上面写道:“关于对罗敏同志受处分的复查给论:撤消1951年对罗敏同志开除党籍和行政上撤消职务的处分,恢复其党籍。希遵照执行、并通知本人。”这份通知的发出,与他原受处分的时间,恰恰三十年零三个月。
  在撤消罗敏原处分恢复党籍的通知中还有这样一句话:罗敏在地下斗争时期为党作了一定的工作,有一定的贡献;仓山事件,罗敏是副区长 (当时有县委副书记和区长),不应该由他个人负责、原对你的处分中有不适之词。事隔三十年的今天,组织上能作出这样的结论,说明党更加成熟了,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这对罗敏也是最公正的。再次证明,一个党组织所犯的错误,要靠这个组织自身纠正。

  继承革命志 泼墨写青史
  三十年来的冤案被昭雪、又批准为离休干部的罗敏,思想压力减轻,负担没有了,显得格外年轻了。他想:党给了我二次生命,我为党再作点什么呢?他挥笔在自己的卧室里写下一幅对联:弄斧提刀闹革命,挥毫泼墨纪春秋。横幅:奋斗终身。同时,他拟出:“走走、看看、读读、写写”这样八个字的计划。离休后二十多年罗敏沿着这条新思路继续走下去。
  罗敏首先做的一件大事,伏案写革命回忆录。抢记中江地下党组织的战斗历史。他的第一篇佳作:“川北游击川中纵队九支队活动纪实”,长达数千多字,真实记录地下党组织的游击队在迎接解放所起的作用。此文先后被绵阳、中江党史研究资料所采用,并被《四川党史研究资料》第十期刊出。同时,他把中江解放的一些片断,如“金山寺炉火通红、飞乌古城春草绿、滔滔凯水春潮急、共同携手绘宏图、重石山下第一枪、追击省保安队、二次解放仓山、柏树桠之战”等10多篇文章,先后被县党史办和《中江文史资料选编》(县政协编)选用。并自费印成小册子,作为青少年教育的重要资料。
  罗敏还善长赋诗作词,他青春焕发,凡旅游观光,重访故友,参加建设、庆典以及县委和老干部局组织的活动,他的诗意大发,走到那里咏赋到那里,当场赠送,二十多年来他作出的诗词近3000首。在老年文工团举行批“氵去车仑工力”的会上,他以文工团顾问身份带头登台批判,朗读的诗为“歪风邪气氵去车仑工力,祸国殃民反大同;科学发展驱邪教,中华大地吹东风”。这首诗刊于2002年2月《德阳日报》,并印有他发言的照片。
  在离休生涯中、罗敏始终考验的一个问题,如何加强对青少年的教育,让他们健康成长。他是中江地下党组织中幸存的老党员,有责任担当起这一重任。县上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组织的活动,他都力争参加,应一些学校邀请,他同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张佩琼同志一道,先后到冯店、永兴、太平、实验小学等10多所中小学校作报告,面对面的教育青少年不忘过去苦,更知今日甜,认真学习好,将来挑重担的党史宣传。他还和张佩琼、黄玉如老同志以“罗玉琼”的名义,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钱向五个贫困儿童连续六年共捐出2400元,每个儿童获资金400元。1984年他亲自带领一批青年和团员到中江牺牲的戴资杰、王本鉴烈士墓前扫墓,给青年讲烈士的英勇历史,并赋诗以资鼓励,戴资杰气节、王本鉴英风。“生要作人杰,死当为鬼雄。高山悉仰止,流水尽朝东。革命不停步,人间遍地红。”1986年罗敏年迈七十还参加世界语的学习,在《环球》游戏的活动中,取得了结业证书,在函授学习的过程中又结识了一批好友,常书信往来。
  (2009年4月5日更新)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8209
日期:2006/5/19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眉山画院院长罗明波
下一篇:计算机软件教授罗惠琼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小区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