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送稿件
孝感与历史上的湖广填四川

孝感与历史上的湖广填四川

http://www.luos.org沧海一声笑

  2005年10月,我国在重庆举办亚洲市长论坛,届时将建成湖广会馆和湖广填四川移民博物馆,诚为川楚两地彪炳千秋的一大盛事。,开创四川历史的新纪元,也在中国移民史上写下壮烈的一页。现代的川渝人,据说祖籍大多是湖广,其中又多称来自麻城府孝感乡。笔者根据相关资料,结合耳闻目睹,谨就孝感实川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的影响和地位,作了点梳理辨析,以求教于方家和读者。

  谱牒的厚重
  孝感,曾是楚北经济发达的地区。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人丁兴旺,具有农耕社会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孝感籍在明清两次填川大潮中,较之其他移民,具有移得早、去得多、时间长、分布全川等显著特点。
  学者孙晓芬编撰的《清代前期的移民填四川》(四川大学出版社),该书几十次地提及“麻城孝感乡”和“孝感”。撮要如下:
  《邻水县志》,介绍包氏自孝感迁蜀始末,“湖北麻城孝感乡包元恒率领同族,依住兴仁乡绿豆湾落业”。还载,甘氏自孝感迁来后成为邻水大族;孙姓“原籍湖北孝感,明洪武2年(1369年)落业县境蔡家坝”。
  新修《南川县志》称,湖广移民,尤以麻城孝感乡鹅掌大丘人为多。
  咸丰《云阳县志》,“邑分南北两岸,南岸明洪武时湖广麻城孝感敕徙来者,北岸康雍寄籍者,亦唯湖北湖南人多”。
  《新宁县志》(今开江),孙姓来自孝感。《大邑县志》,李姓“先祖李朝舟于康熙年间,由湖广麻城孝感迁居大邑依仁乡”。
  另外,《南溪县志》:“今蜀人来自湖广之家族,溯其始,多言麻城孝感乡”。民国《荣县志》:“由麻城孝感乡入川,人人言然”。隆昌《刘氏族谱》:“吾家起自湖广麻城县孝感乡,明初入蜀”。新修《三台县志》,清道光年间,孝感迁来回民数户,以马姓为最多。民国《泸县城志》载崇祯年间泸州分巡佥事吴登启《招民榜文示》:“迨我国初,亦移麻城孝感之民,以实富、荣二邑”。内江《黄氏族谱》:“明洪武初,以为四川乃近西隅夷地,非德化不能测也,唯孝感乡人民可以化之。诏饬许多专差逐遣。凡明初来者皆麻城孝感乡人也”。
  作为中国移民发祥地之一的孝感,县志记录了杨春等多人移川情况;族谱方面,仅随机所看到的十几家统计,都有元末明初及清朝前期移川的记载,如杨店杨氏,便有30多户(兄弟)。

  明玉珍和红巾军
  溯源湖广填四川,元末明初的农民起义军领袖明玉珍军入川,是孝感移民较多的主要原因。明玉珍,湖广应山县人。清光绪9年(公元1883年)《孝感县志》载:
  元顺帝至正11年(1351年)颍蔡兵起(指河南义军),聂高宗、许成僭号据应山,分其党据孝感等县。12年,徐寿辉起兵蕲州,招应山明玉珍为元帅,孝感人多附之。16年,玉珍率兵袭重庆,称夏王,孝感人多随之入蜀。是时寿辉兵皆裹红巾。至今土人言红头军作反人,杀尽各处人。盖玉珍等事也。
  明玉珍、陈友谅、徐寿辉、朱元璋同属农民起义军红巾军。玉珍领军10大万据川,含孝感籍4万(《湖北通志》)。明玉珍建都重庆,国号大夏,当上天统皇帝,为可靠和易于号召计,先后两次下诏专门差人至老家应山孝感一带,征招乡亲进川。同时,当朱元璋攻占湖北后,非朱系红巾军为避打击,纷纷投奔重庆大夏政权,其数当在数万。洪武4年(1371年),朱元璋派大将汤和、傅友德率军征夏。这两大入川军队,湖北籍恐不在少数。这些士兵即就地安置了。这几支红巾军,构成了早期移民的主要成分。
  元蒙的铁血统治,“而四川人十丧七八”(杨士奇编〈历代名臣奏议·论救蜀四事疏〉),人口尚未恢复至宋末1/20。向蜀移民、实行“民屯、军屯”政策已是朱明王朝顺理成章的事情。
  除了朝廷的号召,利益驱动和求生本能,则是移民的主因。但移楚填川,还有多方因素:一,得天时地利之便,交通快捷,山水相连;二,易于适应,地处同一纬度,气候地形相类;三,时势促成,楚因战乱、避祸、灾荒、瘟疫、宦游、行商、行医、卖艺以及人多田少的严酷现实,而蜀地生存发展的空间巨大;四,明玉珍义军的巨大影响。后一条于孝感关联尤甚。大夏王朝据川15年(元至正16年——洪武4年,即公元1356——1371),偏安一隅,而楚境正杀得天昏地黑,为投靠乡亲,又能躲过战乱,况且随明玉珍先行落籍人员往来川楚,鼓吹交流,以及所谓羊群效应,因此趋之若鹜。

  张献忠和农民起义军
  说到清初四川人口锐减原因,正史野史皆指责八大王张献忠剿川。这是完全违背历史事实的。地主豪绅、御用文人站在统治阶级的立场上,极端仇视人民及其反抗活动,维护专制皇权,宣扬纲常名教,对农民起义军的失误和负面作用,极尽捏造、污蔑、丑化、夸大之能事。川人骤减,原因是多方面。明末清初与元末明初不同,战乱的重灾区由楚地移到了四川。至康熙年间川中人口数量降最低谷,距张献忠死后已40多年。“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剃较梳篦尤具彻底性,这首四川民谣才是道出了问题的真谛。专制极权破坏先进文化,摧残生产力,造成历史大倒退,罪魁祸首是封建王朝:改朝换代的镇压和巩固统治的需要,既殃川残民,又是引发湖广填四川的官方动因。
  《孝感文史资料》第9辑描述孝感人刘开沛,因遭乡间恶霸陷害,兄弟三人被官兵像抓壮丁似的,与云梦等地百余名同乡一道,押到汉川集中上船,然后沿江而上,至重庆舍舟登岸,百人已剩八十。关于川人爱缠头巾,老人们的解释是当年押赴途中,死人太多,头上的孝布逐渐变成多种用途的头巾了。
  《孝感县志》称:孝感为“楚中名县”,“孝感要区,钟灵毓秀”,“序曰孝感古战场也,其地六达三关障其后,澴汉阻挡其前,人剽悍喜兵”,民众具有冒险犯难的传统,官逼民反的反抗斗争贯穿清朝始终。《孝感县志》关于李自成、张献忠的记载,可谓连篇累牍,孝感或被占领,或是根据地,或作游击区,县衙多次被扫荡。但问那些不屈服的义军转向何方呢?相当数量的人马入川了。崇祯16年(1643年)5月29日,张献忠占领武昌,正式建立大西政权,两月后南下西进,此间张献忠于楚地另编“新营”(“楚营”)57000人,次年春入川,该军后来落籍四川(《中江县志》)。“嘉庆丙辰(1796年)夏,湖北孝感有匪滋事,毗连三省(指楚川豫),匪众数万,总统永保屡为所败,先后征兵数千,皆覆没”(《清稗类钞·第二卷·明亮平孝感教匪》)。紧接此文还有《额成登保平川楚教匪》等6篇有关川楚义军转战的史实。农民起义军余部又转换成移民。孝感杨店镇杨氏就有垱子湾几十户,因参加白莲教而整体搬迁四川的事实。造反者历来被称为“匪”、“盗”、“贼”,族谱怎么可能正面收录?

  关于麻城府孝感乡的称谓问题
  有网文称,麻城县在明初百年间曾有过“孝感乡”,位于麻城县西北,北与河南罗山、光山搭界,成化8年(1472年)裁撤并入仙居乡,因“地僻民顽,官难遥制,盗贼出没,数被劫杀”(《读史方舆纪要》),在嘉靖42年(1563年)析仙居等乡新建新安县,嗣后更名黄安(解放后改红安)县。网文还说:“麻城、孝感乡几乎是成建制的迁移,何以乡人迁之不绝?这主要是有人口源源不断迁至麻城、孝感乡之故,而迁入麻城、孝感乡之民,又被不断迁徙至四川”。这种说法过于模糊。“不断迁徙”之地,只能算寄籍、暂住地,绝非移民祖籍,概念混淆不得。显然此“麻城孝感乡”非彼孝感县。另有学者断言湖广移民多麻城籍是因为:一是湖南、湖北、中原所有移民必须经麻城入川,二是不少族群嫌势单力孤,冒充麻城籍。这理由不能成立。第一条,违背地理常识,迁川路线,麻城于湖南是西辕北辙,于中原是舍近求远。第二条,虽出于人之常情,却不宜以偏概全。如果以“麻城府孝感乡”一说即判断“孝感”隶属麻城县,或者仅此“孝感乡”、否定彼孝感县,恐有失望文生义。
  此称谓究竟从何而来?愚以为,不过是口误而已。麻城自古未设过府,孝感县不曾叫过乡。明嘉靖42年“以麻城县之姜家畈置黄安县。析黄冈、黄陂二县益之”(《湖北旧闻录》,清陈诗编纂)。民国22年划出孝感的北部、黄安县的西部等地置礼山县(1952年改名大悟县)。观明清地图,同处楚北大别山,麻城的西北部(即明中叶后的黄安县)应与孝感的北部相邻。这种地缘因素,将两县连缀相称,有其合理性,但是叫“麻城府孝感乡”,颇有点张冠李戴。这一带恰恰是明玉珍等农民起义军入川前长期苦战、频繁活动之所。此地对于他们,可谓是刻骨铭心的生死之地,至于府县乡的具体行政隶属,并不在意。
  再者源自对麻城的感念。孝感邑人在元末明初到麻城深山避乱,得到过麻城民众的实际帮助,似乎有浴火重生之恩,故称“麻城过籍”。这在孝感、麻城二县方志均有相关记载。以至孝感人口语中,喝醉酒是“麻西了”;睡着觉是“到麻城去了”等。文革前,同迁川的移民后代家里一样,孝感地区各县、包括江南咸宁等县农村,普遍将“麻城土主”供奉于中堂神位,也是源于当初避乱时的传说。足见先辈们寄托敬祖恋旧之情,深怀知恩图报之念。“过籍”发生于元末明初,正是第一次填川时期。既然虔诚地将“麻城”供奉,把麻城冠名称“府”于孝感之前,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故而以讹传讹,相沿成习。
  “府”,行政比县高一级;“乡”,县下区域单位,与城相对,用于此处表人们聚居之所(清代以前并非一级政府,仅为地域概念)。对于缺乏文化的大多数老百姓而言,好象称麻城为“府”是敬词,称吾县为“乡”,是谦词。麻城孝感二县无从属关系,如果不脱离当时的语境和社会特定环境,“麻城府孝感乡”,是情感大于理性的称呼,显然是民间的一种附会。从严格意义的地域名称上讲,不能顾名,亦不可思义,既不规范,更不符合逻辑。“麻城府孝感乡”之说,实际指的是孝感。理由还有:
  其一,移民始祖大多为跟随明玉珍的乡亲,主要来自老家及附近。玉珍家乡与孝感相连,不可能到几百里外的他乡征募,这是政治经济成本范围的事情。
  其二,网文“麻城县孝感乡”既言“盗贼出没,数被劫杀”,根本不适合人群安居,就谈不上“有人口源源不断迁至麻城、孝感乡之故”。生存环境恶劣,逃之惟恐不及,何敢“迁至”?清代移民的规模不输明朝,距“麻城县孝感乡”裁撤200年矣,如何不见改制后的新称谓“湖北黄安县”?
  其三,论移民条件。孝感县明清时代“邑广八十八里,袤三百二十七里”( 《孝感县志》),面积7000多平方公里,人口的数量、密度及面积,均属鄂省大县,民风古来爱结帮出外闯荡,如做买卖、手工艺、做长工等,而且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移民发源地之一。
  其四,地名辨迹。同一网文说:“麻城《邓氏宗谱》载其祖自江西迁来后世居孝感乡邓家磅村”。磅,疑为滂字误;滂,形容水涌,引伸傍水。麻城位大别山区,而孝感南部湖泊星罗、河网纵横,仅城郊名字带滂的就有喻家滂(今属孝感学院旁一宫村)、徐家滂(今北京路南九真村)。《新宁县志》谈到大姓来历,称郑姓来自“湖北麻城甘棠铺”,薛姓来自“湖北麻城长岭岗”。这甘棠铺和长岭岗乃有名之地,属于孝感麻城相邻的黄陂县,在县城一东一北。——足见该网文真实性的可疑与“麻城”的笼而统之。
  其五,事实作证。孝感谚语:“四川的被子便宜”;“老不走川,少不走广”。前句原意川楚关山遥隔,移民卖掉行装不足充返程盘缠,喻只好认命留川;次句却是辛酸的总结和告诫。《孝感文史资料》第9辑记载抗战时期许多川渝的孝感后人,指明祖居地是孝感“陈家河”、“张家湾”等;一鲁姓后人曾谈及先祖元末由孝入川落籍自贡,已繁衍400余户,2000多人。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张执一同志在回忆录中即谈到,他们张及屠姓就是当年从孝感迁来汉阳的。这也在一个侧面佐证了孝感历史上是移民集散地之属性。
  其六,得到川渝鄂人的普遍认同。在现实生活接触到的众多蜀人,皆言之凿凿地称此孝感,并未发生歧见。以笔者亲历,十多年前遇达县地区电力局李老工程师,李自谓孝感后裔,其祖籍是孝感南乡。以孝感驻军例,更会碰到有趣的现象。当年在上甘岭打出国威军威的解放军15军,1951年入朝前夕在四川大批征兵(如黄继光、邱少云),部队回国后驻扎孝感。这些川籍官兵,无不兴奋地说是又回到老家了。自解放以来,川人来孝寻根者迄无间断。
  是否可以说,所指麻城府孝感乡,系一句泛称,一个寄托,一腔情怀,一种广义的约定俗成。虽有确指,实际是指孝感、麻城为主,包括与之相邻的黄陂、安陆等湖广各县。都是中华一员,何分泾水渭水。

  川人楚相
  五六百年来的天地翻覆,社会形态和生活格局发生巨变,但是楚文化对川人的的渗透,却是全面而深刻的。姑将蜀孝两地共同相似之处,稍作搜集,庶几可证实一脉血缘。
  (一),地名情结
  地名村名,本是一个标识,具有特定内涵、长期不变、民众公认等特点。但是移民们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面对漫长的封建政治与大自然的双重挤压,他们有说不完的屈辱和无奈,有百折不挠的抗争与追求,依然不忘的是故乡情怀。这从孝感移民聚居地名中,得到充分渲泄。仅举其中四川两县至今仍用的部分乡镇名(《全国邮政编码集》),可以对应孝感地区许多相同相似的地名:
  德阳——孝感、孝德、孝泉、太平等。反映的是对祖居地孝文化的颂扬。直冠老家地名(“孝感”、应山等地有太平),表达出不可压抑的情感。
  射洪——东岳、仁和、太和、伏河、凤来、青岗等。
  直冠“孝感”名的例子,还有二处,1966年大约4、5月份,人民日报报道春耕生产,提到“四川射洪县孝感公社”;1969年,一位北京二机部8800厂工作的林承善同志(川大毕业)亲口告诉,他是阆中县孝感公社人——这决不是一种巧合,且录以备考。此外,大多用孝感明清时代老地名中所含字:洪、龙、凤等字特多;二是以姓氏打头,结合地貌,径叫湾、河、坝、桥、墩、山、坡、畈、街、店、集、井、屋、垸(院)等,如李家湾,范家大院。
  (二),土语方音
  语言作为人类发展中最活跃的交流工具,亦独具地方特色。以湖北话为基础形成的四川官话,则是今天川渝的主流语言。换言之,语源系湖北话,保持着几百年前的词汇和近似的楚音。试举川孝两地常用俚语数例,一窥形神,可揭示内在渊源(以两地老人、偏远农村流行话为参考。两地方言谐音模拟列前,括号为普通话及解释)。
  名词:嘎(家,如“张嘎湾”),嘎嘎(外婆),婆婆(奶奶)、伯伯(父亲)、帕子、扶子(手帕),拐子(兄,哥哥),日头(太阳),天光(天亮),刹黑(傍晚),走暴(雷阵雨),索子(绳子),印子(痕迹),苕(红薯,兼形容词、缺根弦意),包谷(玉米),线粉(粉条),抄手(北方叫馄饨,南粤称云吞),罩子(雾),天道(天气),鸡公、鸡母(公鸡、母鸡),不好(生病),宝气(称有怪癖的人),豁皮(地皮),博士(木匠),告花子(叫化子)。
  副词:蛮、死(很,非常),恩(硬),埂(完整、无保留),倒(会、能;兼作补语),狠(厉害),卯起来(非常、使劲)。
  数词:盘(回,次),箸(相当一筷子),砣(块,堆),丫(块,份)。
  助词:噻(嘛,哟,呢)。
  动词:欠(盼望、想念),揩(擦),落(下,如下雨),起(取,娶,趋),处(戳,捣),费(睡),录(涝起),参(兑,斟),左(借东西),瞄(看、瞅),莫尔(不理睬),扳命(折腾)。
  介词:匠(象),代(在)。
  形容词:拐(坏,歹),幺(最小的),抹(快,如快点),秋(烟熏),横身(全身),哈巴(傻子),秀气(漂亮),宁馨(美好,漂亮),逼时(背运,倒霉),玉贴(舒服),赫人(可怕),撤白(欺骗),耍拉(麻利、不拖泥带水,转喻够意思),邪货(不正经),摸顺毛(顺着来),划不来(不划算),上笼头(受约束)。
  专用语:浑身(全身),过早、过中、宵夜(早餐、中餐、晚餐),打平伙(个人食品、财物充公)。
  口头语:冒得(没有),哪个(谁),要得(由可得变),将才(刚才),劳微呢(谢谢您)。
  粗俗语:舅老子,半铞子(二百五),搞屎棍(行为不端者),筑坑底(该死的),舔热屁股(拍马屁),砍脑壳底(杀头的)。
  许多字眼的发音,与普通话相比,声母混淆,如南与兰;韵母难分(无阴平、阳平区别),如,身、申与声、生;大量保持入声字,恕不一一例举。
  “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恪守的是老祖宗的遗训。总体语音而言,差别在音调上,话尾语气加重,好用迭字,听起来较为抑扬顿挫。四川方言,川腔楚调,不仅生动传神,明快简练,而且极富表现力、穿透力、想象力和幽默感,妙趣横生。湖北话的基调是黄(陂)孝(感)话,依据是黄孝话构成湖北话的主要音素和词汇;楚剧、湖北大鼓、道情、渔鼓等唱词道白,无一不是奉黄孝话为圭臬。而汉腔,则是汉水中、下游流域(江汉平原以及后来之武汉)说的是另一种湖北话,与前者区别在声调,汉剧的唱词即以此为准。川语以及相近的宜昌、恩施话,可以说是黄孝话和汉腔二者的综合、融汇和发展。
  (三),工艺、市井风俗
  男女老少喜爱雕花剪纸。捏糖人,原料为大米熬的糖浆。红白喜事,小孩的三朝(婴儿出生三天后洗浴)、九朝、“满月”、百日、周岁,给小孩“点红”、“抓周”(摆放文具、算盘、衣帽之类,任其抓玩,以预卜未来生计)、“做三朝”,兴“九大碗”菜,梳子肉(红烧肉)是必不可少的。
  游戏,玩乘三,以小石子或小树棍作棋子,画方格为棋盘,田间地头,条件不拘。彩莲船、莲花落、皮影戏也广泛流播。民歌、川剧的曲调、旋律亦多与荆楚的皮黄、小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那种苍凉婉转、悱恻缠绵的乡音存焉。比如隆昌县石匠号子:“太阳落坡四山阴,冤家掉了绣花针。出门寻针是假意,偷看情郎是真心。凉风悠悠天要晴,冤家收拾要出门。晴天又怕妈不肯,落雨又怕去不成”。只有用川楚语调唱才能一吐酣畅淋漓,听起来别有韵味。
  (四),民居
  民居多是土木或砖瓦结构,穷人是木板门面,鼓皮,泥壁;殷实富户的府第,粉墙黛瓦,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木质绣楼。与孝感一样,仍然以方(长)形天井为基本单元,几重几进,粗大的木柱,玲珑的窗棂,工艺精湛的木雕、砖雕、石雕、石磉磴,高大的山墙(封火墙)。穿斗式屋架,列架直承檩子,并与墙体同面,适应不同的正负零(等高线),依山就势,随高就低。穿行在参差错落的老街,寻踪于曲折幽深的小巷,脚踏铺满青石板的街面,几百、上千米长的宽檐街廊,古风依旧,气象森然,恍如置身于孝感地区的小河等偏僻古镇。
  (五),习性
  饮食习惯,如家家喜好腌制泡菜、酱豆(豆瓣酱)、腐乳(臭豆腐)、腊鱼、腊肉、咸萝卜,嗜辣,自己动手酿造米酒、麦酒、曲酒。
  走路打背手,吃饭端碗喜蹲着,据说是押解路上养成的习惯。春节烧香向东方朝拜。两地人在生活生产的实践中,根据某人性格或身体特征,爱给人取绰号。如张泡皮、王拜子(瘸子)、范哈儿等。善于说歇后语(俏皮话),用形象的比喻道出本意。如“稻草包鳝鱼——溜之胡也”、“黄莲树下打响板——穷快活”,不一而足。
  川渝盆地山川水、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湖北东西南北中、张扬的码头风气,二者虽各呈表象,实则扯筋连骨。两地传统都重视教育,次尚武,最后没办法则舍得出苦力。
  应当特别说明的是,本章所述民居、习性等特点,两湖皆然,非孝感独有,孝感只是其中一典型罢了。民俗民风,作为载体,犹如初生婴儿的胎记,向今人展示了一条探索移民文化的新途径,亦对先民当年衣食住行生存境况生出些许的遐思,让后人领略和回味移民文化沉甸甸的份量与丰富内涵。

  杰出的川籍孝感后裔
  孝感后裔同其他移民一道,带去家乡先进的生产技术,对奠定、重建、发展四川的经济结构和民俗风情的根基,有深远影响和突出贡献。在报答斯乡斯土的同时,得山川秀美之精华,继先贤珍贵之遗产,特殊的历史背景、巴蜀灵气与荆楚血性的有机融合、孕育、激发、催生出一代又一代优秀的中华儿女。
  《孝感县志》载:
  杨春,其祖孝感人,从明玉珍入蜀,家新都。春登明成化辛丑(1481年)进士,官提学副史。……子杨廷和,翰林庶吉士,累官少师兼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等职,有大功于朝廷。孙杨慎,字升庵,正德(1501年)“殿试进士第一,官授翰林院修撰,兵部主事”,明代大文学家。
  洪武4年(1371年),从孝感去隆昌的郭孟四,翻越山垭时,装行李的箩筐不小心滚下山,不得已就地开荒,定居云顶寨,历30余代,人丁5000多口,成为川南望族。驰名中外的曲酒“泸州老窖”,即滥觞于郭家万历13年(1585年)所办的泸州天成生酒厂。19世孙郭书池,光绪举人,曾主持湖广总督张之洞帐下垦务,创办上海中国公学;子郭蔚华,老同盟会员,四川早期革命党人多出其门。郭蔚华有子女7人,子郭士杰,曾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员,1927年牺牲汉口;子郭彦曾任国民党装甲兵司令(现在**)。麻城府孝感乡后人、解放军上将张爱萍(出生达县)1998年10月专门题写“云顶寨”的寨名。
  成都闻名遐迩的小吃龙抄手、赖汤元,龙赖两姓先祖也是孝感的移民。
  前述孝感人刘开沛,生于清顺治15年(1658年),其父为乡绅,其母程氏出身安徽造纸世家,刘开沛自幼赴安徽学得造纸工艺。来川后辗转峨嵋,落脚双福场,利用丰富的竹麻资源,创造仿宣纸“贡川”,始将带去的造纸技术重新创业,发扬光大,并成为西南最大纸商。
  川西雨城雅安古镇上里的杨家,历代出官吏。杨家一世祖杨银芦、丁氏于清初自孝入川,落业嘉定府夹江县牛仙乡九皇庙,后分出一支到雅安杨家沟。300多年来,经20余代,头顶官帽二至八品,有记载者72人。清嘉庆年间圣旨敕封的八代孙官墓,隐然于老屋后山茂林修竹之中。
  革命烈士罗世文,其先祖罗尚凤万历年间举家迁入富顺县洪合乡,顺治初迁威远县罗田口。罗氏耕读传家,历代多进士、举人,又是盐业世家。12代世字辈除任过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罗世文外,还出了许多将军、教授。
  现代作家艾芜,原名汤道耕,“原籍湖北麻城孝感乡”,先祖于成都附近之新繁县与彭县交界处种田。
  名人先祖来自麻城孝感一带的,还有阳翰笙、马识途等。
  出类拔萃的贤彦未尝不挂一漏万,原因有二:一是乡人不愿夺蜀川培养之功,如《孝感县志·凡例》所言:“载杨廷和张佳胤,先世皆孝感人,考明史杨籍新都,张籍铜梁,与孝感无涉,何必援显宦为旧邑荣!今裁汰之,仍附《杂识》中,一见旧说云尔。……沈公远标寄籍桐柏,由举人官四川知县。窃谓沈既举河南乡试,服官后又未请回原籍,伊之宦迹当载桐柏,吾邑不能复识,以示限制”。张佳胤,县志介绍,其先人元末入蜀,张系明嘉靖进士,累官兵部尚书。二是天灾人祸对史籍的严重毁弃(如淹水、失火、战乱,尤其是文革)。但我们仍然可以在数例杰出孝感后人身上,深深感受到那种万古不磨、千劫不灭的中华民族奋斗精神。在华夏板荡、风雨如晦的岁月里,在开发四川、创造文明的同时,先人们不畏艰辛,万死求生,以异常的勤俭、卓越的智慧,所体现出人类最美好的心灵与神圣的生命力。我们今天看到的壮丽山河,依傍的坚实基业,正是先人们付出无数牺牲而来。他们为后人树立起了顶天立地的、景行行之的千秋丰碑和人格标杆。
  彰显孝感地域特色,深挖荆楚文化底蕴,弘扬移民美德,振奋民族精神,这是时代赋予孝感邑人崇高的责任。唯楚有才,蜀中多才,共同的祖宗,一体的血脉,一江上下,骨肉情深。从古到今,两地人真是难舍难分。发挥族群认同和地缘协作的整体优势、潜力与合力,日显重要。重庆俗语:“扯得拢乡音才打得拢堆”。如何“打得拢堆”?融融的乡音,未来的召唤,多么强烈地要求我们应时而起,为共创川楚人民的繁荣和福利,在更高更新大舞台上,川渝和鄂孝人民一定能够联袂上演威武雄壮的现代剧,使两地更加交相辉映、亲上加亲。

  材料来源 以上除已说明出处外,主要参考:《孝感县志》、《孝感文史资料》、《古镇川行》(秦俭著 中国旅游出版社)等。
  作者通联 湖北孝感供电公司宿舍8栋1单元102室  肖建国
  邮 编 432100
  电 话 0712-2956756


oooooooooo家园提示:人自为谱,家自为说,正误自辨,取舍自酌,引用注明作者和出处。 来源:罗氏家园
阅读:8717
日期:2006/4/18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字体: 】 
上一篇:麻城孝感乡考辨
下一篇:东晋青神名僧罗尧运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站长提示:这里不是互动留言处!
点  评: 字数0
用户名:  密码: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c) 2010-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家园地址:http://www.luos.org  粤ICP备13039246号-2
家园值班:罗良富   技术支持:罗擎宇罗振寰   法律顾问:罗劲松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萱花路282号(永红厂17-4-1)  邮编:402160  电话:023-49872234